5.0

2022-08-30发布:

【我老婆在看守所被辱记】

精彩内容:

  今天又我搞定了一個100多萬的訂單,送客戶回到酒店後,我的心情特別
好,加上是周末,我決定也在酒店開一房間,叫上老婆和堂弟來搞一次3p,爽
一爽。自從第一次和我堂弟把我老婆灌醉玩過3P後,我們就一發不可收拾,隔
叁差五地就聚在一起幹我老婆。我老婆經過我們的調教後,也很配合,什幺口交、
射顔、SM等她都接受,就是一點,不讓我們與她肛交,她說髒,我們也就算了,
她能做到這個份上我們已經很滿足了。

  給我老婆和堂弟打完電話後,我就泡在浴缸裏美美地洗了一個澡,因爲呆會
我得讓我老婆吸我的小弟弟。等我洗完澡,躺在床上大約看了十分鍾電視,我老
婆和堂弟就相擁著進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是一對情侶。因爲還是下午,所
以我堂弟是一身運動服,他是體育教師,這我在以前的文章裏已經講過。我老婆
則是一身淺灰色的職業套裝,化著淡妝顯得精明幹練。他們一進房間,我堂弟只
向我點了一下頭,就迫不及待的把我老婆抱住把她的裙子往上撩,露出我老婆那
個穿著丁字褲和連褲襪的大肥屁股。我老婆也很快進入了狀態,把頭埋在堂弟懷
裏,一個大屁股左右扭動,我估計他們剛才在路上已經搞了半場了。看到我老婆
的光屁股,我從來都是把持不住的,我也顧不得自己沒穿衣服,沖上前去狠狠地
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打了一巴掌,我老婆挨了一巴掌後,馬上轉過身來,她看到我
沒穿衣服後,就彎下腰去含住了我的小弟吸起來。

  “哦,真爽,用力吸,騷貨!”我被我老婆吸得很是興奮。抓住她的頭發,
使勁地把雞巴往她喉嚨裏捅去。

  堂弟也沒閑著,他在我老婆後面把她的襪子和內褲剝到膝蓋下面,就蹲在我
老婆撅起的屁股下面舔起來。

  “啊!堂弟你在後頭幹什幺,哦,我受不了了,我的下面癢啊,快進來,快,
我受不了”。我老婆被堂弟舔得直亂叫,連我的雞巴也忘了吸,爲了尋找刺激,
把她那個粘乎乎的下身用力地往堂弟臉上蹭,把他臉上沾滿了淫水。

  “好了,別逗你嫂子了,我們先玩一個回合吧,今天我們有一晚上呢!”我
看到老婆發浪的樣子,決定先滿足她一次。以前我們玩3P都是這樣,先狠狠地
幹一次,再慢慢玩,每次都要把我老婆搞出幾次高潮,叁個人成一堆爛泥才算完。

  “好,老規矩,我的玩意比你的大,我幹後面,你幹前面!”堂弟說完就端
起他的雞巴長驅直入了。

  我老婆“嗷”地叫了一聲就面帶桃花地享受起來,我卻不著急,先把我老婆
的上衣全部脫光,一手捏住她一只奶頭,輕輕地揉起來。我老婆受到雙重的刺激,
興奮得張大了嘴,只出粗氣,這樣我才不急不慢地把我的小弟弟塞到她嘴裏。

  現在我們的姿勢就成了頂級片裏那種典型的3P模式了,堂弟在後面,我在
前面,同時插著我老婆的兩張嘴,把她搞得只有“嗯嗯”哼的份。

  大約二十分鍾後,我看到我老婆突然眼睛睜得很大,臉色也變得潮紅,全身
好象痙攣似的,我就知道她要到高潮了,必竟和我老婆有十年的性史了,這點我
還是很清楚。我向堂弟使了個眼色,他也心神領會,因爲我們至少在一起幹過5
0次以上了,他也很清楚我老婆的生理特征。只見堂弟兩手抓住我老婆的兩個屁
股蛋,卯足力氣發起了沖刺,我老婆也很配合,把屁股盡最大的力氣往後迎合堂
弟,好讓他插得更深入些,上面的嘴也更賣力地吸我的小弟弟,她想讓我們叁人
同時到達高潮。在堂弟插了叁、四十下後,終于在我老婆的一聲極其淫蕩地笑聲
中,我們一起到達了高潮,堂弟在我老婆的陰戶裏射了,我則在我老婆的嘴裏射
了。

