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中文文字幕在线中文无码绿妈游戏(序-02)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20-3-4 08:26 編輯

「昨天晚上偷雞去了?」尹阿姨半傾著身子,臉快湊到了我臉上,直直的的
看著我一雙被黑眼圈包圍的眼睛。

  尹阿姨靓麗的臉龐和俏皮地神色讓我頭皮發麻,眼神對上的瞬間,搞得我有
點不好意思,下意思往後退了一步,「你踩我腳啦,討厭。」說話的是尹阿姨的
女兒,我的青梅竹馬梁若詩。

  我連忙回頭向她道歉,然後回頭向尹阿姨解釋說:「我這不是高叁嗎,睡覺
的時間根本不夠啊。」

  這時我的媽媽在一旁說,「你哪裏有點高叁的樣子?還好意思在別人面前訴
苦。」

  這就是我嚴格的媽媽李郁君,我的班主任,她作爲一名嚴謹的數學老師,有
時候顯得那麽不近人情,絲毫不給我留點面子,就喜歡拆我台。

  我叫易斌,家裏的獨子,今年上高叁,成績不怎麽樣,最大的愛好是讀偵探
小說,癡迷于其中令人拍案叫絕的詭計不可自拔,我專門有本筆記本記錄我見到
過的所有的詭計,夢想是有一天成爲一名偵探小說作家。這個夢想我只對梁若詩
說過,也只有她能理解我,至少從表現上是這樣的。我們從小是鄰居,關系好的
不得了,小時候最喜歡屁顛屁顛跟在我後面跑,說起來好懷念,那個時候的梁若
詩可愛的像動畫裏走出來的小蘿莉,一口一個「哥哥」跟在我後面跑,萌的我心
都快化了,她因爲比我小一歲,吵著硬是跳級跟我讀了一個班。當然,她現在也
是學校裏女神級的人物,長得好看又聰明,誰都喜歡她。只是女大十八變,對我
稱呼就不再是甜膩的「哥哥」了,「笨蛋,傻子」我還可以安慰自己說是這是昵
稱,親近的表現,但逼急了梁若詩也會直就叫我傻逼,哥哥的形象蕩然無存。尹
阿姨其實挺喜歡我的,她是個護士,我割包皮的手術她當時就在場,一度讓我兩
個星期不敢正眼瞧她。尹阿姨總是給人一種童心未泯的感覺,總喜歡捉弄我和梁
若詩,我沒少吃苦頭。只是尹阿姨長得太好看了,即使吃了虧,我心裏也樂得開
心。

  今天是周五,我們四人像平常一樣在公交站台等公交車,最先來的是去學校
的67路,我們叁人向尹阿姨告別後上了車,早上人很多,我們只能站著。梁若詩
在後面捅我腰,問我:「昨天是不是又看偵探小說去了?」

  梁若詩在我的耳濡目染下,對偵探小說也很有興趣,我們周末經常是一起坐
在沙發上她捧著薯片我拿著可樂一起看日本偵探劇度過的。

  我壓低聲音對她說:「我昨天把《上鎖的房間》看完了。」

  《上鎖的房間》是日本貴誌佑介創作的一本以密室爲主題的推理小說,在現
代,密室的寫作已經是黔驢技窮,這本小說以傳統本格推理的方式,施展精妙的
詭計令我很快就沈迷進去。

  梁若詩說:「快給我講講『歪斜的箱子』那章到底怎麽回事?」她是個真正
的好學生,沒有時間看這些,于是都是我看完後給她講述。我當然也是樂此不疲,
說:「那個手法你一定想不到……」

  我聲音不由地大了起來,媽媽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頭,「你們在說什麽呢?
我也來聽聽。」

  我捂著頭痛呼。梁若詩吐了吐舌頭,下意識藏到我身後,她也很怕我媽媽,
雖然我媽媽對她疼的不得了。

  我不敢再繼續說下去。

  一路到了學校,媽媽去了辦公室,我和梁若詩去了教室。

  坐到位置上的那一刻,看著黑板角落那個「79」的數字。我知道,高叁千變
一律的生活倒數第79次循環正式開始了。

  梁若詩坐得離我很遠,我的同桌是個猥瑣的胖子,名叫杜遠,我們一般都叫
他杜胖。杜胖憑一己之力硬是培養起了我的第二愛好,那就是上黃網,看色文。
第一節課還沒開始,他就對我露出淫蕩的笑容,對我說:「我昨天發現了一個非
常牛逼的網站,簡直就是一個新世界。」然後他貼著我耳朵對我說:「名字叫
『綠媽遊戲』。」

