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性欧美人与d0g交XX下体插着大黄瓜的淫女

精彩内容:

我叫張婷婷,今年22歲,是個小型私立學校的教師。我的相貌還是很漂亮的,166的個頭,叁圍卻有36,23,36。特別是E罩杯的乳房,更始惹得不少男人冒火,追求我的男人也很多,但我還是單身。  

  因爲我有一項不爲人知的嗜好——SM。不知道爲什幺,我常常幻想著自己被許多男人肆意姦淫淩辱,任他們粗暴地蹂躏我的巨乳,用粗壯的大肉棒幹我的小穴和屁眼。也許是我太淫蕩了吧。以前交過幾個男友,都無法滿足我,只好分手。  

  當然平時在外面我會穿得很端莊的,因爲我的職業是教師,H市男子私立中學教師,所以我平時會是一副正經的樣子,雖然常常在沒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書刊時忍不住心跳加速,但至少我還能強闆著一張臉教訓他們。  

  一、  

  「唔……好舒服……嗯……哦……哦……」我一手用力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斷扣弄著自己的淫穴,VCD機裏還放著激情的色情電影。沒錯,我在手淫,我是個淫蕩的女人,這樣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兩根手指深深插入陰道中摳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漸漸加重力度。但我的小穴卻越來越癢,手指已經滿足不了了,「真想……插入……大肉棒……  

  哦……哦……」對了!黃瓜!我想起早上買的黃瓜還沒吃,忙找了出來,黃瓜足有叁個手指粗,瓜身上還有一粒粒突起,我看得淫水猛流,忙將稍細的一頭對著自己的穴口,輕輕推進去。  

  「哦……好……好粗……啊……」我一邊抽動黃瓜,一邊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幹著。黃瓜在滿是淫水的陰道裏抽動,發出「噗茲噗茲」  

  的聲音,我越抽動越快,終于,我瀉身了,身體不停顫抖著,享受著這高潮的快樂……  

  第二天休假,睡得挺晚的,已八點多了,爬起來洗梳一翻後,決定去買份早餐。  

  回來時看門的老頭遞給我一個郵包,我回到家拆開一看,大吃一驚,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足足有一疊相片,全是我平常手淫時的「豔照」,每一張都清晰無比,其中還有幾張正是昨天晚上的,照片上的我兩腿大張,粗大的黃瓜深深插在陰道裏,樣子淫蕩無比。  

  還帶有一副玩具手铐,一個黑色眼罩。  

  信封裏還有一張紙條,讓我立刻打一個電話,否則照片暴光。  

  我當然只能照做,電話通了,是一個男聲。  

  「你,你想怎幺樣?」  

  「哦,你是那個淫賤女吧?嘿嘿,告訴你,以後要按我的話去做,否則後果自負!不過反正你也是個賤貨,也沒什幺關係吧?」  

  「啊,我……」我竟有一些興奮,我的確很下賤啊,「你,你想怎幺樣?」  

  「我?哈哈哈~~我當然想滿足你的變態慾望啊!」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大笑,可以聽出決不是一個人的笑聲,「聽好了,明天晚上12點,一個人來北郊公園,到動物園的那個公共廁所,帶上你的黃瓜和手铐和眼罩,按我說的做。」  

  說完電話就挂了,我呆立了良久,心裏竟莫名地興奮,最後決定按他說的做。  

  第二天晚上。  

  北郊公園的一個公共廁所,男廁裏面一片漆黑。如果這時候有人來開燈的話,裏面的景像一定讓他吃驚或是興奮不已——一個戴著眼罩的美女跪在最深處的小便池邊,一副手铐穿過上方的水管拷住了女人的只手,女人的下身插著一根粗大的黃瓜,全身只有紅色的吊帶絲襪和高跟鞋,兩顆豐滿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氣中輕輕起伏著。  

  沒錯,這個女人就是我,張婷婷。我按照電話裏那人的吩咐,已經這個樣子等了十幾分鍾,這種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卻不會動的黃瓜,讓我的小穴淫癢難耐。我沒有手铐的鑰匙,要是那人不來……  

  或是來的是別人……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我這幺想著,又過了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是幾點了。  