  正在我往我老婆臉上擦我的小弟弟上殘余的精液,堂弟在閉著眼享受我老婆
陰道高潮後的收縮時,一道閃光亮過,我們的房間裏不知什幺時候多了四個人,
其中一個還拿著個相機拍了我們剛才淫亂的鏡頭。等我們反應過來去拿衣服時,
才發現衣服也不見了,這下我們都傻眼了看著這四個不速之客,呆若木雞。最可
憐的是我老婆,她一絲不挂地站在四個陌生男人面前,嘴角和臉上布滿了我的精
液,下身的毛濕得一塌糊塗,還在嘀嘀嗒嗒地往下滴著堂弟的精液,她由于過度
驚嚇,都忘了用手捂住要緊的地方,又讓他們給拍了幾張照片。

  “很快活嘛,連門都不關,膽大包天啊!”四個人中的一個禿頭說話了。

  原來是堂弟他們進來時把門沒關緊,而我們又都太性急了,只顧著玩,這下
臉可丟大了,如果只有我和我老婆倒無所謂,反正是夫妻,現在堂弟也在這裏就
說不清楚了,可以說是淫亂。

  “怎幺了,現在怎幺不叫了,你們剛才不是叫得很大聲的嗎?”禿頭說著走
到我老婆面前,抓住她的奶子就揉起來。

  “幹什幺?你們是誰啊?我要報警了!”看到我老婆遭到汙辱,我終于反應
過來,大聲叫到。

  “你以爲我們是誰啊,混混嗎?大黑,告訴他們我們是幹什幺的。”禿子頭
都沒擡,繼續搓弄我老婆的奶子,我老婆害怕得渾身發抖,卻也不敢亂動,平常
很敏感的奶頭怎幺也沒被揉硬起來,她的兩只手護著自己的陰部,眼睛怯怯地看
著禿子,不知道他們要幹些什幺。

  “我們是這個區看守所的警察,專門抓你們這些不知廉恥的狗男女。”站在
我旁邊的一個至少有1米85,100公斤的黑大個發話了。

  知道他們是警察後我是又喜又悲,喜的是他們不是混混,大不了罰點錢了事,
悲的是我老婆的學校的老師,如果被他們鬧到學校就很麻煩。

  “那好,既然被你們看到了,我就認罰吧。”我只好退錢消災了。

  禿子好象對我老婆的奶子已經玩夠了,他的手已經在抓捏我老婆的屁股。我
老婆盡管不願意,但出于生理本能的反應,她已經被玩弄得臉蛋潮紅,奶頭勃起,
下面又開始流淫水了,嘴裏還不斷放出呻吟聲。

  “認罰?恐怕沒那幺容易,剛才我們也看了你們的證件,這女的可是人民教
師,你們得跟我們去看守所一趟,現在你們誰也別穿衣,我還得照點照片留作證
據。”禿子松開我老婆的屁股,把她一把推到床上躺下,然後把她的雙腿分開,
露出我老婆被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攪得稀裏糊塗的陰戶,讓一個拿著相機的瘦高
個拍照。

  等把我老婆照完後,他們又讓我和堂弟赤條條地躺在我老婆身邊,讓他們照
了很多照片。我和堂弟落到這地步也沒辦法,只好任由他們擺布。

  “好了,證據取完了,讓他們穿上衣服吧,但是身份證件得留下來,騷貨,
閉上眼睛幹嘛,起來穿衣!”禿子說完扯了扯我老婆的陰毛。

  聽到可以穿衣了,我老婆第一個站了起來,去找她的內衣內褲,但是禿子拿
著她的內衣褲就是不給她,讓我老婆光著身子直接穿上套裝,勃起的奶頭在薄薄
的套裝上看得一清二楚。

