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白浆四溢国产精品女偶像私下的淫蕩生活(一~三)转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啊……啊喔……嗯……嗯……我……我快不行了……oppa太..用力了,好……深………又要去了……啊啊啊啊……] 一個女子的淫聲從樹林內不斷傳出,很顯然地這個女子正在享受著高潮。只見樹林內一個四五十歲中年人發福的肉體從背後壓著一具雪白身體上亡命沖插著,一陣「啪啪啪啪啪」聲更讓人浮想聯翩.仔細一看淫叫的女子既然是少女時代的門面林允兒,而中年人是搞笑藝人池相烈。
「小騷貨,隨便插一下就這幺爽,等一下不爽死你。」池相烈淫笑道,開始不
快不慢穩定的抽插起來,每一次的故意頂到林允兒的花心,頂得她又酥又麻,魂都飛
了一半。
「爽……啊……啊……好爽……啊……oppa好會幹……啊……幹的允兒好爽
……啊……啊……允兒快被……oppa幹死了……」林允兒一邊被幹一邊發出甜膩的嬌吟,昂昂直叫,爽得不能自己。
「幹!早就看出來你們是個少女時代都是騷女時代了,長的就一付欠人幹的樣子!今天就讓我來幹死你這個臭賤貨」池相烈聽到林允兒的淫叫後突然用力扣住林允兒的腰,大力戳刺,電動馬達一般的健腰又快又猛的挺動,本來就粗長的巨根次次硬頂上她的子宮口,爽得林允兒直翻白眼,嘴裏胡言亂語,下身淫水直流,簡直要如他所說的被幹死了。
「昂、昂啊啊~~~~不行了………好爽………我要去了………哈啊啊──
我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我幹死你!我幹死你!」池相烈獰笑,操幹林允兒的嫩穴的速度絲毫不減,保持著同樣的力道更加賣力的沖撞,反複進出帶起他的胯部和林允兒被撞的微紅的臀部更加密切的啪啪聲。
「啊……啊……頂到……頂到子宮了……喔……嗯嗯……會穿過去……會壞
掉啦……嗚……」池相烈的性欲和精力出乎意料地強出常人許多,下身肉棒不停的挺進抽出允兒的小穴,不停帶出林允兒粉色肉穴裏透明的精液。
一波一波電擊般的快感席卷而來,爽得林允兒連腳趾都踡縮起來,下肢抽搐,淫穴自主收縮,像只貪婪的小嘴大力吸吮在體內沖撞的肉棒。只見林允兒的體內不斷分泌出淫水,腿間濕答答的,比最淫賤的妓女也不如。每當池相烈抽插之際,都會發出淫靡的水漬聲。除此之外林允兒的一雙玉乳也不斷被池相烈玩弄。池相烈不愧是花叢老手,只見他雙手玩弄林允兒兩邊乳房時力道都會不同,著力點也不同,忽輕忽重,時而敏感的右邊乳頭被粗糙的大拇指磨蹭,時而左邊的乳頭被輕輕柔捏拉扯,爽得林允兒忍不住仰起頭,身體享受起他的亵玩。
在池相烈近乎失去理智瘋狂的抽插下,林允兒不時發出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男人狠狠「噗滋、噗滋」猛幹,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小穴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狀。
「這幺會叫,又這幺會吸,幹!好爽!小賤貨!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喔……喔……太爽了……幹死妳……欠人幹的……好緊……幹死妳……幹死妳……」池相烈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整個人壓在林允兒的身軀上伸出舌頭像變態似的不停的舔著著林允兒的臉蛋。
「啊~~~~~~~~~~不行了oppa~~~~~不行了.不行了啊~~~~~~~~我要去了.要出來了。 」林允兒嬌軀一陣顫抖,雙手亂抓好像要往前脫離肉棒的沖撞。看著林允兒的躲避的樣子,池相烈雙手立馬緊緊箍住林允兒的纖腰,高潮中漲著通紅的臉,繼續重炮般轟擊著她已經泥濘不堪的陰戶。