  我聽到有開燈的聲音!本能地擡起頭來,卻因爲眼罩的關係什幺也看不到,我感到一陣恐慌。  

  「哈哈……我就說了吧,這女人根本就是個賤貨,一定會照辦的。哈哈。」是那個電話裏的聲音,同時還有幾個不同的聲音在笑。  

  因爲聲音太雜,根本分不清有幾個人。  

  「我只想拿回那些照片!」女性的矜持讓我這幺說出口。  

  「靠~~哈哈…你還以爲自己是淑女啊?想想你現在的模樣吧。」  

  另一個聲音叫道。緊接著就是一陣腳步聲,應該是兩個人,朝我走過來。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就在身邊了。這時候,一只手伸過來在我的臉上輕輕撫摩著。  

  「別……別過來,你想幹什幺!」我叫起來。  

  就在這時候那只手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我臉上,「賤貨!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什幺情況,想讓更多人來輪姦你嗎?給我安靜點!」  

  我當然不想,只好閉上嘴。這下耳光竟讓我有種興奮,多年來的被虐待狂血液好像稍微得到了滿足,乳頭微微挺立起來。  

  這一反應讓另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夾住我的乳頭,向外拉扯,微小的痛楚只讓我更加興奮,兩邊乳頭迅速充血變大變硬了。  

  兩個男人都笑了:「操,這賤貨奶頭都硬起來了,還嘴硬啊!」  

  兩人說著,開始分別玩弄我的身體。一個人把兩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擠壓揉捏它們,我能感覺到自己引以爲豪的碩大乳房在男人只手的肆意玩弄下,不斷變換淫靡的形狀,同時陣陣快感也從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動腰肢,迎合男人的動作,呼吸聲也越來越粗。  

  「嘿嘿,發情了啊。」一個男人說著,把手伸到我的下體,扶住因爲我淫水的濕潤幾乎滑下的黃瓜,將其又插回我陰道深處,開始慢慢地抽動。男人邊做邊問道:「怎幺樣啊?剛剛還裝淑女啊,這幺多淫水,根本就是個蕩貨嘛。」  

  「嗯……唔……」上下兩處的快感讓我不由得哼哼起來。兩個男人又是一陣大笑。  

  「啊……啊……呵……呵……」玩我乳房的男人改變了玩法,他分別捏住我的兩個乳頭,用力地拉扯,又扭又擰,這粗魯的玩法讓我只乳的快感更劇烈,電流一樣傳遍了全身。同時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黃瓜抽動的速度,黃瓜快速地進進出出,每一下都直頂到我身子的最深處。  

  「啊……啊……不……不要……哦……好……好爽……啊……  

  不……不行了……啊……」我再也忍不住了,開始發出陣陣淫蕩的叫聲。  

  「這就忍不住了嗎?賤貨,是不是想被幹了啊?」一個男人大聲問道。  

  同時我感覺到自己右乳頭被狠狠地拉扯起來,「啪」的一聲,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我再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慾望,說:「是……啊……我……我想被幹……哦……給我……」  

  玩弄下身的男人這時候竟突然把黃瓜抽了出去,巨大的空虛感讓我的下身癢癢難耐。我的身子也隨著向前挺出,這個動作落在男人眼裏一定淫蕩極了。又是「啪」的一聲,我的右邊乳房也挨了一下。  

  「靠,給我好好說清楚,想要什幺啊。」  

  「哦……想……想要大雞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幹……被大肉棒幹……哦……哦……快……」我已經沒了羞恥,大聲說。  

  「哈哈……真是賤貨啊,來,好好服侍我們的肉棒,一會就幹得你合不攏腿!」  

  很快,我就感覺到兩根發燙的、散發著獨特腥味的肉棒貼到我臉上,在我的嘴角不斷摩擦著。我毫不猶豫地含住一根,細細地舔弄。  

  先用舌頭清理了一遍上邊小便留下的垢汙,然後深深地含入,舌頭在龜頭上打著轉。過了一會,嘴裏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馬上放了進來,我也來者不拒地舔弄。就這樣,兩個男人輪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務,我舔弄一個的肉棒時另一個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體。  

  「很好,賤貨,現在讓我來試試你的小穴吧,嘿嘿。」口交了一段時間,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說道,「站起來,蕩貨。」  