  這就扯到我們平時最愛看的綠媽文了,綠媽文是個很有意思的類型,我既不
帶入綠主,也不代入苦主,我就像看偵探小說一樣,從第叁者的角度看一個貞淑
的熟婦墮落。而綠媽文裏媽媽墮落的過程像極了偵探小說裏的詭計一樣,有時候
會令我不禁發出贊歎,作者真他媽有才。只是沒有筆記記下來就是了,畢竟我不
是以綠媽文作者爲夢想,笑。

  一開始我覺得不可能有人真喜歡自己媽媽被綠吧,但杜遠讓我刷新了世界觀,
即使他出于不好意思一直極力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但我還是敏銳的捕捉到了。
比如,我看綠媽文只喜歡看媽媽慢慢墮落的,而他就不挑了。又比如我還會看人
妻墮落的,但他基本只看綠媽。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母子文只要有墮落的戲碼我
也會看,而他就絕不會碰了。我沒見過她媽媽,只知道她是一個警察,想來應該
也是長得很漂亮的。

  杜遠這時又對我說:「絕對的新世界!」

  我點了點頭,說:「一會中午看看。」上課的時間我可不敢。

  第一節課就是媽媽的數學課,媽媽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小西裝,裏面的白襯衫
被一對嬌乳撐得非常飽滿,裙擺下面是一雙肉色的絲襪。媽媽的靓麗和她性格是
一種劇烈的反差,我一直以爲這完全是因爲愛美的尹阿姨影響的,身邊一直有一
個打扮時尚的閨蜜,作爲身體資本一點都不遜色的媽媽自然就有了攀比的心理。
不然,我覺得媽媽一定會是一個死板的古董。

  媽媽講課很認真,尤其是對我重點關照,我一點都不敢走神,加上我一慣優
秀的邏輯推理能力,所以所有的科目中,我的數學是在班裏的一線水平,也僅僅
只有數學。

  課中媽媽講到一道數列題,題目是「若a 、b 、c 成等差數列,且a +1 、
b 、c 與a 、b 、c +2 都成等比數列,求b 的值」,媽媽沈吟了一下,掃了一
遍講台下,意外的叫了一聲「梁若詩,你起來」。

  梁若詩頓了一下才站了起來,然後跟媽媽大眼瞪小眼。

  我們班所有人都驚呆了。媽媽也不說話,梁若詩顯然是走神了,根本不知道
媽媽叫她起來幹什麽。詩詩面皮本來就薄,一時漲紅了臉,她同桌趕緊扯她衣袖,
小聲提醒她。

  梁若詩這才反應過來,看了一遍自己的習題集上的題目,不愧是尖子生,只
看了兩眼,就快速地回答:「設a 、b 、c 分別爲b -d 、b 、b +d ,由……
可構建一個方程組……」解題思路非常清晰明了,最令人佩服的是她的速度。

  媽媽點了點頭,說:「下次專心點,不能因爲都掌握了就開小差。」

  說完莫名其妙地惡狠狠瞪了我一眼,搞得我差點當場尿了出來,好像詩詩開
小差是我的鍋一樣。雖然媽媽一直責備我,害怕我帶壞梁若詩,但我真的沒有,
我喜歡詩詩,我不想她因爲我而怎麽樣怎麽樣。