  「啊啊……啊哦噢噢……要……瘋……了……啊哦呃……呃呃噢……快放……過啊……允兒吧」林允兒的呻呤聲也變得像是哭泣聲。「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碰碰碰」的肉體和地上的撞擊聲相互交替著。
「啊啊啊……啊……oppa我……好舒服…… 好舒服……呀啊……再用力……幹我……幹我……」林允兒誘人心弦的肉體整具被池相烈壓著在他身體下面,而她巴掌大的小臉上露出驚心動魄的媚態。池相烈揮汗如雨,在抽送間甩出一蓬篷的熱汗,呼吸逐漸急速,下身的聳動也逐漸加快,不再刻意控制力度的沖擊。    
「o……oppa,我……我真的不行了……喔……oppa……oppa饒過我……喔……喔……要穿過去了!穿過去了……啊……喔……喔……要死了……嗚……嗯……oppa……會死……我會死掉啊……啊……啊……嗯嗯……要……又要去了……喔……快去了……嗯嗯……」又濕又軟的小穴持續被池相烈插弄,酸得不行,林允兒都有點吃不消了,氣也開始喘不勻了。當林允兒要到高潮的時候,池相烈把肉棒拔出來,竟就不再插進去了,只在林允兒的陰道口畫圓慢慢磨著。
                                       
林允兒頓時感到下體失去了滿足感,急忙開口喊著:「咦……咦?不要……不要……嗯……怎幺……」林允兒意識到即將說出口的話會淫靡不堪,于是只發出一些抗議的呻吟。

「嗯?小允兒啊,妳說什幺東西不要啊?原來妳不要我再繼續幹妳啊?那就算
啰……」池相烈作勢想把肉棒抽離林允兒的陰戶,但是差一點到高潮的林允兒已經受不了了,她顧不了出口的話會有多淫蕩:「啊……oppa……不要拔出來……不要拔出來……快……快插我……我快受不了了……」

「哈哈哈,小淫娃,真不知道S.M是怎幺教妳的,竟然教出一個淫蕩的女偶像!小淫
娃,妳要什幺東西啊?插進去?要插進去哪裏啊?妳要說清楚嘛!不然我可不知道。」

此時的林允兒已經顧不得羞恥了,她大聲喊道:「o……oppa,我要你的……
你的大雞巴……插進……插進允兒的小淫穴啊……啊啊……」。池相烈聽到林允兒的求饒後再一次將肉棒狠狠刺了進去,弄得林允兒又開始淫叫起來:「啊……啊……啊……嗯……啊……啊……喔……好……好滿……嗯……」。
幾分鍾後池相烈抱 著林允兒嬌軟的身體沖刺一陣,龜頭已經漲大到了極限,撲哧一聲他連忙褪出了林允兒溫柔的美穴,扳過她的身體,沙啞著聲音說道:「張開嘴。」林允兒呆呆的張了櫻桃小嘴卻一下被池相烈挺腰塞滿。
「唔!唔!」   池相烈的肉棒每在林允兒的濕軟的口中跳動一下就會噴出一股精液,粗長的肉棒直 插喉嚨,噴出的精液直接灌進林允兒的食道之中。但是即使是這樣以林允兒窄小的嘴巴也吞不下所有的精液,不停的從嘴角漏出。     
「哼!」   癱坐在地上的林允兒悶哼一聲,兩股乳白的精液從她小巧的瓊鼻像鼻涕一樣散 發著腥味慢慢的流了下來。
「咳咳咳咳。」林允兒身體不安的扭動,可是小腦袋被池相烈忘情的按著,肉棒還在不停的跳躍,龜頭上的馬眼還在噴吐著生命的精華。
「呼~~」   池相烈舒爽的出了一口氣,低頭拔出漸漸軟下來的肉棒卻發現林允兒已經失神了。嘴角不停的吐著精液,兩只鼻孔也在湧出兩行乳白,像是 整個腦袋都被灌滿了感覺,上面的小嘴和下面的小嘴同時吐著液體。    
稍微休息後,林允兒先把嘴裏的精液吞進去,然後伸出蔥蔥白玉般的手指沾了沾臉頰和鼻子流出的滑滑的精液抹向她自己嬌柔的嘴唇,伸出粉紅的小香舌舔的幹幹淨淨,不停的伸手把一灘灘的精液籠向自己的嘴唇,輕吐粉紅的小舌頭之時,精液也隨之消失在允兒的嘴邊,只留下薄薄的一層覆蓋在允兒的下巴臉頰處。
「oppa,真好吃,就是量還少了一點。」林允兒的舌頭舔了一圈嘴角的精液,面帶微笑的說著。看這畫面的池相烈,頓時又覺得剛鬆軟的肉棒又一次堅挺起來,于是他再次往前一撲又一次壓到了林允兒的身上。隨著邊池相烈又一次壓上,林允兒的體內很快又被他的肉棒插入,「呃」的一聲出口。二人又開始了律動,「嗑呲嗑呲」的響聲表明了這夜晚一時不會再寂靜下來。


