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超碰人人夜夜澡日日澡全裸篮球赛~~~外传

精彩内容:

故事從吉哥、小龍、n蛋分別搞過我女友後說起

  這日,吉哥、小龍、n蛋來我家做客。

  我瞧他們一臉心事,問他們原因,吉哥說上午和南校人打籃球,輸得一敗塗
地,被人恥笑,心中很不服氣,約了他們下周再比,可是心裏卻沒有勝利的把握。

  吉哥:「這次如果輸了,又免不了被他們笑話,咳,他媽的。」

  小龍:「加上b哥,我們不玩叁對叁,5打5和他們拼了。」

  n蛋:「我看難。」

  小龍恚怒,指著n蛋罵道:「操,瞧你這沒出息的傻樣。」

  n蛋不服氣道:「就算加上b哥,我們也只有4個人,怎幺打?」

  吉哥:「阿紳去了外地,這隊伍是組不齊。」

  「你們在聊什幺?」琳穿著睡衣,從臥房出來。

  我心念一轉,頓時有了一計,道:「加上小琳,正好五個。」

  小龍:「啊!琳姐怎幺打?」

  我朝小龍眨眨眼,道:「你別忘了,你們可是都輸過給她啊。」

  小龍臉一紅,不禁朝琳望去,臉上春情蕩漾,似又回到了那場和琳兒的籃球
比賽。

  吉哥一拍桌子,道:「就讓小琳參加,讓我們一雪前恥!」

  n蛋:「好!」

  
  周六中午,吉哥開車,載我們去籃球場。

  小琳一路埋怨、嬌嗔,說我們又是變態,又是神經,要她出賣色相贏比賽,
我們幾個男生又是安慰、又是開導,費盡口舌哄她開心。

  吉哥:「小琳,這次就全靠你咯。」

  小龍:「琳姐,你一定行的。」

  n蛋:「琳姐,你今天好漂亮,一定迷死那些王八蛋。」

  琳:「虧你們想得出來,要我出賣色相來贏球。」

  我:「誰叫我們有你這個大美人撐腰,不讓你上,讓誰上?」

  「我又不會真的打球,平時和你們玩,只會丟球罷了。」

  「放心啦,得分的事情,交給我們了。」

  「那我做什幺?」

  「你只要吸引對方的注意。」

  小龍:「對!吸引對方的注意。」他說到“注意”兩個字時,眼睛望向琳兒
的胸口,在她的乳溝間來回打轉。

  琳捂住胸口,嬌斥道:「色狼,看什幺看。」

  小龍臉一紅,「嘿嘿」傻笑。

 
  學校籃球場,四個籃框,兩片場地。

  一群顯眼的人站在籃球架前,其中兩個膀大腰圓,粗黑壯實,似從體校出來
的一般。

  吉哥手朝他們一指,在我耳邊小聲道:「就是這幾個人。」

  我心說,今日難免一場惡戰。

  「喲,來了啊。」

  吉哥:「恩,今天我們不玩3對3,打滿場,5對5。」

  那人「哼」了一聲,道:「行不行啊?」

  小龍:「你不行,我們行。」

  「操,那幺來。」

  「去你媽的。」

  「餵,你他媽嘴巴放幹淨點。」

  「不幹淨怎幺了?你替我擦啊?」

  「你他媽的……」

  我見氣氛不對,怕一場籃球比賽演變成鬥毆,上前道:「都別鬥嘴,籃球比
賽,我們場上定輸贏。」

  「來來來……」他們隊中走出5人。

  我、吉哥、小龍、n蛋、琳兒站成一排。

  那人瞧見小琳,一愣道:「你們……怎幺有女的?」

  我:「她是我女朋友,也參加比賽。」

  「靠,女人也打籃球?」

  琳兒:「女人就不能玩嗎?」

  那人想要回嘴,但見琳兒半媚、半嗔的美態,「嘿」的一聲,將話吞了回去。

  
  人手選定,規則說定。

  吉哥:「20分锺一局,叁局定輸贏。」

  「好啊,隨便你們。」那人一臉自信。

  我、吉哥、小龍、n蛋在場邊脫下長褲長衫,裏面是早就穿好的籃球運動服。

  琳兒沒有球衣,穿的是短t桖和牛仔短裙。

  周圍衆人見有美女參加籃球比賽,停下運動,好奇的聚攏來看。

  
  第一局。

  比賽剛開始,便被對方搶到了球,出師不利,連失四分。

  那人朝我們搖搖手指,一臉不屑。

  小龍氣得臉色紫青,似恨不得沖上去將那人暴打一頓。

  吉哥叫小龍千萬沈住氣,不要受對方挑釁,亂了方寸。

  我跑到女友身邊,道:「琳琳,看你表現了。」

  琳兒朝四周望了一眼,俏臉暈紅,對我道:「好多人在看。」

  我:「人多才好,讓他們吃點冰激淩。」

  「去,是我被吃豆腐好不好。」

  「吃點豆腐,又不吃虧。」

  「去死,有你這幺說話的嗎?」

  我求道:「快點來嘛,不然我們要輸了。」

  就在我和琳兒談話間,我們又接連失了兩球。

  小龍:「你們在幹什幺!」

  我:「琳兒,快點,吸引他們注意。」

  n蛋:「我們要輸了。」

  對方一男大笑:「還沒開始,就認輸了?」他運著球,朝我們籃下逼近。

  琳兒:「誰說我們要輸了。」她一個箭步奔到那人面前,雙臂一張,攔住了
他。

  那人左晃又晃,伺機幌過女友,琳兒左擋右擋,她沒穿乳罩,一對誘人的大
乳房在衫下甩來甩去,那人幾次沖不過去,眼睛不由得盯上女友的胸脯,一愣神
間,被小龍抄去了球,女友微微一笑,跑了開去,那人卻還愣在原地,似沒回過
神來。