  穿好衣服後,我們叁個就被他們帶著出去了,在酒店裏有很多人看著我老婆
套裝下勃起的奶頭,羞得我老婆低著頭直往外沖。酒店外停著一輛警車,我和堂
弟被叁個警察押著坐在後面的關押犯人的地方,禿子則押著我老婆坐在前面,我
們之間隔著一個鐵絲網。車子開動後,禿子就抱住我老婆開始亂摸一氣,我老婆
也沒辦法反抗,只是一個勁的叫,也不知是興奮還是痛苦。我們被他們抓住把柄
在手裏,也只好看在眼裏氣在心裏,敢怒不敢言了。

  十多分鍾後,車到了看守所,我們被押著進了一個大約100平方米的房間,
房間裏有很多椅子,好象是一個小型的會議室。

  “好了,說句實話,其實你們這種事本來罰點錢也就算了。”禿子開始發話
了,看來他是這裏的頭。“但是我們這裏每個月都有一個固定的節目,需要兩個
女人的參與,所以就把你們全都帶過來了。是這樣的,我們這裏關押了很多犯人,
他們也是有性需要的,出于人道的考慮,我們每個月就讓兩個女人給我們的犯人
表演節目,犯人們也輪著來參加節目,解決他們的一點生理需要。具體情況是我
們挑選二十個犯人,然後安排兩個女人比賽幾個項目,在比賽之前由犯人們自己
選擇認爲會贏的女人填好單子,最後填對贏方的犯人就可以輪奸輸了的女人。所
以等會就沒你們兩個男人的事,這位女教師就得努力了,輸了可要被輪奸的哦。
還有一點就是等會玩遊戲的時候,女的要絕對服從我們的安排,如果有任何異議,
就要被這二十個犯人輪奸,所以等會如果表現出不願意言行來,可別怪我不客氣
了!”

  聽了禿子的話,我老婆嚇得渾著發抖,被人輪奸她可重來沒經曆過。

  “瘦子,你趕快把上次我們抓住的那個在行政機關工作的騷貨調過來。黑大
個,你就去提二十個犯人來。等人到齊了我們就開始遊戲。”禿子開始吩咐。

  很快的,黑大個就領了二十個剃了光頭的犯人進來了,並安排他們坐好。那
二十個犯人看到我老婆,都睜著一雙色迷迷的眼睛把我老婆從上到下打量了個透,
最後都不約而同的停在我老婆的奶子上,那兩個奶子因爲沒戴乳罩顯得格外醒目。

  “這娘們好啊,屁股夠大,玩起來肯定爽。”犯人們開始議論起來。我老婆
雖然穿了衣服,但在他們眼裏跟脫光了沒什幺兩樣。

  等了一會後,瘦子帶了一個女人進來了,年紀大概35歲左右,奶子很大,
屬于波霸的那種,臉色也是潮紅,估計剛才在路上也是被瘦子揉撚過一番了。

  “好了,人都到齊了,我就介紹一下參賽選手吧。這位大奶子女士是前天我
們在濱江公園抓到的,她正在和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在露天作愛,她可是有一定
行政級別而且有家有室的幹部啊,官比我還大,但是碰到我手裏就叫你吃不了兜
著走。至于這位大屁股女士,則是一位人民教師,剛才被我們在大華酒店抓到了,
他們叁個在大玩3P,我們進去時這騷婆娘正在被前後夾攻,爽得不亦樂乎。爲
了稱呼方便,我們就叫大奶子女人爲一號,大屁股女人爲二號,你們填單子就寫
號碼就行了。”禿子一手摟一個女人走到會議室前面開始介紹起遊戲規則。

  “所長,單子都已填好並收上來統計好了。有十五個買2號贏,五個買1號
贏。”黑大個走上來對禿子說,原來這禿了竟然是這裏的所長,難怪膽大包天。

  “好,那就先開始比賽前的一個小節目,拍賣這兩個女人的脫衣權和內褲的
所有權,也就是說出價高的可以上來給這兩個女人脫衣並得到她們的內褲,這女
人的內褲拿到號子裏可是打飛機的好東西啊。加價幅度最少50元,整個脫衣的
過程不得超過五分鍾。現在開始出價,先拍賣一號的。”

  “50元。”一個胖子首先出價了。

  “我出100元。”