第二章
近年來,韓流席卷世界。不管是歌曲,綜藝,電影或戲劇,韓風都吸引著萬千觀衆。不少男女神都是粉絲仰慕的對象。但他們卻不知其實男神女神都是活生生的人,他們都有自己的生活和私隱。再加上娛樂界是一個大染缸,他們的私生活可能超乎粉絲的想象。就好像林允兒和池相烈的關系也是有一次池相烈在“家族誕生2”時不小心看到林允兒沖涼後精蟲上腦下強奸了她。雖然發現林允兒不是處女,不過池相烈還是很迷戀林允兒的肉體。林允兒也被池相烈幹爽了,結果就有了這炮友關系。
在一個公寓裏時不時傳來了霏霏之音,只見池相烈把頭埋在林允兒的雙乳上面吸舔著頂端的粉嫩,而她自己的身體出于本能還在香汗淋漓的迎合著,而且林允兒還是穿著“oh”的那套藍底的拉拉隊打歌服,雖然上衣已經被池相烈推上胸部上,短褲和底褲則挂在她的右腿上。
「嗯啊啊啊~~~oppa~~啊啊呀嗯~~~喔嗯啊~~~啊啊啊啊~~~~~」隨著池相烈抽插的節奏,林允兒的呻吟聲時斷時績,她用手勾住池相烈的脖子。林允兒眯著眼睛看似享受的哼哼著,隨著池相烈肉棒在她身上的進進出出,帶起一聲聲陰陽頓挫的嬌喘聲。
突然池相烈抱起林允兒的嬌軀站立了起來,讓她的全身支點就在他的肉棒之上。
「走小允兒,我們到陽台看風景!」。池相烈站起身來抓住林允兒的大腿像把尿一樣擡著林允兒重重的挺動著,從下往上的沖刺著,並且邊顛邊走到陽台把林允兒推到陽台邊,把他的奶子擱在不鏽鋼橫柱上,讓林允兒翹起屁股,而他在後面奮力抽插。這時下面的小巷子只要有人把目光往上看,就可以看到少女時代的面門林允兒的臉和隨著抽插不斷晃動的奶子。池相烈的肉棒進出林允兒的陰道的時候都會帶出一片片晶瑩的水珠一點點的都彙集在了她粉嫩的大腿上面,使得林允兒的大腿塗滿了她的淫水。
「oppa………你……你很壞……要是被……下面的人或者鄰居……看到……喔~~我就……糟了」林允兒張嘴說出這句話以後就閉上眼睛一臉無奈的接受池相烈的撞擊。
池相烈聽後靠近林允兒的頭部,伸出舌頭舔著她因激烈運動而發紅的耳朵,胯下肉棒用力頂著林允兒的臀部,雙手托著她的臀部「呼哧呼哧」的加速聳動健碩的臀部,只見池相烈粗長的肉棒進出林允兒粉嫩的小穴帶出一片片蜜液。
[嗚~嗚嗚~嗚. oppa……oppa~~要尿了. .要尿出來了] 林允兒正閉上眼睛享受體內的漲滿感和撞擊,她的身體整個靠在池相烈身上。池相烈
努力把她的奶子弄成各種形狀,另一手把她的一條腿擡起來讓林允兒的陰戶大開,淫水不斷地滴到地板上。
「叮咚!」這時門鈴突然響起來,林允兒嚇了一跳。
「去看看是誰吧!」池相烈把林允兒又往大門頂,林允兒只好讓他一邊幹一邊走到門前。林允兒從窺視孔往外看,原來是送外賣的。
「oppa……是送外賣的……怎樣好……」林允兒緊張的問道。
池相烈想了一下,趁林允兒不注意把門給打開,林允兒雖然嚇到,但爲了不讓送外賣的進來看到她和池相烈在做愛,急忙用身體擋住門,只露了一顆頭出去。送外賣的男人看到裏面既然是林允兒後就呆在了門口。
「啊……請問……有……有什幺事……嗎?嗯……」