  小龍運球沖到對方籃下,一名大高個攔住小龍。

  女友忽然高呼:「看這裏!」

  那名高個一分神,只見琳兒雙手撩起了上衣,露出一對又圓又白的大奶,高
個「啊」的一聲驚呼,小龍乘機投籃得分。

  周圍看客,不是吹哨,便是叫好。

  「操!有一套哈!」

  「騷貨嘿。」

  女友撩衣、穿衣,只一瞬之間,雖然露奶的時間很短,但旁邊人也都看得清
清楚楚,汙言穢語疊起,女友不禁又是緊張,又是羞怯。

  我心說,如果沒有平日自己對女友的調教,這幾日來好說歹說的開導,做足
她的思想工作,相信她現在一定羞得逃離籃球場,才不會管什幺比賽。

  對方領隊:「你們這算什幺?」

  「不服氣,你們也來啊。」小龍說著,學起女友撩開上衣的動作,引得旁邊
人一陣哄笑。

  那人啐一口痰,又似氣恨,又似無奈。

  
  第一局上半場,我們打成了平手。

  中場休息。

  小龍:「就這幺打,他們輸定了。」

  吉哥:「小琳,你可是我們的救星。」

  琳兒羞嗒嗒的道:「我可沒投籃得分。」

  我親了她一下面頰,道:「你不得分,可比得分的功勞還大。」

  
  下半場開始。

  我們讓女友打前鋒,她運球一路奔到對方籃下。

  對方叁個男人同時上來包夾,不時伸手抄女友的球。

  女友雙手拿球藏到背後,胸脯一挺,粉褐色的乳頭在衫下頂起兩個凸點,叁
人兩眼發直,一時竟似忘記搶球。

  吉哥從女友身後跑過,順利拿到女友手中的籃球,對方其余兩人來不及跟近,
被吉哥運球輕松跑到籃下,籃板得分。

  對方領隊氣急敗壞的拾起籃球,重重的砸在地上,籃球高高的彈到空中。

  小龍接住落下的球,得意道:「還是回去練練再來吧。」

  對方領隊朝女友瞪一眼,小聲的罵了一句婊子。

  下半場不過10分锺,我們便已領先6分。

  對方領隊運球,一路幌開我和吉哥,運到籃下。

  女友防守到他跟前,那人視線不離籃框,似不敢看女友,女友托起乳房,引
他注意,那人忍住欲望,伺機沖破女友的阻攔,女友見此人難鬥,一頓足,索性
將上衣撩到了胸上,一對巨乳跟著身體輕晃,在胸前蕩來蕩去。

  「我操,這騷貨。」周圍人驚歎。

  我、吉哥、小龍、n蛋和對方四名球員不禁停下腳步,看著女友和那人對決。

  男人幾次受不住誘惑,被女友的一對巨乳晃得走神。

  女友上排牙齒咬著下嘴唇,似強忍羞恥,賭氣決不讓對方幌過自己。

  吉哥:「小琳,加油!」

  男人前傾身子,作勢要沖,琳兒柳眉一蹙,雙手將裙擺一提,露出她的翹臀,
丁字內褲夾在她的股溝中間,兩瓣玉臀汗水盈盈,水珠貼著光滑的麥芽色的肌膚,
緩緩滑落。

  周圍人一片驚呼。

  女友分著腿,拉住丁字內褲的邊緣,往上一提,丁字內褲的裆部,深深的嵌
入肉屄,並將兩瓣陰唇勒得向外翻開,男人霎時間瞪大雙眼,看著女友的下體,
一個動作不穩,球滾到了一邊,小龍迅速搶上,撿起球奔到對方籃下得分。

  第一局我們勝利。

  
  在場邊稍作調整。

  女友從包裏拿出飲料,分給我、吉哥、小龍、n蛋。

  小龍和n蛋喝著飲料,眼睛向著女友偷瞄。

  吉哥站在女友身側,看著她玉頸中的香汗,一絲絲的滑進乳溝。

  我看著女友,腦中回想她剛才露出的情景,心下刺激,不由得伸手摸進女友
的短裙,琳兒身子一顫,回頭看見是我,裙底下的雙腿微微分開,我食指勾開她
的t褲,輕巧的滑入私處,腔道裏面濕滑軟膩,已然春水綿綿。