  那邊詩詩坐下去後抹了抹臉上的紅暈,正襟危坐地開始聽起課來,而我憋了
一肚子氣。

  下了課,媽媽徑直走到詩詩的座位上,問她:「是哪裏不舒服嗎?」對于從
來沒開過小差的梁若詩,媽媽特別關心。

  梁若詩連忙搖頭,還小聲說了聲「對不起。」

  媽媽也沒有責備她,只是拍了拍她的肩,露出沒關系的神色。

  這時梁若詩收拾課本,準備拿出下節課的教科書來,課桌裏跟著劃出一個白
色的信封。信封的封口貼了一個愛心,活脫了一封情書。

  梁若詩嚇得噤若寒蟬,不敢去撿掉在地上的情書。媽媽臉色一變,黑著臉彎
腰就去撿。

  梁若詩收到情書不是第一回了,但我知道她從來也沒有回複過,所以我很冷
靜淡定,只是爲她擔憂,畢竟媽媽和尹阿姨從來不知道有這種事,我怕媽媽和尹
阿姨責備她。

  媽媽彎腰下去的剎那,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信封上。忽然我發現旁邊的杜
胖拿出了手機,我吃驚地看向他的臉,臉上贅肉橫堆,嘴唇咧得老開,是極其猥
瑣的癡漢笑,我順著他手機攝像頭對準的方向看過去,一管鼻血差點噴了出來。

  我媽因爲彎腰的關系,本來就緊巴的套裙緊緊地包裹住了渾圓豐滿的臀部,
一個完美的桃形就這樣在展現在我面前。肉色的絲襪向臀縫蔓延,經過那微微撩
起的下擺,奔向那一往無際又令人神往的大腿深處,我可恥的硬了。

  回過神來的我,連忙伸手打翻了杜胖手裏的手機,我靠,居然偷拍我媽。杜
胖連忙沖我道歉。

  媽媽聽到手機落地的聲音,撿起信來回頭看了一眼,杜胖與媽媽的眼神正好
對上,杜胖瞬間整個人就跟失了神一樣,一屁股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媽媽看了看手裏的信封,一旁的梁若詩趕緊解釋:「李老師,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這信哪來的。」

  媽媽看著梁若詩焦急的臉不像在說謊,她也一向信任她看著長大的乖乖女,
就說了一句:「這信我收走了。」然後轉身走出了教室。

  梁若詩趴在桌子上哭,我從杜胖身體上踩了過去,來到她身邊,戳了戳她肩,
小聲叫她:「詩詩……」她一般不讓我在學校裏這樣叫她。

  她沒有理我,我站在一旁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她。詩詩真的一直都是一個脆弱
的女孩子呢。

  第二節課打鈴後,我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杜胖冷不丁給我來了一句:
「易斌,我好像戀愛了。」

  我日!我說:「你要是敢意淫我媽,我打死你。」

  然後一直到了中午,我特意拉著梁若詩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飯,這個時候也顧
不上別人說我們閑話了。其實我們兩的事也算是路人皆知,只是都沒人捅破這張
紙,也沒人拿著個開我們玩笑,尹阿姨還好說,我媽那性格,這種事真不是鬧著
玩的。

  梁若詩只打了一個素菜,我說:「詩詩,減肥也不是這樣減的吧?」

  梁若詩白了我一眼,沒說話。我趕忙把自己盤裏的青椒炒肉往她盤裏趕了一
半,「這叫榮辱與共。」

  梁若詩突然問:「李老師一定會告訴我媽媽的吧?」

  「我猜是的,不過也沒關系的。這又不是你的錯,尹阿姨一向開明的很。」
我腦海裏又不禁閃過她給我割包皮的情形。

  見她又不說話了,我又說:「誰讓我們家詩詩長得這麽漂亮呢?」

  「誰是你們家的了?不要臉。」

  「還說不是,誰小時候跑到我家裏來跟我媽說晚上要跟哥哥睡的?」我本來
就想開個玩笑,沒想到詩詩筷子餐盤上一擺,「不吃了。」端著盤子就走人。

  我嚇得趕忙跟過去,這是哪出啊?

  以前我跟詩詩不是沒吵過架,詩詩的脾氣一直難以琢磨,小性子特別多。我
一直以爲這是美女的通病,這麽多年都過來了。這回又不知道扯到了她哪根神經。
我不敢勸她,也勸不動,只能跟著她離開了食堂。

  我就跟在她身邊走著,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走了一段我實在忍不住了,板著
臉一本正經地說:「梁若詩,情書你也不是收到第一回了,至于嗎?」