「我是來送外賣的~~請問是林允兒xi叫外賣嗎」

林允兒剛要回答時,池相烈把她抱了起來向後轉,他也露出頭叫外賣仔進來。林允兒還來不及抗議,外賣仔就一臉疑惑的進來了。當他進來以後,看到林允兒和池相烈的下體連在一起,又看林允兒身上幾乎全裸只穿了
“oh”的打歌服,頓時傻掉。
池相烈看到外賣仔不自主的撫摸著他的褲檔,立刻見狀就說:「小賤貨,想不想被外賣oppa幹啊!我叫外賣oppa來幹你好不好啊?」一邊說一邊池相烈用他的大肉棒狠狠地幹著林允兒,兩手也不閑著玩弄著她的奶子。
林允兒也被池相烈幹的已神智不清的,既然淫蕩的回應著:「啊……啊……好……我要外賣oppa……幹我……啊……啊……外賣oppa……快來幹我……啊……啊……小允兒好欠幹……快來幹我……」外賣仔聽林允兒這幺一說就傻住了。
「幹!小兄弟,你想不想幹她啊!這小賤貨蠻好幹的喔!奶子又軟又好捏,騷穴又緊又會吸,而且是少女時代門面eh,你想不想試試啊?想幹這小妞就快把懶叫拿出來,前面給你幹,不想幹就滾!」
外賣仔吞了吞口水說:「真的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幹少女時代的林允兒嗎?」

「當然可以啊!這小賤貨很欠幹也很耐幹,你以爲女idol沒被人幹過啊,我就一直幹她,也不差你一個,今天就當你走狗屎運,便宜你了,你要不要幹啊?不要的話我叫別人來幹了!」
「想!想!當然想!我想幹少女時代很久了已經很久了。來,允兒,先把嘴巴打開幫oppa吃吃肉棒~~」外賣仔把褲子和內褲脫下來,他的肉棒雖然沒有池相烈的粗壯,卻更長、更挺,看起來就像一根鐵棒。他把龜頭抵住林允兒的嘴唇。林允兒本來掙紮著不肯打開嘴,池相烈看到後將肉
棒抽到快完全出她的小穴,再用力插進來,林允兒立刻叫了出來,外賣仔利用機會把肉棒插了進來,快插進她的喉嚨。
「唔……M……MMM~~」外賣仔的肉棒好像沒洗過,味道非常腥。只見他將肉棒插進了林允兒嘴裏快速的插送著。林允兒現在也是慾火焚身,淫穴騷癢難耐,拼命地吸吮著外賣仔的肉棒,好像要把整只肉棒給吞下去一般。
「嘿嘿~~小騷娃,用舌頭舔和吸把我弄得舒服點,我就不會去跟大衆說
什幺,不然……」果然,林允兒也猜到他會用大衆威脅她,她只好任他們爲所欲爲。在池相烈的公寓裏,林允兒正被兩個男人一前一後把肉棒插入她的體內,林允兒努力地用嘴巴和舌頭服侍著前面的外賣仔,而後面的池相烈也努力地幹著她的小穴。這時池相烈加重力道和速度,又把林允兒的子宮口頂開,在快要射的瞬間,一插到底,大量的精液又噴進她的子宮裏。
「哇!池相烈xi,竟然還可以射在裏面啊!?懷孕也沒關系嗎?S.M不管嗎?」外賣仔似乎很驚訝少女時代的林允兒這個女idol竟然還可以被內射。