  我乖乖起立,但手依舊拷在水管上不能動,眼睛也依舊矇著,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開兩腿,彎腰伏下身去,直到臉幾乎貼到小便池中爲止。這樣的姿勢讓我肥白的翹臀以及淫汁橫流的小穴呈現在男人面前。而多年不曾沖洗的小便池中的騷味不斷往我鼻子裏鑽,刺激著我的變態慾望。  

  兩個男人並不著急,用火熱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陰道邊緣慢慢摩擦。這不但不能解決我下體的淫癢,反而使陰道深處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我就快被這樣的慾火摺磨瘋掉了,完全放棄了抵抗,而是不知羞恥地搖動自己的屁股,同時叫道:「不……不要……摺磨我了……哦……哦……快……快插進來……幹我……啊……啊……」  

  「嘿嘿,怎幺,剛才還是很貞潔的啊?現在就扭著屁股求我們了?」一個聲音說著。  

  「啊……我……我不是淑女……哦……我……我是……下流的賤貨……啊……我……想要大肉棒幹……啊……啊……求……求求你們……怎樣都可以……幹我……啊……快點幹死我吧……哦…………」  

  我快要崩潰了!大聲說。  

  「錯!你不是賤貨,而是一只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幹的,是不是?說。」  

  「對……我……我是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幹的……我喜歡……被大肉棒……大雞巴……狠狠地……姦淫……啊……  

  啊……」  

  「哈哈,很好,記得你今天說的話哦,這是獎賞你的!」一個男人說。  

  接著我就感覺到一個人的龜頭頂在我的陰道口,狠狠地插進來了!我空虛的陰道立刻得到巨大的滿足,那男人的肉棒的確很粗壯,我的小穴被撐到最大,才勉強容納下這幺大的肉棒。他的抽插也是幾乎次次都刺入我體內的最深處,有好幾次都幾乎頂進子宮了。我也配合著他,扭動我的屁股。  

  「唔,好緊的賤穴,好會扭的屁股!」那男人稱讚了一句,他像打樁機一樣,一下又一下地姦淫我的淫穴,同時手也不閑著,不時地伸到前面來揉捏我的巨乳,又或是虐待試地打我屁股,「劈啪劈啪」  

  的聲音就在著無人的骯髒廁所迴響。我還聽到有相機拍照的聲音,看來我淫蕩的摸樣已經在他們的掌控之下,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沉淪在這巨大的快感之中。  

  「啊……啊……好……好爽……哦……頂到……子宮了……哦……再……再用力……對……啊……要……要洩了……啊……我忍不住了……啊……啊……」在這樣強烈的快感下,我沒有多久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那男人又抽動了一會拔了出去,這時另一個男人就立刻上來,接著幹我。然後另一個人又拍照。我的高潮幾乎沒有停過,淫水不斷地被男人的肉棒帶出來,順著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腳跟處!我還能感覺到自己碩大的乳房像是兩個吊鍾一樣,不斷地隨著男人的抽插搖擺。  

  我已經顧不得是在個公共廁所中了,嘴裏胡亂地叫著:「好…  

  …哦……用力……狠狠地幹我……啊……啊……幹我的小穴……哦…  

  …好……我……愛大肉棒……啊……幹死我吧……啊……啊……哈…  

  …哈……捏我的乳房……啊……啊……用力……哦……又……又高潮了……啊……啊…………」  

  兩個男人輪流交換著姦淫我,這男人總是在將要射精時拔出,換個人緩一口氣,以便更持久地姦淫我的身體。這樣不間斷的性交卻讓我一直在高潮的顛峰,主動權完全被兩個男人控製了。我已經記不得在自己體內的是哪一根肉棒了。高潮了好幾次,已經不記得了。我完全被這種淫蕩的快感包圍了……  

  後來兩個男人分別射在我的只乳上,然後給我戴上胸罩,讓他們的精液和我的乳房一起被包裹起來。接著又拍了幾張照片,才把手铐的鑰匙交到我手裏。  

  起先打電話的那男人叮囑說:「賤貨,這胸罩今天你戴好。要記住剛剛你求我們的時候說過的話哦,乖乖聽我們的話啊,嘿嘿,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知道沒?」  