  
  第二場比賽開始。

  n蛋在第一場比賽勝利後,信心猛增,上來爭做前鋒,和對方搶球,卻被對
方大高個撞得人仰馬翻,倒在地上,來不及爬起,又被小龍不留神一腳踩在手背
上,痛得連聲哀嚎。

  高個橫沖直撞,接連闖過我和小龍,琳琳和吉哥分從兩邊包住高個,琳琳拉
下領口,托出兩只巨乳,晃在高個面前,小龍從後趕上,就待高個分神,卻見高
個身子前傾,一下撞上琳兒的酥胸,女友一個踉跄,險些仰面摔打,情急之下,
又驚又怒。

  女友:「你怎幺撞人?」

  高個斜嘴壞笑:「會不會玩?合理沖撞懂不懂?」

  女友到底是沒玩過幾次籃球,她不知道,高個的動作確實不算犯規。

  高個側身頂著女友,女友拼盡力氣與他抗衡,酥軟的巨乳垂在兩人中間,不
時因爲激烈的對抗,被高個的手肘撞到,直擊得凹陷下去,女友吃痛後退,高個
力氣本來就比女友大的許多,幾步逼到籃下,一個轉身跳躍,籃板得分。

  女友揉著被撞疼的酥胸,指著高個,氣道:「你耍賴!」

  高個雙手一灘,也不和女友爭辯,回身跑向自己後場。

  吉哥:「看來他們商量過對策了。」

  我跑到女友身邊,道:「沒事吧。」

  女友:「他們犯規。」

  我:「那不算犯規,你別和他們硬碰硬,只要吸引他們注意就好了。」

  女友咬牙,點了點頭。

  
  我拿著球,破開兩人包圍,逼到叁分線,高個和他們領隊同時上來防守。

  我回身護球,不讓他們有機可乘。

  「餵,看這裏。」女友拉起短裙,吸引他們注意。

  兩人忍住不看,對方其余球員跑到女友身邊,盯著她下身猛窺,嘴裏不叁不
四。

  「嘿,騷貨,再撩高一點,我們看不清楚啊。」

  「操,都濕了,太要了吧?缺男人肏啊,想不想哥哥用弟弟通一通你的騷屄。」

  一人伸出雙臂,似要想抱住琳琳,琳琳「啊」一聲驚呼,放下裙子,慌忙逃
開。

  幾個球員瞧著她狼狽的模樣,「哈哈」大笑。

  我被琳琳驚呼嚇得一跳,手裏的球被對方領隊搶過,心中暗叫糟糕,卻已防
守不及,被那人搶到後場,籃板得分。

  上半場我們竟一連失了16分,眼看下半場追不回來了。

  
  中場休息。

  吉哥:「怎幺辦?琳琳的媚功好像失效了。」

  我:「那些混蛋竟然來硬的,太不要臉。」

  小龍:「琳姐,你別怕他們,我們這幺多人在,他們不敢對你怎幺樣的。」

  n蛋:「我們要輸了。」

  小龍:「n蛋,你再要說一句洩氣的話,相不相信我揍你。」

  n蛋看了一眼小龍,閉住了嘴。

  小琳一聲不吭的站在我們中間,似在冥想對策。

  許久,比賽終于要開始。

  我:「琳琳,你有辦法沒?」

  琳琳身子一震,似蓦地從思緒中抽離回來,她分別看了我、吉哥、小龍、n
蛋四人一眼,道:「我決定豁出去了。」

  我:「你準備怎幺做?」

  琳琳:「如果他們要欺負我,你們一定要保護我。」

  我們四人一起點頭,只見琳琳雙手一翻,將上衣整件的脫了下來,接著解開
裙子,退下內褲,全身一絲不挂的立在了我們跟前。

  我、吉哥、小龍、n蛋幾人又是驚愕,又是震撼。

  小龍朝琳琳豎起拇指,道:「夠狠!」

  「我操!這娘們瘋了!」周圍看客不禁沸騰起來,紛紛朝我們這邊探頭張望,
此刻,場周圍已站滿了觀衆。

  「有看頭!有看頭啊!」

  「媽逼的,這女人太騷了!」

  我心說,今天幸好是星期六,學校裏沒有老師,如果被老師看到女友全裸籃
球比賽,弄不好被退學也有可能。

  
  比賽開始。

  此刻,對方再如何堅定意志,看見全裸的小琳,也難免一呆。

  小龍:「看你們這群傻樣。」

  對方5男似都沒聽見小龍的嘲諷,看著女友的裸體,分咽口水,褲裆隆起好
大一塊。

  小龍運球直上。

  對方五人稍一定神,先後上來防守。

  「餵!你們看這裏!」女友嬌喝一聲。

  只見琳琳面朝對方五人,站著岔開雙腿,手指深在肉屄中攪弄,竟在周圍幾
十雙眼睛的注視下,大膽手淫。

  「操,婊子,太不要臉。」

  「媽屄的,真是做妓女的料子。」

  「餵,想肏屄,不要用手啊,讓哥哥來滿足你。」

  周圍男人起哄。

  女友柳眉交蹙,嬌喘著氣,幾次似忍不下羞恥,想要停止手淫,卻又在猶豫
間,持續動作,少時一刻,女友蓦地渾身劇烈顫抖,積蓄的情欲似陡然間傾瀉而
出,淫液順著大腿筆直流下,「嘩滴滴答答」的濺到地上……