「哈哈,我是直接射精在她子宮裏面的,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等等換你幹她就知道了。」

「可以射進子宮!?那不就一定會懷孕!?哈哈,這樣我也要來直接射進子宮,讓這幺美的女idol幫我生小孩。哈哈~~」說完後外賣仔把他的肉棒從林允兒的嘴裏抽出來,然後架起了她的大腿便不客氣的將肉棒抵住林允兒的騷穴幹了進來。
「啊……啊……好爽……外賣oppa幹得小允兒好爽……允兒還要……啊……
啊……嗯……允兒要大肉棒肏小允兒……用力啊……啊……啊……好棒……」
林允兒的小穴被外賣仔的肉棒狠狠地抽插著,不斷發出「噗嗤、噗嗤」的淫水聲。
「幹!我早就知道你們女idol都是是個騷貨,而且穿那幺辣的拉拉隊打歌服去打歌,沒想到你騷成這樣,真是個淫娃!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穿成這樣想被人幹啊?」外賣仔的肉棒一邊進出著林允兒的小穴,一邊用言語侮辱著她的神經。
林允兒這時的情欲已控制不住她的理性,還不知羞恥的說著「啊……啊……爽……好爽……我就是喜歡……被你們幹……啊……啊……我喜
歡……被你們粉絲輪奸……啊……啊……我要天天……被你們幹……被你們輪奸……啊……啊……穴穴爽死了……我的賤穴要被你們幹爛了……謝謝……你們支持我們少女時代……啊……我……要被幹……的升……天……了……」。
「馬的!真是有夠緊的,你這幺淫蕩,怎幺還這幺緊?幹得真爽喔!呼……
呼……看我幹死你!」外賣仔用力地抽插著林允兒,「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響徹整個公寓。
「啊~啊啊~啊…外賣oppa!~好舒~服~啊啊~真的好舒服」林允兒就像發了瘋似的扭動著屁股,外賣仔受到林允兒的淫蕩刺激,用力抓著她
的奶子,肉棒用力地往林允兒的淫穴裏頂,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她的花心深處,而林允兒被外賣仔射出的精液燙的輕微的全身抽搐。
不久外賣仔拔出混著林允兒的淫水和他精液的肉棒,把肉棒上的液體都擦在了林允兒的臉蛋上,然後再拿手機拍了幾張林允兒臉上沾著精液,陰道流出兩個男人濃濃的精液的照片後就走了,連外賣錢也不收。
「oppa,討厭啦!你這樣被人發現怎幺辦?」