  我癡癡地點點頭,身心都還沉浸在剛剛的快感之中。整個人像一攤軟肉似的軟軟地靠著小便池坐在地上,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有力氣把手铐解開把眼罩摘下來。那兩個人估計已經走遠了,我看見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地闆都被我的淫水打濕了一大片。腦子裏又浮現出剛剛自己說自己是母狗一類話的情景,羞愧之中竟還有種莫名的興奮。  

  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姦淫蹂躏,被他們當作犯賤下流的好色母狗來對待,再加上各種各樣的羞辱……我靜靜地想,這不正是我心中的慾望嗎?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進胸罩裏,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放進嘴裏細細品嚐。鹹鹹的、有股特別的腥臭味,心想果然淫蕩的確是自己的本質啊。  

  天快亮了,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蹒跚地走出了這個廁所,趁著沒多少人注意到我這副摸樣的時候,趕緊回家去。  

  二、  

  回到家後第叁天,我剛要出門上班,就收到一個郵包,我已經猜到會是自己的照片。果然不出我所料,是那天晚上在公廁的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晰,上邊那個赤身裸體表情淫蕩地翹起屁股,正被一個男人姦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誰?  

  郵包裏有幾條性感的內褲以及叁支粗大而造型各異的電動陽具,每一根都足足有叁、四根手指粗,分別爲紅、黃、透明的顔色。紅色的比較像真人的肉棒,只是多了一個毛毛的羊眼圈;黃色的布滿了一顆顆小珠;而通明的最可怕,週身像狼牙棒一樣的突起,龜頭巨大還帶有金屬小粒,說明書上還說明可以放出安全電流!  

  天哪!如果把這個插進我的小穴裏……我打了個冷顫,又興奮又害怕,但能感覺到還是興奮的心理較爲多些。看來我真的是不可救藥的變態狂啊!  

  最後郵包裏還有一個肛門用的肛珠,九顆膠製的硬珠子連在一起,而且一個比一個大,最後那個竟似乎比雞蛋還略大一些,連著一個大號的肛門塞,一根短繩子扣著一個小環挂在末尾,看來是將其拉出來時用的。  

  就在我心裏忐忑不安地看著這些露骨的淫具的時候,電話響起來了。我有些緊張地拿起電話聽筒,是他們,是那個男人!  

  「怎幺樣啊,禮物收到了吧?興奮起來了沒有啊,騷母狗。」  

  男人調侃地笑著說。  

  「收到了……你……又想怎幺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自己的聲音裏反而是期待的成分居多。  

  「哈哈哈哈……」那男人說,「應該很興奮吧?我能看見你還緊緊握著它們不放啊。」  

  「你……你能看得到我?」我緊張地環顧四周,到底他在哪裏呢?  

  「嘿嘿,不用看了,我在你窗口對面的高樓裏用高倍望遠鏡看著你啊,騷母狗。」那個男人說。我自然反應地向窗外看去,但是那棟樓稍微遠了些根本就看不清。但至少我現在知道有個男人正在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心裏說不清是什幺感覺,應該是興奮吧,我想。  

  「好了,」那男人說道,「現在起,你要隨時接聽我的電話,記得用免提,好隨時照我的話去做,嘿嘿。知道了嗎?」  

  「我……」出于女性的矜持,我還想說些什幺,但是感覺到自己手上緊握著的電動陽具,心裏淫蕩的血液在翻騰氾濫,我乖乖地說,「是……我知道了。」  

  「嘿嘿~很好!」男人說,「現在,你把那串珠子塞進你的騷屁眼裏去!」  

  「這……可是……上班了。」我感到很爲難,教師的職業不允許我遲到。  

  「可是?你想違背我的意思嗎?想做網路上的色情明星是不是?  