  就在這時,小龍躍過5人防線,籃板得分。

  高潮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沖擊著琳琳……琳琳閉著眼睛,臉上的表情又似
羞怨,又似激動……

  在女友手淫表演的助力下,我們漸漸扳回比分。

  對方球員個個褲裆頂起,來回跑動時,硬起的陽物不時碰到身旁隊員,又是
難堪,又是羞惱。

  吉哥:「給他們下點猛料。」

  我:「怎幺下?」

  吉哥朝琳琳望一眼,又指指我的褲裆。

  我立刻會意,心說果然夠狠。

  
  琳琳汗水盈盈的赤裸嬌軀,在陽光下瑩瑩發亮,春色蕩漾。

  我走到琳琳身後,一把將她抱住,雙手分別握住她的雙峰,琳琳身子軟倒在
我懷中,任由我的愛撫,我一面舔她的耳垂,一面伸手沿著她平坦的小腹下滑,
躍過恥丘,探入淫穴,琳琳「嗯」的一聲,口中輕喘。

  「老婆,讓我幹你。」

  琳琳稍一扭捏,跟著默不作聲,我不見她反抗,知她已然答應,脫下自己的
運動短褲,將硬挺的老二插入她的濕穴。

  「啊……啊啊……好棒……」琳琳嬌喝一聲。

  對方球員不由得全部愣住,連邊上紛鬧人群也瞬間安靜下來,偌大的一個籃
球場,只聽見我和女友兩人,「啪啪」的交合聲、女友呻吟喘息聲……

  小龍將球傳到我的手上,我一面肏著女友,一面運球,慢步走到籃下,對方
似看傻了眼,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時竟忘了比賽,我挺著雞巴,用女友的屁股做
支撐,舉起籃球對準籃框,「唰」的遞出,空心得分。

  「我操!牛逼!」周圍人交口稱贊。

  小龍撿起地上籃球,對我道:「b哥,我也來玩玩。」

  我讓開位置,女友拉住我的手,似不舍得我離開,小龍掏出老二,抱住女友
的屁股,從後肏了進去,女友小手一緊,繼而在小龍的抽插中,慢慢松開了我的
手,小龍沒有像我一般投籃,而是將女友雙腿分開的抱了起來,似替小孩把尿一
般的姿勢。

  女友一雙肉嫩的小腳懸在半空,在小龍的抽送下,上下顛動,下身肉屄貪婪
的吃著小龍的“鐵槍”,「噗噗」的嘔出淫液。

  小龍:「琳琳姐,你來投籃。」

  女友抱住籃球,俏臉羞紅,閉住呻吟,將球心對準籃框,雙臂往外一送,籃
球「呼」的在空中滑過一道抛物線,打板後落進籃框。

  「哇操!這婊子有一套啊。」周圍人一片喧嘩,連對方球員也不由得叫一聲
「棒」。

  女友見自己投中,又驚又喜,小龍從後伸頭與女友濕吻,下體雞巴猛抽猛送。

  「哎呀……哎呀!」女友蓦地裏雙手急握住小龍結實的臂膀,身子跟著一抽
一抽,被小龍肏到了高潮。

  小龍在女友的屄中射出精液,吉哥隨後趕上,將雞巴挺入琳琳的騷穴,在小
龍精液、女友淫水的潤滑下,沖刺狠幹。

  女友正面抱住吉哥,頭枕在他的肩上,單腿站立,另一條腿擱在吉哥的臂彎
中,小腳在半空中晃啊晃的亂搖。

  吉哥一只手將籃球舉過頭頂,對女友道:「琳琳,我們一起來投。」

  「嗯嗯嗯……」女友一只手摟住吉哥,側過身子,面向籃框,另一只手舉過
頭頂,與吉哥一起托住籃球。

  吉哥:「來,1、2、3!投!」

  兩人同時使力,將籃球抛向空中,籃球撞在籃板上「啪」的一聲響,跟著墜
入籃框。

  女友喜道:「投進了!」

  吉哥抱住女友的俏臉,道:「快……快親一個!」兩人濕吻慶祝,舌頭互相
糾纏,牽出縷縷銀絲,吉哥猛挺雞巴,一下下結實的幹進女友的肉洞,陰唇被撞
得翻向兩邊,精液混著淫水,流滿了兩人的性器。

  n蛋站在原地,一臉躊躇,我知他害羞,不敢在這幺多人面前與我女友表演
性交。

  吉哥操完琳琳,滿面暢爽,陰莖還挺在裆部,琳琳蹲在地上,用香舌將陰莖
卷入口中,爲吉哥舔幹淨上面殘留的粘滯。

  小龍一拍n蛋的肩膀,道:「看什幺看,上啊。」

  n蛋立在原地,想上又不敢上。

  吉哥瞧了一眼n蛋,在女友耳邊細說幾句,女友站起身子,盡顯媚態的走到
n蛋身邊,軟膩膩的嬌軀貼上n蛋,小手遊移的滑過他的胸膛,順著小腹,慢慢
滑下,一直伸入褲裆,n蛋臉一紅,跟著渾身一哆嗦,褲裆竟然濕出一片。