  她沒回答我,我又說:「上課偶爾開次小差,至于嗎?梁若詩,你看著我,
我現在很認真,很認真。」

  梁若詩突然說:「都不是。」

  我楞了一下,「那是因爲什麽?」

  梁若詩結巴的說:「我說……不出口……」

  我就納悶了,「什麽事啊?」

  「女生的事你問那麽多幹嘛?真是討厭。」梁若詩說完就加快了步伐往教室
走去。

  我跟著她一路回到教室,現在的我算是被她搞得一肚子悶氣。回到教室,百
無聊賴,杜胖又一次向我推薦那個網站,我于是就拿出手機輸入了網址打開了。

  開頭是一個類似詢問你是否年滿十八的頁面,不過它這個有點不一樣,「綠
媽遊戲」四個大字下面是一行小字,「請輸入你的身份,務必按真實情況選擇。」

  下面是叁個選項:A.綠媽者。以淫盡天下他人之媽爲己任。

  B.綠媽癖。獻出親生母親是他們幸福的開端。

  C.熟婦控。他們只是單純的喜歡人妻熟婦。

  我指著屏幕問杜胖:「這是什麽吊東西?你選的什麽?」

  杜胖掩飾著說:「就隨便選選咯。」

  「切。」我在熟婦控那一欄打了個勾,說:「你選的B 吧?」

  杜胖漲紅了臉,「你全家都選的B !」

  正式進入頁面後,突然彈出了一個彈窗,「恭喜你成爲第1000名用戶,搭上
這個遊戲的末班車,綠媽遊戲正式開始!」

  什麽意思?我沒有思考太多,關掉彈窗後,裏面是一排排的視頻,在教室我
可不敢點開,我問杜胖:「又是那種偷拍視頻嗎?」

  杜胖搖了搖頭,說:「比那牛逼多了。」

  「就1000個用戶,能牛逼到哪去?」

  杜胖神秘地跟我說:「我說來你可能不信,這個網站有點邪乎。」他說「邪
乎」兩個字的時候,表情露出了驚恐,媽的,居然把我嚇到了。

  我收起了手機,在教室裏我可不敢看,于是開始午休。

  下午是比較沈悶地物理課和化學課,我整個人腦子都快懵了。

  周五的晚上沒有晚自習,周六是我們難得的一天休息時間。媽媽要開教師職
工例會,我和梁若詩坐公交車回家,她心情好了很多,一路上我給她講完了《上
鎖的房間》的最後兩章。

  晚上呆在家裏,媽媽還沒有回來,我就無心複習,給詩詩發了條微信,「我
媽有跟阿姨說上午的事嗎?」

  「說了,我媽剛盤問完我。[ 可憐] 」

  「阿姨沒說什麽吧。」

  「嗯。」

  「那就好,早點休息。」

  「你也是,別又看小說了。」

  我閑著無聊,找來耳機帶上,打開了那個「綠媽遊戲」的網站,網站的UI是
以黑色爲基調,風格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我隨手打開了一個視頻,視頻裏是一個四十歲的大媽,風韻猶存什麽的根本
不存在,贅肉橫生,一個中年男人在她身上聳動,毫無美感。我又跟著點開好幾
個,女主是在太寒碜了。

  根本看不下去,想來只有杜胖那種人能受的了。

           我又打開了一個標簽是學生

  于是我耐著性子看了下來,馬上我明白杜胖說得邪乎了。

  之前是因爲女主太醜我沒仔細看,現在我沒有了一點情欲,滿腦子只有一個
想法,攝影機是怎麽拍的?

  大家看國産視頻都知道,視頻一般都是固定角度偷拍,或者有很明顯的手持
感。而這視頻不一樣,裏面的兩個人就像A 片主角一樣,完全不知道攝像機的存
在。這台攝像機就像鬼魅一樣,在兩個人周遭穩定地移動,沒有一絲抖動。當兩
人男上女下時,攝像機先是從左側拍,一會又慢慢地饒了一個半圈,到了右側。
女上男下時,攝像頭又來到了學生的頭上,正面對著女老師。我看了一下進度條,
足足有一個小時,他們20分鍾完事,後面的40分鍾都是他們兩個人躺在床上說情
話,而攝像機就在半空中對著他們拍。他們嘴裏要不是操著地道的普通話,我絕
對懷疑這是未剪輯過的A 片,還他媽是一個長鏡頭拍的。但這不是,那麽如何解
釋這個鏡頭?