  你只不過是頭母狗罷了,趕快照我說的做!」那男人惡狠狠地說。  

  「啊……是,我……我照做就是了。」我乖乖地屈服了。我不敢違背那男人的意思,又或是我內心根本不想違背吧。  

  我把電話按下免提,很快地脫下短裙和內褲,準備拿起肛珠塞進肛門。  

  「慢著,要把窗簾完全拉開,把屁股對著窗戶做,不然怎能讓我看清楚呢?嘿嘿,還有塞進去的時候要一顆顆地報數哦!」  

  「是……」我走到窗前拉開窗簾,然後轉身跪下屁股高高翹起朝著窗,現在的我看起來一定淫蕩到了極點:一個上身穿著職業裝的女人,正在窗口邊跪著,雪白的屁股高挺著對著窗外面,還用手將兩瓣臀肉盡力分開,讓菊花似的屁眼露在空氣中!!  

  「請……請問……可以開始了幺,我,我會遲到……」我不敢妄動,對著電話問道。  

  「嘿嘿,當然可以,再不開始的話我們美人兒的騷屁眼都等不急了吧?」那男人用藐視和羞辱的口吻說道,「記得要用嘴巴好好滋潤那些珠子哦,免得你的騷屁眼嚥不下去啊,哈哈……」  

  「好……好的。」我一面回答,一面伸出舌頭仔細地舔弄面前的肛珠,直到每一顆珠子都沾滿了我的口水爲止。那九顆珠子經過唾液的洗禮,每一顆都泛著淫蕩的光澤,這個畫面觸動到我的色慾,下身都已經開始分泌淫液了。  

  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我拿起肛珠,將它們送往我的屁眼。  

  第一個……我感覺到屁眼已經和肛珠接觸了,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好羞人的感覺。但這能讓我興奮。  

  這……我算是被迫的吧。我自己掩飾自己的淫蕩在心裏說。但手卻不停下來,將第一個珠子按進了肛門。感覺到異物的侵入,肛肉立刻縮緊,包裹著那顆珠子。  

  「哦?已經流水了啊,果真是淫賤得很呢,把屁股露在窗口讓別人欣賞,還自己塞進肛珠,已經興奮了啊?」男聲又響了起來。  

  「是……」我竟有些情不自禁地回應道,「我……很興奮……」  

  「哦?哈哈……」男聲說,「那就快點做啊,把九顆珠子都用你的騷屁眼吞下去!」  

  「好……好的……」我聽話地照做,手上加快了動作,珠子一顆比一顆大,也一顆比一顆更難塞入。卻也給肛門帶來更大的充實感。  

  那男人不允許我放慢動作,我只好更加用力,肛門被不斷撐開塞入異物,加上男人不斷用侮辱的語句刺激我。我的小穴卻已經氾濫成災了,淫水順著大腿不斷流下去……到九個球完全進入的時候,連地闆都打濕透了。  

  「很好,嘿嘿……」那男人說,「現在,你挑一條內褲出來穿上,就可以上班了!賤貨,記得不準穿胸罩啊!」  

  「啊?這……這樣怎幺可以?」我猛然反應過來,脫口而出。  

  「怎幺?你不想去了嗎?還是還要加點東西?」男人毫不客氣,「去上班吧,記得我會叫人檢查你的,你要乖乖聽話哦,如果被我發現你……」  

  我不敢多說什幺,只好挑了一條紅色的透明薄紗內褲穿上,這條內褲實在很小,我濃密的陰毛根本就不能掩住,但另外的也好不到哪裏去,只好將就了。接下來按照那個男人的意思穿好著裝,天吶,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是這個樣子:深藍色的工作服下一絲不挂,兩顆巨乳將衣服頂得山峰一樣的突起,連最頂的扣子都扣不上,一走起路來乳房晃動得幾乎要跳出來!這哪裏像是個教師?根本就是路邊叫賣的婊子!  

  但是無可奈何,我只好這幺出了家門去上課。一路上,我可以感覺得到有許多男人注意到了我的樣子,一道道火辣的目光似乎已經透過衣服在直視我的身體,還有人向我吹口哨,一些中年的婦女用厭惡的眼光看我。我想他們一定把我當做是路邊的妓女了。  

  那件衣服實在有點小,我那豐滿的乳房有好幾次差點撐出來了,我不得不放慢步子走路。甚至在公交車上的時候,有一次較爲急促的剎車,我身子向前猛傾,右邊乳房竟然掙脫了衣服躍了出來!還像只大白兔子一樣在空氣中抖動個不停,我手忙腳亂地把乳房塞回衣服內,幸好還沒多少人坐車所以沒人看到,我將衣服盡可能地掖好,下車去學校。  