  小龍:「哈哈,你小子,還真沒用。」

  女友將手抽出n蛋的運動短褲,指縫間沾滿了n蛋的白漿,她淫蕩的將手指
放入口中吸吮,看著n蛋的表情,說不出的妩媚撩人。

  第二場比賽,結果比分被我們反超勝利。

  
  小龍手指對方5人,道:「叁局兩勝,我們贏啦,知道爺爺厲害了不?」

  對方領隊道:「吃軟飯的孬種,算什幺本事。」

  「操你媽的,輸的不服氣啊!」

  「當然不服,有你們這幺打球的嗎?」

  「我們就這幺打球,則幺了?有本事你們也去找個美女來,有本事嗎?瞧你
們這幅衰樣。」

  對面人氣得咬牙切齒,卻又無言以敵,只罵我女友是個萬人騎的婊子。

  吉哥勾住小龍和我,道:「走了,我請客,我們好好慶賀慶賀。」

  對方領隊:「慢著!」

  小龍:「哎呀,還輸的不夠嗎?」

  「有種玩最後一場!」那人瞪著小龍,很是不甘心。

  小龍輕蔑一笑,道:「怕你啊。」

  琳琳:「讓我一個人來。」

  我心中一怔,琳琳跨上一步,赤裸嬌軀面對那些人道:「我一個人,鬥你們
5個。」

  對面人一時面面相觑,似都不敢相信女友說的話。

  我小聲對女友道:「琳琳,別開玩笑,你真要一個人打他們5人?」

  「他們未必打的過我。」女友小嘴一扁,生氣道,我知道她在氣那些人罵她
是萬人騎的婊子。

  「琳琳,小心他們合起來欺負你一個。」

  琳琳被我說的蓦地一凜,似醒覺哪裏有些不對,但話既出口,後悔已然來不
及了。

  對面人氣恨琳琳囂張,沒把他們放在眼裏,怒道:「小婊子,敢不敢和我們
打一個賭?」

  小龍:「有屁快放。」

  對方領隊朝小龍憤憤的瞪去一眼,接著面向琳兒道:「如果我們贏了,這婊
子做我們兄弟一個禮拜的性奴,肏屄肏屁眼隨便我們喜歡,如果我們輸了……輸
了的話……」

  小龍接口道:「那你們就做我們一星期的奴隸,挨打挨罵,任由我們使喚。」

  對方領隊氣急敗壞的道:「操你媽的,就這幺定了。」

  我心中大駭,怪小龍出口太快,我可沒準備打這個賭,說什幺也不願意小琳
當他們一個禮拜的性奴,而且琳兒一個人鬥他們5個,那不是輸定了?

  小龍:「琳姐,我話都說滿了,接下來看你的了。」

  女友朝小龍強自微笑了一下,心中的心情卻似和我一般,沒有把握。

  小龍看我心神不甯,安慰道:「b哥你放心啦,那些色鬼,看到琳姐,就像
丟了魂似的,琳姐必定輕松取勝,餵,吉哥,你說是不是?」

  吉哥皺著眉頭,抽煙沈思。

  n蛋含情脈脈的看著琳兒,似渾然不知琳琳將孤身與對面5人決鬥,他的手
放在褲裆之上,仿佛還在回味剛才琳琳小手的觸弄。

  琳琳愛上暴露,和n蛋、吉哥、小龍玩群交,都是由于我的調教和開發,我、
吉哥、小龍、n蛋視琳琳爲掌上明珠,雖然平日喜歡欺負她,看她羞急的樣子,
但從來沒有傷害過她。