「嘿嘿,反正你這幺淫蕩,被人家發現不是正合你意嗎?哈哈!」池相烈淫笑道。

林允兒用力地捏了池相烈一把,撒嬌地說:「都讓別人幹了人家,還要羞辱人家,你真壞!oppa」。

「哈哈!下次來我這裏記得穿“Genie”的海軍服啊!」

「討厭!」

第叁章
2010年2月20日,在首爾的一個夜市裏一位穿著一件白色的迷你裙,不是很短,搭配著一件細肩帶背心的女孩好奇的望著夜市四周。女孩乍眼一看不是很驚豔的美麗的女孩,而且還有點平凡,不過仔細一看就越看越有魅力,最重要是有一股非常清純的氣質。女孩的身邊還跟著一個打扮得非常濃妝豔麗的女子。
[歐尼,這裏是首爾最出名的夜市?]女孩問道。
[是啊,秀智啊,過不久你就得出道了,那時你就沒空了,所以今天玩得開心一些哦]女子假笑的說道。
[歐尼~謝謝你]那個叫秀智的女孩感謝的說道,不過她沒發現女子不經意流出的陰笑。
女孩名裴秀智,是JYP的練習生,不過已經確定會以女團出道。女子叫金淑梅,也是JYP的練習生,不過時常走旁門左道,所以到現在還不能出道,甚至公司高層已經放棄她了。金淑梅其實很妒忌秀智,因爲秀智短短一年就可以女團出道,而且她很受公司器重。今天她帶秀智來夜市,美其名是帶秀智減壓,其實她準備了一些複仇活動來報複秀智。逛著逛著,突然金淑梅就帶秀智進了一間店裏。
[秀智啊,這是我叔叔開的店,進來看看吧]金淑梅奸笑道。
[好啊,歐尼]秀智天真的跟著金淑梅進了那家店,不過她沒發現其實那間是一間情趣用品店。
「歡迎光臨……呃,淑梅啊,怎幺來了,隨便看看啊。」一個禿頭的中年大叔老板看到他的侄女帶著一個清純小美女進來他的店後,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秀智進了店後才發現自己既然進了一個情趣用品店,四周圍都是那些角色扮演的情趣服,有護士、空姐、女警和各種情趣用品等等,頓時臉紅耳赤,不過這又是自己歐尼叔叔的店,又不好好意思說要出去,只好靜靜的跟著金淑梅。
[叔叔,很久不見了,最近好嗎?]金淑梅一邊跟她叔叔說話一邊對她叔叔打眼色。中年老板看到侄女的眼神後頓時明白了。
[哦,還不錯咯,怎幺今天來找我啊]中年老板順著金淑梅說了下去。
[沒啦,阿爸上次不是有點東西放在你這裏得,我帶秀智逛夜市,順手幫阿爸拿回]
[哦~你阿爸的東西在樓上,自己去拿吧]中年老板指著樓梯說道,而且金淑梅也直接上去。
本來秀智是想跟著金淑梅的,不過金淑梅說希望秀智可以代替她陪叔叔說說話,中年老板也誓言旦旦的說會好好替侄女招待秀智的,秀智看歐尼這樣說了,而且也也因爲害羞的性格,不好意思反對,只好在樓下陪中年老板了。
在兩人談話時,突然中年老板淫笑著問秀智說:「秀智啊,你好年輕,已經十八歲了嗎?」

秀智雖然不知道他爲甚幺這樣問她,但還是很有禮貌笑著對他說:「沒,其實我今年還十六歲罷了。」

中年老板對秀智說:「哦,是啊,阿加西這裏有一些有趣的東西很適合你們年輕人的,有沒有興趣看看?」。
秀智也是有點神經大條,傻傻的說:「真的嗎?」說完就跟著他進去一間小房裏。只見小房間裏古古怪怪的東西,看上去有點像偷偷在網站看到的情趣用品,不過又好像不是,頓時秀智好奇的張望起來。
突然秀智看到小房間裏有一張靠背的椅子,于是問道:「阿加西,這張椅子沒甚幺特別,爲甚幺放在這裏?」
中年老板嘿嘿淫笑說:「這張椅子其實是一個以前的古董椅子,很多曆史人物都坐過,秀智啊,要不要試試坐看啊」
秀智聽到這張既然是一張很多曆史名人坐過的椅子,于是好奇的坐了上去。秀智坐上去後,中年老板突然把秀智的雙腳擡起來,分開卡在椅子兩邊扶手的勾環上,然後再把她的短裙稍微往上推,秀智的私處就立刻完全暴露在中年老板的眼前了。
這時秀智才意識到危險,立刻開始掙紮著想要離開椅子,但是椅子上的勾環卻穩穩的勾住她的雙腳,根本很難掙脫。秀智扭動著她的纖腰和圓臀,發出哀求。
[阿加西,你幹嘛,我是歐尼的朋友,立刻放開我啊。] 楚楚動人的叫聲和柔弱的掙紮,根本不能 讓中年老板放開她,反而增加他對秀智的色欲。中年老板不答,他撥開秀智的內褲,伸手拉住她的陰蒂,再用力搓弄,秀智就完全沒有力氣了。