  但是在學校裏,我還得保持我的威嚴,用最嚴厲的面孔對待我的學生,因爲我教的班裏有不少問題學生,實在是太可惡了,梢不留神他們就興風做浪。  

  而今天,高原這個問題學生之王又一次鬧事了,只是,這次和以往有很大的區別……  

  叁、  

  「高原!你又一次在課堂上看這種書!」我把高原叫到辦公室,把剛剛沒收來的一本《S&M》擺在桌面上,喝罵高原道。  

  平時的高原雖然敢做些壞事,但對我還是有幾分懼怕的,但是今天不知怎幺了,想是並不在乎的樣子,吊兒郎當地站著,還和我頂上幾句。這真的讓我生氣,于是我拿起電話,就要用每個教師的最後一招——打電話叫家長。  

  但是,就在電話通了的一剎那,我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因爲我看見高原那孩子漫不經心地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照片,而那張照片上,一個穿著淫蕩的女人,正戴著眼罩,被一個看不見臉的男人從後面插入,淫水和口水因爲興奮而大肆流下。問題是,那照片上的女人……不正是我嗎?那是……在公廁那時候的照片!  

  「餵?餵?」電話那頭叫著,這才把我從驚訝中拉回來。我看見高原淺淺地笑著。  

  「餵,我是……張老師,您好。」我木然地說。  

  「哦,高原他老師啊?怎幺了,高原又惹什幺事了?」  

  「啊,沒……沒有,只是……高原這幾天……表現不錯,特地表揚……表揚一下。」我不得不這幺說,我看見高原臉上一臉的藐視。  

  「哦,好,好!謝謝老師關心啊,呵呵……」  

  「沒什幺……好……就這樣吧。」我匆忙挂上電話。回頭看著高原,現在放學了,教師辦公室裏只有我和他了。  

  「高原……你……這個……怎幺來的?」我不敢和他對視,問道。  

  「哦,老師自己還不知道啊?嘿嘿,是我運氣好才有人給我的啊,哈哈……」高原忍不住大笑,說,「那人還說要我檢查老師一下,老師,我該檢查什幺啊?哈哈……」  

  「這,」我說不出話來,難道,是高原……  

  我無可奈何,只得說:「是的……請……請您好好檢查我的身體……」  

  說著,我跪在他面前。這是多幺讓我爲難的事啊!居然跪在了一向被我懲罰的學生面前,還要底下地請求他檢查我淫蕩的身體,這種情景,就像噩夢一樣!但是更可怕的是,我還有快感!?我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期待!  

  高原笑著反身鎖了門。邊說:「好了,真想不到啊,張老師居然是這幺一個騷貨!那幺,就從你的大奶子開始吧!把衣服脫了!」  

  「啊,是……」我已經別無選擇,不但是無法拒絕眼前少年的命令,更無法拒絕身體的興奮和期待。我脫下工作服,兩顆被束縛了一天的巨乳頓時躍了出來。與此同時,高原走了過來,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好白啊,又白又大,的確是對誘人的大奶子,嘿嘿,不知道彈性怎幺樣啊?」高原取笑著。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爬了過去,說:「請,請您檢查,我乳房的……彈性……」  

  「哦?哈哈,好好,讓我來檢查檢查!」高原一臉壞笑,把手粗魯地放到我的只乳上,盡情地揉捏玩弄,還邊玩邊對我的乳房評論道:「唔,真不錯,彈性真足啊!奶子大奶頭也很大啊,嘿嘿,顔色也很好!老師比那些書上的女人過瘾多了,以後我就不看那書看老師就爽夠了哈哈……」  

  我還能說什幺呢,平時的威嚴也都變成了學生的笑柄,更重要的是,高原的話語和粗魯的玩弄居然讓我有了快感。我粉嫩的乳頭高高立起了足有近一厘米!這一切被高原看在眼裏,他猥亵地笑著,說:「才這幺一下奶頭就硬了哦,平時都看不出老師會這幺淫蕩哦,嗯,真夠軟,這對大奶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玩呢!嘿嘿。」  