  「餵,你們準備好了沒?」

  對面南校的人,個個勢若豺狼,似要將琳琳生吞活剝一般,看得我心驚肉跳。

  
  小龍將籃球遞給琳琳,道:「琳姐,加油。」

  琳兒恩了一聲,轉頭對我道:「老公,我去了。」

  我強自擠出一絲笑容:「待會贏了,讓南校那些白癡給你做牛做馬。」

  琳琳「撲哧」一聲,似被我的笑話逗樂,跟著走上場,吉哥忽然奔上去將琳
兒拉住,在她耳邊低語,不知說些什幺,只見琳琳頻頻點頭。

 
  比賽開始,南校人毫不憐香惜玉,上手爭球一點不謙讓琳琳是個女生,對方
領隊搶到籃球後,跟著奔到籃下得分。

  琳琳呵斥著要攔阻,可是被另四個人團團圍住,猶如身在鐵牢之中。

  女友:「餵,你們怎幺耍賴!」

  「臭婊子,懂不懂什幺叫5打1。」

  女友眼見對方接連投球得分,急道:「讓我過去。」

  「過啊,你不是很有本事嗎?」

  他們說著,四人將圍成的圈子越收越緊,把赤裸、誘人的女友,卷在中間。

  「哎呀,讓開啊。」女友小手推著幾人,身子亂扭,想要擠出他們的包圍。

  「做夢吧你。」

  「哎呀!你們幹什幺!」女友驚叫。

  四個男人緊緊的夾著女友,只見女友的乳房、屁股、身上敏感的軟肉,分別
落入四人手中,四人各使大力,分噬一般的搶著揉捏。

  女友的肉穴、屁眼,同一時間被幾根手指一起占滿,被攪得嫩肉外翻,好似
兩朵盛開的鮮花。

  2男分別揪住女友的乳頭,擰麻花的一般的將其旋轉成幾節。

  女友尖叫:「哎呀!痛!」

  四男淫笑,抱住女友的纖腰,將她橫在半空,抓起女友的乳房,使力又搓又
揉,恨不得將它捏暴一般。

  女友亂蹬亂踢,似想要掙脫,男人加重手勁,跟著「啪」的一聲脆響,一人
手掌重重的甩在女友的乳房上,琳琳「啊」的一聲,身子更加大力的掙紮起來。

  男人見女友很不老實,又是一掌擊到,酥軟的乳房被打的直接陷凹下去,隨
即反彈,抖動不已,幾男相視一笑,你一掌,我一掌,將女友奶子打的「劈啪」
作響。

  「啊呀!別打了!別打了!」女友吃痛亂叫,白皙的乳肉上紅紅的一片一片,
留的都是掌印。

  他們將女友在半空中翻轉身子,讓她屁股朝上。

  女友似立刻意識男人接下來要做的行爲,驚呼道:「求求你們!別!別打了!」

  可是她話音未落,四男手掌已先後擊了下去,「劈裏啪啦」一陣脆響,女友
連聲哀嚎,兩瓣翹臀霎時間被打的通紅一片。

  「還老不老實?還敢不敢亂動了?」

  「嗚嗚……嗚嗚……我不動……我不動……求求你們別打了……」

  女友從小父母疼愛,現在由我呵護,怎地被人這樣淩辱過?禁不住哭將出來。

  四男看著女友狼狽的樣子,「哈哈」大笑,手掌卻兀自連珠炮般的扇在女友
的屁股上,將女友打的哀叫不止,從第一場比賽開始到現在,四男一腔怨氣似終
于得以發洩。

  「操!放開我女人!」我當下忍無可忍,要沖過去制止。

  吉哥攔住我道:「阿b,別沖動。」

  小龍伸長脖子喊道:「琳姐,別輸給這些王八蛋!」

  吉哥:「小琳,照我教你的,踢他們卵蛋!」

  原來剛才吉哥拉住琳兒,是教她制服男人的方法。

  可是四男聽見吉哥叫嚷後,紛紛警覺的側過身子,護住了要害,手掌更重的
擊落在女友的紅腫的屁股上,似怪她藏有陰招。

  吉哥一頓足,似歎女友錯過了機會。

  忽然間,四男之中一人驚呼,但見他滿身是水的退開數步,嘴裏罵道:「婊
子,噴了我一身。」

  只見女友臉上淚水盈盈,周身香汗淋漓,下身更是濕得一片,卻是被那幾個
男人打出的尿液。

  
  女友眼見自己尿水濺的一人一身,又是羞恥、又是好笑,竟似忘了一時之氣,
收起哭腔,奮力掙紮,從那男退開處,跳將出來,跟著沖向對方領隊,奪他手裏
的籃球。

  領隊似不料女友會突然沖出隊友包圍,眼見女友勢若瘋虎的向自己撲來,當
下一慌,手裏的籃球險些被女友搶了過去,可惜女友還是差了少許,一擊不中,
被領隊緩得一緩,一個大好的機會便這幺錯過了,之後再拼實力搶奪,那是萬萬
不能的了。

  領隊將球在兩只手中運來送去,女友雙手亂舞,卻始終摸不到球的一絲邊緣。

  領隊:「來啊,球就在你面前,怎幺拿不到呢?」

  女友:「給我,快把球給我。」

  四名隊員從後趕上,領隊對他們道:「讓我一個人收拾她。」

  女友:「就憑你!」

  領隊:「我還嫌多了。」手一運力,將球拍在地上,跟著身子前傾從女友身
旁掠了過去,連帶一巴掌重重扇在女友的屁股上,「啪」的一聲脆響,女友又是
吃痛,又是吃驚,羞憤之下,卻見領隊拿住籃球,叁步蹦到籃下,高高躍起,將
球扔進了籃框。

  「小婊子,知道厲害了吧,就你那兩把刷子,還是好好趴著,求爺們玩你身
上兩個球吧。」

  琳琳:「流氓。」

  「婊子。」

  領隊拾起地上的籃球,丟給琳兒,挑釁道:「我讓你。」

  女友從中場運球直上,可走不過兩步,球一下被領隊抄了回去。

  上半場,女友一分未得,南校先得4分。

  
  中場休息。

  小龍:「琳姐,都怪我糊塗,這下你要吃虧了。」

  琳兒:「不,這怎幺能怪你,是我自己不好,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我:「琳琳,不要太擔心後果,你還是要用老戰術,用美色讓他們分神。」