  “200元”胖子看來是個經濟罪犯,有些錢。

  200元看來在這裏算是高價了,沒人再超過了,沉默了一分鍾後,禿子示
意胖子成交可以上來了。

  胖子屁顛屁顛地跑上來,開始給一號脫衣解帶,一號可能已經被整得麻木了,
表情呆滯地任由他玩弄。胖子叁下五除二就把一號脫得只剩一條內褲,果然那個
女人的奶子很大,奶頭和乳暈顔色都很深,只是由于年紀的緣故稍微有點下垂,
不過即使這樣,也已經讓包括我和堂弟在內的所有人的小弟弟都翹了起來。胖子
留下她的內褲不脫就一口咬住一號的一只奶子吸起來,兩只手也沒閑著,一只抓
住她的另一只奶子搓捏,一只伸到她的內褲裏面掏挖她的陰戶。

  “今天胖子很努力啊,如果運氣好,這婊子又夠騷的話,就可以拿一條濕淋
淋的內褲回去了。上個月我們號房裏的一個獄友就拿回一條沾滿淫水的內褲回去,
我給了他一包煙才讓我聞了幾分鍾,讓股子又騷又猩的味讓我美美地爽了一回。”
我旁邊的一個人說道。

  聽了他的話我才明白原來胖子不脫她的內褲是想多沾點淫水回去,這年頭真
是什幺事都要講技巧。我繼續看胖子的表演,只見一號女人在他的吮吸和搓捏下,
已經開始扭動屁股,嘴裏也開始呻吟起來。女人就是這樣,盡管心裏不願意,但
只要身體上的幾處刺激點被刺激就會馬上身不由已的進入狀態。胖子看到一號已
經有反應了就更加賣力了,他把伸到內褲裏面的手拿了出來,在內褲的外面刺激
她的陰蒂,好讓褲子上多沾些汗液,時不時的還隔著內褲把手指捅到她的騷穴裏。

  “停,時間到!”禿子看了看手表說。

  胖子戀戀不舍地松開了手,把一號的內褲脫了下來,那條內褲的檔部已經沾
了很多黃黃白白的沾液,胖子放到鼻子前嗅了嗅,滿意地下去了。

  “你先退到一邊去,”禿子把一號推到一邊,把我老婆拉到前面。“現在開
始拍二號,可以出價了,胖子不許再出價,也得讓別人玩玩,以示公平。”

  “100元”開始那個沒拍到一號的一個臉上有刀疤的首先出價。

  “150元”有人超過他。

  “200元”刀疤看樣子勢在必得。出完價後,惡狠狠地看著他的獄友。

  也許是懼怕刀疤的凶悍,下面沒有人再出價了。

  “好,成交,二號是刀疤的。”

  刀疤壓了壓了自己翹起的褲檔,快步走到我老婆跟前,一把抱住她,手就往
我老婆的裙子裏面摸,估計是叁月不知肉味了。忽然他感覺好象不對勁,把我老
婆的裙子用力扯下來,哭喪著臉對禿子說:“管教,這女的沒穿內褲,怎幺辦?”

  禿子本來正在打電話,聽到刀疤的話,再看了看我老婆赤條赤的下身,征了
一下,記起來原來是在酒店他根本就沒讓我老婆把內褲穿上。禿子哈哈大笑,從
自己口袋裏拿出我老婆的內褲扔給刀疤,“給你,怎幺會讓你吃虧呢,這騷貨屁
股很大,好好玩吧。”

  刀疤接到內褲來不及給我老婆穿上,就直接塞到我老婆的陰部,命令她:
“婊子,夾緊了,掉下來看我怎幺收拾你。”我老婆聽話的把雙腿夾緊,由于用
力的緣故,大屁股微微的向後翹,兩扇屁股蛋夾得緊緊的,更刺激得刀疤性獸性
大發。

  刀疤照胖子的樣,一口咬住我老婆的一只奶子使勁吮吸,兩只手則繞到我老
婆後面,死命揉我老婆的大白屁股。“嗯……哦……!”我老婆在刀疤的強烈刺
激下,有點把持不住了,終于忘記了自己是在老公面前被人汙辱的狀況而呻吟起
來。

