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大卫·林奇和雷德利·斯科特都没成功,他能拍好吗?

精彩内容:

隨著入圍威尼斯電影節非競賽展映的消息,還有昨日在北京的限定場片段放映,《沙丘》比之前重錘而來的預告片勢頭更猛了。

對維倫紐瓦這部新片,影迷們翹首以待了不少時日,今天我們就在大家最終看到《沙丘》之前,給大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沙丘》入圍第7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 非競賽展映

《沙丘》剛出版時,《芝加哥論壇報》稱其爲

甚至連天文學家們,都使用《沙丘》中虛構的行星的名字來識別土星的衛星土衛六上的各種地形特征。

《沙丘》的原著作者弗蘭克·赫伯特寫了五部續集,這個系列還包括桌遊、電腦遊戲,以及他的兒子布萊恩·赫伯特在凱文·J·安德森的幫助下寫的許多前傳和續集。

但來到影視市場,這個熬鷹一般熬傻了很多導演的“史詩級經典”科幻IP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亞曆桑德羅·佐杜洛夫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亞瑟·P·雅各布斯(Arthur P. Jacobs),以及老爺子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都曾經接手過《沙丘》的大銀幕改編。

但就像受到了詛咒一般,不是制片人在購買版權後去世,就是家人在寫作過程中去世。

亞曆桑德羅·佐杜洛夫斯基(左) 雷德利·斯科特(右)

最後,終于找到了一個導演,

大衛·林奇。

可是他跌跌撞撞使出洪荒之力拍出來的《沙丘》最終被評爲 1984 年最糟糕的電影之一。

沙丘 Dune (1984) 劇照

2000年,理查德·P·魯賓斯坦攜Syfy頻道英勇上陣,開發了叁集迷你劇《沙丘魔堡》,也沒有逃過“又臭又長”的吐槽。

《沙丘魔堡》海報

仿佛,這部同時獲得了星雲雨果兩個大獎的巨著就卡住了。直到《降臨》和《銀翼殺手2049》之後,這個燙手山芋被不要命的丹尼斯·維倫紐瓦接了過來。

如此盤完,2021年上映的《沙丘》將標志著人類曆史上對這部巨著的第七次嘗試,也是真正意義上第二次到達了長跑終點線——得以

如願上映。

但這次丹尼斯·維倫紐瓦的操刀,加之星光熠熠的一流演員陣容,能夠讓《沙丘》實現翻盤麽?

《沙丘》海報

由弗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于1965年創作,《沙丘》是一次充滿神話色彩和情感的英雄之旅,講述了年輕的

保羅

·阿特裏德斯(Paul Atreides,維倫紐瓦版保羅由“甜茶”蒂莫西·柴勒梅德飾演)從郁郁蔥蔥的海洋星球卡拉丹(Caladan)遷往沒有自然降水的沙漠星球

厄拉克斯

(Arrakis)的故事。

雖然厄拉克斯可能很難居住,但它是銀河系中唯一一顆産生“美琅脂”(melange)的行星,也被稱爲香料。香料能促進星際旅行,延長人類壽命,使其成爲備受追捧的資源。

《沙丘》劇照

與任何稀有且極其有用的資源一樣,這裏也存在著一場陰謀遊戲,多個家族試圖控制其豐富的貿易。

在主導香料貿易的陰謀中,保羅的世界發生了變化。他開始實現一個

他不知道連自己都是其中一部分的預言。

就是這樣一個描寫遙遠未來的世界,打開了一個科幻的時代,開啓了一次文明的遠航,也讓《沙丘》不止是一部停留于表面的科幻作品,而是一部可以與《基地》睥睨,橫貫中世紀王朝的史書預言。