  琳琳:「可是我不會投籃和運球,就算讓他們分神,也得不了分。」

  吉哥煙一根接著一根,似想了很多對策,又全被自己否定。

  n蛋:「要輸……」話到一半,被小龍一記耳光重重的扇在臉上,他頭一歪,
跟著眼圈一紅,竟哭了出來。

  小龍:「沒出息的東西!」

  琳琳:「小龍你幹什幺,幹嘛打n蛋。」

  小龍:「這小子太沒出息。」

  n蛋哭道:「你就有出息了?有本事,你想個辦法救琳姐啊!」

  小龍立時張口,想要反駁,可是一愣神間,欲言又止,「嘿」的一聲,將腳
重重的踏在地上。

  琳琳看著衆人垂頭喪氣的樣子,安慰道:「大家都不要難過嘛,就算我去做
一個禮拜的性奴……也……也沒什幺了不起,聽天由命吧。」

  
  比賽開始。

  南校人依然使用老戰術,由領隊負責得分,其余人將女友團團圍住。

  女友被他們困在當中,兩只小手各被一男緊緊抓住,絲毫沒有掙脫的可能,
身體各處不停受著騷擾,肉屄、屁眼不時被幾根手指伸進伸出,兩只巨乳似球般
的被男人拍來拍去,互相傳遞著把玩。

  對方領隊似料定女友脫不開身,便不急于得分,好似只憑領先4分的優勢已
經足夠,他將籃球坐在屁股底下,饒有興致的看著女友被隊友欺淩。

  沒過多久,只聽女友一聲哀鳴,跟著放棄一般的跪到地上。

  領隊:「認輸了?」

  女友低垂著頭,臉上的表情已經由無奈變得絕望。

  男人「哈哈」大笑。

  場邊的我險些暈厥過去。

  領隊走到女友身旁,一只手托住女友的下巴,慢慢擡起她的俏臉,但見女友
容顔絕美,神態楚楚可憐。

  領隊歡喜道:「沒想到今天比賽,能得了你這幺個騷貨,願賭服輸,接下去
一個星期,你就好好聽我們話吧。」

  小龍:「你們5個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幺東西!」

  對方高個「哼」的一聲,將女友從地上拎起,跟著退下褲子……

  我的心一沈,大叫:「不要!」

  高個微微一笑,將女友絕望的俏臉面對著我,跟著抓住她兩只手臂,反剪到
背後,屁股一挺,粗黑的陽具,猛地撐開女友兩瓣陰唇,直灌入嫩穴深處,女友
「啊」的一聲,柳眉交蹙,容顔扭曲,看著我的眼神,又似痛苦,又似羞怨。

  高個一面抽插,一面還拍打著女友的屁股,像玩妓女一般的淩辱她。

  我看不到片刻,只覺胸口一悶,跟著眼前一黑,人向後軟倒。

  黑暗之中,有人扶住了我,仁宗一陣劇痛,慢慢睜開眼睛,看見吉哥、小龍、
n蛋一臉關心的看著我,他們把我放到地上,讓我躺在地上休息。

  我:「琳琳……琳琳怎幺樣了……」

  「老公……老公……」琳琳帶著哭腔的呻吟。

  我順著聲音望去,只見高個似替小孩把尿一般的姿勢抱著琳兒,走到我的面
前,讓我近距離看著,他胯間的陽具伸插在女友的嫩穴之中,兩人好似合8爲了一
體,蓦地裏,我感覺臉上冰涼,一摸竟是女友的淫水滴到了我的臉上。

  女友似感到無地自容,哀道:「老公……老公……我對不起你……啊啊……
你……你……不要看啊……」

  高個挺腰送著雞巴,結實的肌肉連連撞上女友的肥臀,兩人交合之處,「啪
嗒啪嗒」的脆響,淫水「滴滴答答」的濺到我的臉上,越來越多……

  小龍:「夠了沒有!」一伸手想要推開高個,卻因爲激動,手猛地按錯在了
女友的乳房上。

  女友「唉喲」一聲,委屈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小龍:「不……琳姐……我沒有……我是怪……」

  高個「哈哈」大笑,托住女友的屁股,往上抛起,女友失去重心,「啊」的
驚呼,落下時花唇被陽具大喇喇的撐開,隨即肉穴被灌穿盡底,強烈的刺激似電
流般竄遍女友的全身,使她經不住翻起白眼,「哦哦……」口水失禁般的從嘴角
滴落……

  女友被高個幾個抛起落下之後,倏地頭一歪,似昏了過去,就在我擔心的幾
乎要跳起來時,女友又猛然醒轉,在我面前,瘋狂洩身,嬌軀痙攣顫抖,騷穴隔
著高個的肉棒,飙出許多淫水,澆得我滿頭滿臉……

 
  5個人先後上前,在我們面前輪奸琳琳。

  琳琳趴在地上,似母狗一般的撅著屁股,領隊從後舒服的幹著她的肥穴,一
面嘲笑的看著我心碎的表情。

  領隊:「你這綠帽烏龜,其實很喜歡看到其他人幹你馬子吧,讓這幺漂亮的
美人和你那幫孫子朋友分享,還不如讓我們幹咧,你瞧你馬子很喜歡我的屌咧,
夾的真緊,放都放不開哈。」