「啊啊啊……阿加西………痛……不……不要再……再弄了……喔……嗯呀~~」
「小秀智啊,你嫩穴很漂亮粉嫩哦,阿加西看到了忍不住玩玩」中年老板一邊說著,一邊拉下拉鏈,掏出他那根粗大的肉棒來,把秀智嚇得一跳:原來四十來歲的男人,那條雞巴還那幺粗大!
中年老板用大拇指把秀智的陰唇慢慢的左右分開,露出了裏面粉嫩的陰道,然後把他的嘴湊了上去,「秀智的嫩穴真粉嫩,阿加西試試看先」說完就開始吸秀智的小穴,還把粗糙的舌頭伸進嫩穴裏面胡亂攪弄。
「啊……阿加西……不要再吸……舌……舌頭不……嗯~~不可以…放裏面…喔~~很奇怪……秀智很奇怪……」中年老板不知玩過多少女人了,在他的玩弄下,秀智的陰唇漸漸翹起,乳色晶瑩的小豆豆鑽出了粉紅的嫩肉,滑滑的淫水開始從小嫩穴中湧出。

「真美味……喝不完的蜜汁,還一直泄!挖挖看有沒有藏東西在裏面。」中年老板把兩只手指挖進秀智的小穴裏,還用力向內擠,直到兩根手指完全進入了。

「別~~別挖進去……太進去了啊~~痛呀……要……要裂掉了~~啊……最深了呀~~」由于秀智的陰道深度很淺,中年老板的手指又比較長,于是他的手指幾乎都快挖到秀智的子宮口了。
「嗯?這樣就到底啦?太棒了!太棒了!等等把子宮口頂開……嘿嘿~~」中年老板把手從秀智的小穴裏抽出來,整只手都變得油油亮亮的,上面都是秀智的淫水。中年老板從一個櫃子裏拿出了一灌液體,灌秀智喝下去,把秀智的背心脫掉,又把一些不知名的軟膏塗在秀智的小穴口、陰道內和乳頭上,然後雙手握著她一對盈盈一握的玉乳用力揉捏起來。
「啊,阿加西,不要,好痛。」玉乳被中年老板捏住,秀智忍不住痛叫起來,而且秀智驚訝的是不久後她的身體卻開始發熱,小穴內更是慢慢感到一陣陣發癢,連呼吸都開始沈重起來。
「嗯,不錯,雖然尺寸不大,但是卻更有手感。」中年老板的一雙大手零距離地戲弄著秀智的一對奶子,一直用手指逗弄著兩邊乳頭。
「嗯……阿加西啊啊……不要……嗯……好奇怪……秀智好奇怪……嗯……阿加西……你對我……做了什幺……」在藥力和中年老板的大手雙重作用下,秀智開始情動了,小嘴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只是幫你加一些“料”罷了,小穴都流滿淫水了,你個騷貨,是不是很想要了。」中年老板一邊羞辱著秀智,一邊伸出舌頭舔著她已經洪水氾濫的小穴。
「啊……不要……阿加西……秀智好難受……嗯……不要舔了……嗯……好奇怪……嗯……好舒服……嗯……啊……」在春藥的藥力發作下,秀智再也忍不住,慢慢開始的呻吟起來。秀智的變化都被中年老板收在眼裏,從舌頭上傳來的的壓力,讓這淫蟲知道秀智已經快要高潮了,于是加快了速度,同時手指也插進了秀智的嫩穴裏了。
「啊……嗯……阿加西……秀智好奇怪……好舒服……嗯……秀智要尿了……啊……要尿了……啊……」單純的秀智連高潮都不知道,還以爲是要尿尿,高聲地喊了出來。在中年老板的努力下,秀智達到了平生的第一次高潮,洶湧的淫水噴出。中年老板張開大嘴,把秀智嫩穴湧出來的淫水全都接到嘴裏然後吞掉。
「嘿嘿,秀智,你這淫水還真香甜,真不錯。」咂巴著嘴,中年老板淫笑著對秀智說道。畢竟是第一次高潮,秀智只是呼呼地喘著氣,對中年老板的話並沒有反應。
中年老板這時將肉棒貼住秀智的小穴口,在小穴外磨著磨著,沾些秀智的淫水當潤滑液說道「這樣美妙的身體讓阿加西幫你開苞吧。現在阿加西幫你變成外表清純,身體淫蕩的idol!」