  「嗯哼,請……不用再叫我……老師,好幺……」這已經是我最後的羞恥了。  

  「哦?難道你比較喜歡我叫你婊子?哈哈哈……」高原大笑著說,「好!不叫老師,以後就叫你張大婊子吧,好不好啊?哈哈哈…  

  …」  

  「嗚……好……好的……」我無話可說,只能默默接受。  

  「好?好什幺啊,說啊,張老師?」高原故意逗我,把「老師」  

  兩個字咬得特別重。同時兩手並用,捏著我的乳頭又搓又擰。  

  我被弄得渾身顫抖,說:「啊……別,別這幺弄,好,好麻…  

  …以,以後,請叫我……張……婊子……哦……哦……」  

  高原手上不停,嘴巴說著:「真是夠賤的呢,老師不做要做婊子!來吧,看看你有沒有按那人的話做,把衣服都脫了!」  

  「好,好的。」我答應著,同時慢慢脫下工作長褲,裏頭只剩一條淫穢的內褲了。接著我把內褲也脫了下來,就這幺赤著身子,站在這個學生面前。高原一眼就注意到了我屁股裏的肛門珠,饒有興趣地把手指勾著拉環,輕輕扯動著玩兒。  

  「喲,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這幺玩的呢!嘿嘿,張婊子,你可比書上的女人淫蕩多了啊,哈哈哈……」高原毫不留情地羞辱我。  

  我低著頭,臉都羞紅了,也無話可說,他說的畢竟是不爭的事實。  

  高原貪婪地用手在我顫抖的身體上撫摩,突然,他猛地捏住我早已勃起的陰蒂,拉扯捏弄著。  

  「唔……啊,不……不要這樣弄……哦。」嘴上說著不要,但我卻能明顯感覺到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  

  「不要?嘿嘿,張婊子,你的身體可不是這幺說的哦,好興奮呢,水都流了我一手了。」高原笑著把濕淋淋的手伸到我面前,而我幾乎是本能地張嘴含住他的手指,吮吸上面我流出的淫液。  

  看到我這副淫蕩饑渴的樣子,高原忍不住哈哈大笑,乾脆把叁根手指伸進我的嘴巴,進進出出地像是在用手指姦淫我的小嘴。我卻隨著他的手指節奏哼哼地呻吟起來。  

  過了一會兒,高原才把手指拿出來,而我的下身已經濕透了!  

  高原笑著坐在我的辦公椅上,說:「好了,過來好好服侍我吧,張婊子!」  

  我現在淫慾中燒,已經不顧一切了。絲毫不知羞恥地跪在高原兩腿之間,盡可能溫柔地拉下他的拉練和內褲,一根粗壯的肉棒帶著腥臭的氣息立刻出現在我面前。我張開嘴巴,含住了自己學生的肉棒。  

  像街邊的妓女一樣舔弄它,盡量伺候得它的主人舒服……  

  「這種態度我喜歡,哈哈……很適合你啊,張,婊子!」高原一手揪住我的頭髮,按著我的頭像是在幹陰道一樣抽動。  

  「唔……唔……」我微微呻吟,卻不得不忍著幾乎窒息的痛苦。  

  「自己用手疏通疏通你的爛穴,等一會我好幹它!」高原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命令著。我聽從他的命令,把兩根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抽送自慰起來。  

  其實我的小穴已經完全不需要什幺疏通了,裏面早就濕透了,陰唇和陰核因爲興奮而充血發燙,隨著我的手指發出「滋滋」的聲音。  

  天!我那淫蕩的地方,已經在饑渴地等待大肉棒的姦淫了!  

  我擡起頭,嘴巴裏依然賣力吮吸著高原的肉棒,眼裏卻是渴望哀求的目光,看著這個高高在上的我的學生。  

  高原邪邪地笑著,說:「小婊子,是不是想被我幹啊?浪穴癢了是不是?」  

  我連忙點頭。眼睛裏都幾乎噴出慾火了,哪還能管什幺教師的尊嚴呢?  

  高原倒是不慌不忙,含在嘴裏的肉棒還時不時地跳動一兩下挑逗我的性慾。引逗了好一會兒,高原才吐出一口長氣說:「好了,來,把屁股轉過來趴在桌上!」  

  「是……」我立刻順從地照做。  

  高原也不客氣,高原站在我背後,只手抓著我肥厚的大屁股前後晃了晃,蕩起了層層臀浪,這充分展現了我的屁股是多幺的有肉感!  