《沙丘》劇照

保羅是一個才華橫溢、天賦異禀的年輕人,出生便身負他無法理解的偉大命運,

他必須前往宇宙中最危險的星球,以確保他的家人和人民的未來。

當邪惡勢力爲爭奪地球上現存的最寶貴資源而爆發沖突時,只有那些能夠克服恐懼的人才能生存下來。

《沙丘》劇照

當複仇成爲主線,哲學宗教和神學滲透在故事之中,深刻的政治和社會批判便成爲了盤根錯節的支撐點。

在弗蘭克·赫伯特的思考鈎織下,《沙丘》的整個世界觀亦成爲了極具穿透力的吸鐵石,隨著主角從被動變主動的成長、崛起與蛻變,同時給人壓迫又氣勢磅礴之感。

《沙丘》劇照

同時,因爲他缺乏完全的創作決策權,導致他不得不把電影以一種乏味而膚淺的“成熟”視角呈現,更加令人咂舌。

沙丘 Dune (1984) 劇照

不過好消息是,維倫紐瓦和華納兄弟將故事分成了兩部分。與1984年的版本不同,

這本772頁的《沙丘》將在5個小時內慢慢演繹。

通過拆分電影,維倫紐瓦和編劇將會有更多的時間來塑造、發展、側寫角色,並有機會將更大的社會批判概念隨著事件的發生而慢慢引導它們浮出水面。除卻能夠有條不紊地展示每個角色的深度,這種聰明的拆分還會讓觀衆有時間了解這個全新的世界和社會的內部運作。

《沙丘》片場照

維倫紐瓦的穩定發揮之外,傳奇作曲家漢斯·季默老爺子的加持也給了《沙丘》一個穩定劑。

老爺子半開玩笑說,

史詩級太空電影的配樂總是聽起來像在地球上,這很奇怪,所以他試圖尋找新的聲音,要證明《沙丘》裏的這些行星到底有多特別。

于是爲了這部《沙丘》,老爺子甚至自己發明了新的音源。

漢斯·季默

女性吟唱的背景音,也給畫面帶來了一個撲面而來的力量感恐懼。

但同時,這種高音調的女聲卻也又讓人不得不思考當下政治立場的漩渦。

到底,是《沙丘》本身在創作上有意要勾畫女性的力量?還是受控于時代的安全屋,一些技巧不得不借力打力,就地發揮。

這讓人不得不再次想到保羅夢境中反複出現的神秘女人。女人以一種幻象的形態對保羅說:

“當太陽落山時,我的星球是如此美麗,”“翻過沙灘,你可以看到空氣中的香料。

外來者在我們眼前肆虐蹂躏我們的土地,殘忍虐待我的人民。我們的世界會變成什麽樣……保羅?”

《沙丘》劇照

一切因此而起,而重要的關鍵點,也是看“甜茶”和贊達亞兩位相互爭鬥的主角,究竟他們的命運最終交織在一起。

”甜茶“(上)/ 贊達亞(下)

回到影片本身,在北京的「預知未來」限定場提前點映的片段,除了預告片之外,也不過是放了電影的前幾分鍾,以及導演所說他個人最喜歡的第一幕關鍵性動作場景。

我們能看到的是,哪怕《沙丘》使用IMAX 格式的鏡頭,

大部分都是由幾乎壓迫性的近距離特寫和周期性的廣闊鏡頭組成。

《沙丘》「預知未來」限定場

舒服的自然是導演一直以來的詩意美學。人物在裏面成爲了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但意外的突然而至也讓這神來之筆有了一絲勾人心弦的神秘色彩。

未來家具的設計,未來載具的還原,我想對于原著粉來說是可以達到滿意值的。

《沙丘》沒有用過多的筆墨去解釋說明未來的危機,但卻用極具震撼的視覺展現了最爲可怖的沙蟲。它先展示了巨大的香料開采機,再以一個危機性事件讓它被沙蟲吞噬,如此你便會自然而然感知到沙蟲的龐大,爲之後它的再度襲來做足了鋪墊。

《沙丘》劇照

所有故事,都是人的故事,所有的最終,卻不是人的結局。前者是文本載體的自然而然,後者則是科幻史詩獨有的魅力。這也是爲何《沙丘》需要投入愚公移山般的時間和精力才能來到到大銀幕上。

《沙丘》劇照

除此之外,第二個預告片大部分是從前10分鍾截取的,這其中一個

“特權王子轉變立場,與受壓迫的人站在一起”

就此,如果說廣袤的沙漠是外化,那麽維倫紐瓦執意特寫的保羅感受到沙漠的聲音則是他的內化感知。他用被自然喚起的內在情感描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試圖洗滌人類靈魂,也努力更深的探究人性的本質。沙漠,就是他的天地,而沙丘,則是他的詩與遠方。

《沙丘》劇照

未看到全片之前,我們不能單方面下結論說《沙丘》是否可以成功。只是就目前有幸看到的片段而言,帶著一絲個人對科幻的包容之心,《沙丘》在敘事邏輯上,將會是一場“嚴肅的戲劇”。而在視覺宏觀上,它能給我們帶來的震撼,會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懷著這樣的希冀,我們期待《沙丘》早日在內地院線定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