「阿加西~~別……別插進去……我不能……不能被人開苞……不……」老板把肉棒擠入小穴口一點點,停了一會,又慢慢往內擠。

「啊啊……不要!不要!快……快拔出去……別再進去了……嗚~~呀……啊~~啊~~」秀智雖然嘴上說不要,不過在淫藥的影響下,身體還是坐車本能的迎合。中年老板的大肉棒突然一頂,完全進入了秀智的小穴,龜頭擠進了秀智從未被開發過的小穴內,頂端還把子宮刺入一點。
「啊啊……好痛……好舒服……啊……好滿足……啊……啊……好充實……啊……阿加西……好大……好漲……啊……要裂開了……秀智要死了……啊……好舒服……」雖然秀智是第一次,但是由于春藥的關係,她並沒有感到多少的痛楚,反而被隨之而來的快感沖得浪叫不已。
「幹!秀智,你這小騷穴真他媽的緊,不愧是處女,水又多,夾死我了。」插進秀智的嫩穴,中年老板也不管秀智還是第一次,每次抽插都把大肉棒往外抽剩下龜頭在裏面,然後又重重地刺入。
「啊……再大力……把秀智的嫩穴幹破啊……啊……人家被給你幹死……啊……阿加西……快 死了……啊……再多點……啊……」中年老板的肉棒很帶勁,把秀智的小穴幹得一片胡塗,也把秀智奸淫得迷迷糊糊了。中年老板下面不停地幹秀智的嫩穴,上面一口咬住秀智不停晃動著的美乳的乳尖,舌尖開始圍繞著秀智尖挺的乳珠不停地打轉,牙齒輕磨,強烈的刺激,使得秀智從不斷地低聲呻吟開始變成高亢的尖叫聲。

「哦~啊~停下來……停下來……不要……不要這樣……那裏會壞掉的……來了……要來了……」秀智動人的肉體不停的抽搐,胯下的嫩穴也隨著她的淫叫緊緊的纏住中年老板的肉棒,子宮頸猶如一張小嘴緊緊咬住中年老板的碩大龜頭不動,淫水仿佛洪水一般湧出,一波波地沖刷著他的肉棒。
「喔,你個騷女,夾得我好爽,我要射,好好接著我的精液。」中年老板也忍不住了,加快抽插的速度,不一會兒,肉棒深深頂進秀智小穴內,濃濃的精液射進秀智粉嫩的嫩穴裏。拔出肉棒,秀智癱軟在椅子上,白濁的混雜著處女血的精液從他的紅腫的嫩穴內流了出來。中年老板樂得觀賞美景,還忍不住把手指插進秀智還在淌水的嫩穴,又刮又摳的把裏面的精液挖出來。

「啊………不要………」秀智微弱的抗議著,想把腿並攏,不過卻被卡著,只能雙腿大張的任人觀賞自己剛被強硬操幹又內射的嫩穴,羞窘不已。中年老板用兩只手指撈起精液,伸到秀智面前,不由分說就放在她的嘴巴裏,然後塗向秀智的臉
頰上。
[好!真精彩]這時金淑梅從樓上拿著一台V8走了下來。秀智聞言馬上睜開眼睛,視線正對那金淑梅和V8,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
[歐尼,你怎幺可以這樣對我]秀智憤怒的質問道。
[哈哈,我還想讓你知道店內有監視器,如果不想剛才的情形被公司的人看到的話,就記住不可以報警,手機也不可以換,得隨時隨地來這裏報道哦!」

「你……錄影帶快給我!」

「不可能的!你只要乖乖的不說出去,就沒有人會看到那卷錄影帶,不然……嘿~~看你怎樣做女idol」金淑梅陰險的說道。
事到如今,秀智也沒任何辦法了,只好暫時聽著金淑梅的話先,下次再想辦法。她不知的是也是這次的奸淫改變了秀智的一生。 白浆四溢国产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