  我不知不覺出了一身冷汗,這時媽媽回到家裏,我連忙放下手機,坐到書桌
前假裝學習。

  媽媽果然來了我的房間,已經是夜裏十一點,媽媽問我:「要吃宵夜嗎?」

  「不用了。」

  媽媽走到我,看著我打開的那頁習題集空白一片,一眼就發現了我在裝模作
樣,換平常她一定要罵我了,這回她只是歎了口氣,說:「易斌啊,你說你的成
績,叫詩詩怎麽瞧得起你呢?」

  媽媽冷不丁這樣來一句,讓我整個人說不出話來。

  「媽媽知道你喜歡詩詩,以前只是我不說,你尹阿姨也不說,都知道詩詩臉
皮薄,其實我們還想著等你們上大學了出面撮合你們。只是你這樣,我都不知道
你配不配得上詩詩。」

  我不敢看媽媽,心裏亂成一團。

  媽媽拍了拍我的頭,「你也不是個孩子了,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掌舵。」

  說完她走出了房間。媽媽罵過我不知道多少回了,我都麻木了,唯獨這回,
媽的,居然想哭。想著眼淚就掉了下來,沾濕了習題本。

  我匆匆洗了個臉刷了牙,回到床上準備睡覺。看著手機想給詩詩發條微信,
猶豫了半天又不知道說什麽好。

  最後再一次打開了那個「綠媽遊戲」。

  又打開了一個新的視頻,還是找了個以學生我的手不停地在下體上下抖動著,
視頻裏學生和老師也漸入高潮,學生把老師從床上拉了起來讓她手撐著衣櫃,他
從背後進入。

  攝像頭跟著轉了一個圈,就在這時,攝像頭拍到了衣櫃旁邊的落地鏡,鏡頭
正正地對上了落地鏡,而那面鏡子裏卻什麽都沒有!

  這個攝像頭是隱形的,或者說……它根本不存在。

  我嚇得小弟弟瞬間軟了過去,我把手機一扔,躺在床上看著漆黑的天花板直
喘氣。

  怎麽回事?

  空氣突然可怕的安靜,我甚至能聽到客廳鍾擺擺動的聲音,忽然,我聽到鍾
擺「叮」地一聲,到12點整了!

  一陣猛烈的睡意突然襲來,我沈沈地睡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發現我坐在了一個椅子上,頭頂亮起了一盞燈,我低頭一
看,發現我穿好了平時的校服。怎麽回事?

  我又打量四周,這是一個密閉的空間,約一到兩平,前面有一方屏幕,屏幕
下一個話筒從鐵臂上伸直了出來,左右兩邊是兩個小喇叭。

  我的手可以自由活動,我正準備去觸摸前面的鐵壁,突然哢擦一聲,鐵壁開
出了一間窗戶,外面亮著豔麗的燈光,五個女人雙手被綁著鐵鏈翹了臀部被圍成
了一圈,她們都眼戴黑色布罩,口中含有口塞球,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而我一
眼就認出了在我前面背對著我的那個女人,她穿著灰色小西裝,一雙肉色的絲襪,
我的媽媽李郁君。

  忽然響起一陣「哢嚓」聲,其它四個鐵箱的前窗被紛紛打開,梁若詩那受到
驚嚇的臉龐赫然出現在我右手第二個位子。

  我大聲叫了一聲:「詩詩。」

  梁若詩也發現了我,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不停地朝我說著什麽,像是在求
助,但我只看到她嘴唇蠕動,卻聽不到她的聲音。

  原來這個鐵箱是隔音的!

  梁若詩在這,那她前面的女人?我馬上看了過去,那是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
人,雖然同樣是跪趴著的姿勢令我看不清臉,但從我的角度已經能看到她完整的
側面,她就是尹阿姨!

  忽然女人們的頭頂亮了起來,一個吊垂下來的鬥型屏有叁塊面對不同方向的
屏幕,亮起了同一個畫面,一個頭戴狐貍面具的男人出現在屏幕上,同時響起了
他的低沈的聲音,「歡迎大家參加綠媽遊戲!我是舉辦這場遊戲的神。」

中文文字幕在线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