  高原又用力一巴掌「啪」的一聲拍在我的屁股上,讚歎著:「我操,屁股真是又大又肥啊!老子最喜歡操屁股大的女人了,操起來特別來勁!」  

  說著,我感覺得到他把嘴巴湊了上來,大口一張,幾乎把我的小穴整個包在一起,同時溫潤的舌頭靈活有力地開始舔弄我淫汁橫流的穴口,同時十指用力揉捏我豐滿的臀肉。  

  「哦……唔……好……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哼哼。屁股也隨之扭動,「好……好人……給我……我要……大肉棒……哦……」  

  「哦?想要啊?嘿嘿。」高原淫笑,說,「來,我先給你的屁股提幾個字,哈哈……」  

  說著他拿起我的鋼筆,開始慢慢地在我屁股上寫字,鋼筆在屁股上劃過的感覺癢癢的,但是爲了讓我的淫穴止癢,只好讓屁股癢一下了。不一會,高原寫好了,滿意地說:「嘿嘿,左邊:欠幹的騷貨,右邊:淫蕩的母狗。怎幺樣?很適合你啊,哈哈……」  

  「是……」對于這樣的侮辱,我一點都沒有生氣,反而更加慾火焚身,哀求著,「好……好高原……現在……可以……插進來了嗎?……我……受不了……哦……」  

  「哈哈,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滿足你吧!」高原那火熱的大肉棒抵住了我的騷穴,開始向內擠入,雖然我是個常常手淫的女人,但是小穴依舊有些窄,高原的肉棒也受到不少阻礙。  

  「媽的,居然還像處女一樣啊!賤貨!緊得我好爽啊!」高原拍了拍我的屁股,大肉棒盡力頂進了我的陰道。天哪!我從沒嘗過這幺滿漲的感覺,似乎整個人都被填滿了,火熱火熱的在灼燒整個身體,我簡直要被這種滿足感沖昏頭了!  

  「啪!」高原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婊子,有這樣招待客人的嗎?好好給我扭你的屁股,嘿嘿,媽的你這爛貨就是賤!」  

  「啪!啪!」又是連續幾巴掌下來,高原的大肉棒在我的陰道裏已經開始進進出出地抽插起來,我感覺整個人都被抽動的肉棒給帶動起來,身子情不自禁地隨著它的節奏扭動。  

  「啊……哈……哈……好……好漲……哦……」我的嘴裏發出淫蕩的呻吟,「小穴……好熱……再……再用力……哦……哦……」  

  「好!如你所願!臭婊子!」高原抽動得越來越快,同時也不斷地拍打我的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我沉浸在這種快感和痛苦同時的感覺裏,已經欲仙欲死了!  

  「啊……不行……不行了……哦……又……又要高潮了……哦……哦……」  

  巨大肉棒的征服,短短的時間內,竟讓我達到了兩次高潮!同時,高原也是又一次加快了姦淫抽插的速度,我可以明顯感覺到體內的肉棒在膨脹,他也要射精了!  

  果然,不一會,高原就吼道:「媽的,太爽了!玩你比玩路邊的婊子還過瘾啊!我要射了!好好給我接著!」  

  「是……哦……」我也忘情地大聲喊起來,「請……請射進來!  

  哦……射在我體內吧……我……我要你的……精液……哦……」  

  「操!」高原大吼一聲,大肉棒終于一下幹到了底,我可以感覺到一股大量的精液在我的子宮口噴射出來!直接灌注進我的子宮內!  

  「哦……」我舒服地吐出一口大氣,整個人終于軟在了辦公桌上。  

  「嘿嘿」高原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會兒,才起來穿上褲子,同時說道:「張婊子,你服侍的不錯哦,以後一定會常常光顧你的,記得精液別流掉了,那個人會檢查的!啊哈哈……」  

  那個人?那個人是誰?我腦子裏閃過這個問題,但是,已經太疲憊了,已經沒有精神去想了。  

  我就這幺休息了一會兒,才穿回衣服,回家去。 性欧美人与d0g交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