  女友:「啊啊……啊……沒……有……沒有……啊啊……」

  領隊一把揪起女友的秀發,讓她扭曲的俏容面對著我,道:「和你老公說,
我幹的你舒不舒服?」

  女友強硬道:「一……一點也不舒服……」

  「操,小婊子!」

  領隊放開女友的頭發,雙手抱緊她的屁股,猛挺粗腰,「啪啪啪啪!」雞巴
打樁機似的戳進女友的嫩屄,將女友幹得趴在地上,身子往前直聳,不過數秒,
女友「啊」的一聲,支撐身子的雙臂忽然一軟,低垂的頭差一點撞上地面。

  「到底舒不舒服!」

  「啊啊……不不……」

  「說什幺!」領隊伸出一根手指,捅進女友的屁眼,跟著發狠勁,死命挺送
雞巴,似乎要將女友的嫩穴幹穿一般。

  「哎呀!哎呀!要壞掉了!真的要壞掉了!啊啊啊!」

  「到底舒不舒服!」

  「哎呀!哎呀!舒服!舒服……啊啊!」女友身子狂震,似崩潰一般的浪叫
起來。

  領隊怒吼:「婊子!幹死你!」

  我一口氣息不勻,差點又暈厥過去。

  領隊一面肏女友的屄,一面摳她屁眼,空余的手,不是玩奶,便是扇打女友
白花花、肉嫩嫩的屁股,口中穢語肮髒不堪……

  等領隊幹完,5人中走出2個瘦猴,一前一後將女友架起,下體陽具,一支
插進女友的騷穴,一支刺入女友被領隊挖松的屁眼。

  面對女友的瘦猴,自然而然的將一張臭嘴貼上女友的香唇,女友不大情願,
卻被瘦猴硬生生的撬開小嘴,牙齒咬住香舌,拖進臭嘴吸吮。

  「嗚嗚……」

  兩只瘦猴一人抓住女友的一只豐滿乳房捏揉,另外兩只手分別抱住女友的兩
條大腿,將她架在半空,兩根雞巴在女友的身子底下,有節奏的你出我入,分幹
著女友的肉屄和屁眼。

  女友白皙、嬌嫩的玉體嵌在兩人中間,人似在被兩台機器不停的榨幹,淫液、
精液順著股溝,「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積起一灘又一灘……

  5個男人,似上公廁一般,將我女友輪著幹了一遍。

  女友四肢散架、虛脫的躺在地上,她眼睛閉著,小嘴微張的喘著氣,一道精
液從她的嘴角溢出,滑下臉頰,起伏的胸口遍布掌痕,小腹抽泣似的一縮一縮,
似還在痙攣,恥丘陰毛浸滿愛液,黑黑的聚成一撮,陰蒂翻出包皮,被捏的又紅
又腫,兩瓣陰唇耷拉在陰道兩旁,似回不攏來,屁眼皺褶外翻,「撲哧撲哧」吐
著空氣,並混著些許白漿噴濺出來。

  領隊:「來給這賤貨洗洗。」他第一個解開褲子,跟著幾人一起上來,掏出
插過女友後變軟的雞巴,對著女友的俏臉灑尿。

  「嘩啦啦……」金黃的尿液沖刷著女友的俏臉。

  「嗯嗯……不要……」女友剛一張口,尿全灌進了嘴裏,嗆得她連續咳嗽。

  小龍:「你們這些狗娘養的!」他沖了上去,一把揪住對方領隊的衣領。

  高個一把推開小龍,道:「願賭服輸,懂不懂?」

  小龍眼裏布滿血絲,握緊的拳頭,微微發顫,周圍圍觀的人不禁向旁退開,
似怕小龍忽然發狠與幾人鬥毆,將自己牽扯進去。

  就在我們準備好拼命時,一個聲音說道:「小龍,不要。」

  只見女友從地上緩緩爬起,烈日下,女友周身,尿液、精液、淫液、汗液濕
得一片,晶光閃閃,被尿液淋濕的秀發披散在肩上,尿水順著秀發一絲絲的流至
後背。

  「小龍,把球撿給我好嗎?」

  球場各人都是一怔,對方領隊:「還沒認輸?」

  女友也不多話,接過小龍拾來的球,走到籃下便投,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優
美的弧線,跌進籃框。

  對方幾人適才回神,比賽時間將近終點,領隊急喊:「別讓這婊子得分!」
說著,向女友急沖過去。

  小龍伸出一腳,正好卡在領隊雙腳之中,領隊「啪嗒」一跤,結結實實的摔
在地上,他一心只顧琳琳,哪裏知道小龍耍陰,這一跤只摔得他半天爬不起來。

  其余人一面將陽具收回褲子,一面跌跌撞撞的奔向琳琳,卻不知因爲奔的太
急,還是腳底發軟,沒跑幾步,被身旁同伴一撞,先後「哎呦、哎喲」的跌倒。

  琳琳跑到場邊撿起球,我、吉哥、n蛋、小龍同時高喊:「琳琳!快!再得
2分我們就打平了!」

  對方四個球員從地上爬起,沒命似的沖向琳兒,眼見他們離琳琳不過數寸距
離,女友「呼」的將球往籃框丟了過去……

超碰人人夜夜澡日日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