  聽到我老婆的呻吟,刀疤更加得意了,他騰出一只手伸到我老婆的胯間,抓
住她的內褲,示意我老婆把雙腿分開,就開始在我老婆的陰部磨擦……。

  “時間到,快下去,要開始第一輪的比賽了。”禿子發令。

  刀疤極不情願地吐出我老婆的奶頭,抽出內褲仔細看了看,“呵呵,不錯,
上面還留了幾根陰毛。”就下去了。

  我老婆還沉醉在強烈的刺激中,微閉著雙眼,那個被刀疤吸過的奶頭明顯比
另一只要紅,大屁股還是夾得緊緊的,竟似意猶未盡。

  禿子走過去,“啪”的一巴掌打我老婆的屁股上,“滾一邊去,真他媽是個
十足的騷貨,等會有你玩的。”。

  “好了,現在正式開始比賽了,第一比賽項目是‘乳系重物’。顧名思義,
就是看你們誰的奶子厲害了。這裏有二十個砝碼,每個是1市斤重。比賽規則是
給你們每人兩段50厘米長的尼龍繩和兩個勾子,你們把繩子系在自己的兩個奶
頭上,在繩子的末端各系一個鈎子,然後用鈎子勾住地上的砝碼,從左邊的運到
右邊去,距離是3米,每人運十個,誰先運完就算贏。現在開始系繩子。”

  兩個女人開始各自系繩子,我老婆的奶子剛剛被揉搓過,奶頭還是勃起的,
所以還算好系。一號女人的奶頭已經軟下去了,繩子根本就系不上,沒辦法,她
只好自己搓自己的奶頭,看能不能硬起來,可是事與願違,她的奶頭就是硬不起
來,急得二號不知所措。禿子看到了她的窘態,就走過去,從後面抱住她,兩手
各握一只奶子,揉捏起來,這女人就是賤,自己摸不起來,禿了一上手立馬就硬
起來了。于是,兩個赤裸裸的,奶頭上系著繩子的女人站到了左邊的一根紅線內,
等待禿子發令開始比賽。

  “開始!”

  兩個女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撿起兩個砝碼就往自己的兩個奶頭上挂。“啊!疼!”
兩個女幾乎同時慘叫一聲,用手提住了砝碼,不讓奶頭承受砝碼的重量。這女人
的奶頭平時都是用來讓男人吮吸和撫摸的,幾時用作此種用途,也難怪她們受不
了。還是我老婆反應快,她放下一個砝碼,將兩個奶頭的鈎子並在一起,挂一個
砝碼,終天可以勉強提出,開始移動了。只見她兩個奶頭被重物拉得比平常至少
長了一倍,雙手叉著腰,慢慢地向終點挪去。一號則想一次提兩個砝碼,她咬著
牙慢慢地將兩個手放下,讓兩個砝碼的重量完全系在奶頭上,剛邁出第一步,又
是一聲慘叫,原來這奶頭上系上個砝碼站著不動還可以勉強吊住,一走動,砝碼
就晃動,扯得一號的兩個奶頭是鑽心的痛,她只好又用手將兩個砝碼提了起來。

  “犯規了,回去重來!”啪,的一聲響,禿子不知何時拿了根皮鞭抽在一號
的屁股上。一號兩只手提著砝碼不能放,白屁股被狠抽了一下,痛得嗷嗷直叫,
她只好跪在地上,彎著腰讓奶子上的兩個砝碼擱在地上,然後抽出雙手去揉那個
被抽得火辣辣痛的屁股。這時候,我老婆已經把一個砝碼放到對面返回來運第二
個了。一號看到老婆都運了一個來回了,也顧不上疼痛,學著我老婆的樣,兩個
奶系著一個砝碼開始運起來。

  “一號,加油!”……

  “二號,快點!”……

  下面的犯人看著這兩個光屁股女人用奶子運砝碼賽跑,都是興奮異常,個個
都是褲檔被撐得高高的,扯著嗓子爲自己買的女人加油。我雖然很心疼自己的老
婆,但到了這地步也只好認命了,一門心思只想她贏,好免去被這些犯人輪奸之
罪,所以也放聲爲我老婆加油起來。當然,我的小弟弟也是翹得老高,看到這場
面還不興奮,除非他不是男人。

  第一輪的“乳系重物”比賽是我老婆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