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人人澡人人妻人人少妇月老同人 - 苍天饶过谁

精彩内容:

夜裏,我從醉酒中醒來,只感覺口幹舌燥,頭痛欲裂。想走到客廳去倒水喝。但一開房門就聽到了父親臥室傳來的那熟悉的呻吟和肉體撞擊聲音。

“老公…啊…你好棒…哦…老公…我愛你…哦…嗯,老公用力肏我,用力肏你的老婆”
“老婆,我也愛你…啊,我要肏死你…啊”父親話語伴著粗重的喘息聲和“啪啪啪”的聲音一起傳來。

仍未酒醒的我聽到這個聲音,並未出現過于激動的情緒。有的只是一種消極的失落感。是啊,小穎和父親已經是合法夫妻了,我有什麽資格不滿?雖然心中苦澀難奈,但一種久違的生理需求卻似乎有甦醒我迹象。

我看了一眼父親的房間,發現門子並沒有關上,房中開了一棧夜燈,幽暗的燈光影照著兩人在床上的身影,衣物散落在地上,但卻是由客廳伸延到床上,明顯兩人的大戰是在廳中已開始,在父親房門外的地壇上還隱約有幾滴濃濁的白液,估計兩人是邊脫邊肏著回到房間的。就不知他們用的是怒漢推車還是火車便當。

這時兩人正背對著我,以後推式趴在床上幹著。父親就如一只發情的公狗瘋狂的肏著身下的母犬。此時他身上已脫得清光,偏黑的皮膚與瘦削的身材,使他顯得不如實際年齡的老。而他身下的小穎,此時也接近一絲不挂,但卻仍穿著一對高身的吊帶絲襪,配上本來的雪白的肌膚伸與傲人的身材,更是一副絕世尤物的樣子。令男人都爲之而傾倒。只見小穎跪在床上,雙手扶著床邊,高堯著屁股,承受著身後男人瘋狂的沖擊。

啪啪啪啪⋯⋯

一陣陣激烈的撞擊聲,伴隨著女人無意識的呻含在房中迴響著。我默默的站著看了一分鍾左右,小穎已開始出現振抖,似乎很快要進入高潮。

“啊…啊…”果不其然,小穎在高亢的尖鳴著達到了高潮。但這次的高潮父親似乎還未能同步,並沒有同時射出精液。只是更大力的加快了推送,估計是想在小穎高潮退去前再推一波。

在兩人的身後,我隱隱看到在黑影兩人交合的生殖器。但我注意到的是,父親的陽具位置似乎比正常高了點。而在他睪丸所撞擊到的黑森林下,似乎在一團白色的濃液結在那半流露著。

正值半醉的我並未意識到有什幺特別之處,但父親這時卻馬上告訴了我答案。

‘好老婆...喜歡老公肏你屁眼不?要不要老公天天肏你?‘ 父親一邊抓著小穎的腰,一邊用力推送著。

我聽到父親的話忽然一陣驚醒,同時一陣複雜的情感湧上心頭。

小穎的菊花,沒了!

我再定晴一看,證實了父親的肉棒插著的並不是小穎的小穴,而是那我一直都沒能染指的菊花。而在小穎下面的白液,其實是小穎被父親內射完的小穴在流著父親的精液而已。

「好...好老公....肏我,肏你老婆的屁眼,肏老婆的小穴,我要你天天幹我......啊!啊!嗯⋯⋯」「好老婆....我肏你!我以後每天都像這段日子一樣,幹遍你叁個洞,在每個洞都灌滿我的精!」「嗯⋯⋯好老公,老婆也要給你肏,每天吃你的精,叁個洞都隨你玩....嗯⋯⋯」

不知道是不是兩人配合得太多,剛高潮完的小穎沒有像以往的軟倒,反而很快又被父親帶回狀態,身子配合著父親前後擺動,並把面轉了回來,小嘴半張,擺出了一副索吻的模樣。只是她沒有張開眼,看不到站在門外黑暗中的我。

父親底下了頭,吻上了小穎的唇,並申出了自己的舌頭卷住了小穎的香舌。兩人口舌交纏,身下的交合卻更加猛烈。兩人的濕吻只維持了叁十余秒,就被身下的撞擊撞散了。小穎再次扶住了床頭,父親抓住了小穎的屁股開始了最後的沖刺。

「小穎...老婆.....老公要射了!我要射進你屁眼裏,要你永遠只屬于我!」「射吧!射給老婆!灌滿我的屁眼!老婆每天都要你肏!啊.....用力.....給我!」「好老婆!我愛你!我要你一生一世只屬于我!做我女人!」「啊!好老公!我愛你!!我是你的女人!射給我!啊!啊!啊!!!」「老婆!小穎!我射了!接著!」「啊!啊!啊!!!」


在那肉麻的對話中,兩人同時發出了響亮而低沈的吼聲,一起達到了高潮。我在父親身後看到,父親在最後一下猛插進小穎菊花的一刻,小穎的小穴同時射出了一股股春水,她潮吹了!從父親睪丸收縮的頻率看,兩人身體的默契度已經達到極高的水平,差不多父親的每一次噴射都能刺激到小穎同時噴出一次春水,就像根本是父親泵進去後轉了一圈再噴出來一樣。父親的睪丸收縮了七下,而小穎也噴了七次,出水量都很平均。

兩人的高潮維持並沒有算太久,就正常的四十來秒而已。但看得出兩人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然後父親伏下貼到小穎的背上,把頭伸前往小穎的後頸吻去,一雙手從後抱住了小穎輕撫並最終停在一雙巨乳上磋弄。這時小穎似乎已經有點疲累,懶洋洋的趴在床上任由父親壓在她身上玩弄。

房間漸漸安靜下來。我看到父親的陽具軟化後離開了小穎的菊花,白濁的精液從小穎身體流出,跟小穴前那半乾的液體滙合混在一起,在小穎濃密的陰毛上形成了一道性感的風景。

我看著兩人的身影,心中百感交集。想到兩人一會要到衛生間洗澡。我靜靜悄悄的回到自己的臥室。關上了門,心中的苦痛又一次爆發,令我呼吸出現困難。只是低下頭,看著自己漲起的帳篷,一種心瘾卻又出現在心底裏。人就是矛盾,愛與慾望都難以單純。最終理智敗下了陣,我拉開了自己的褲頭,發現自己過去的兄弟竟因我近來的日益消疲瘦下有所增長。沒了腹前的小肚腩後,我的陽具看上去比過去大了一碼,目測約十四公分多點,雖比不了父親,但仍比平均值高了半點,起碼跟一般AV中的男優持平。我忽然想,以對對小穎的熟悉,這個長度應剛好到達最深處,也許沒有父親的強烈,但絕對能令小穎滿足。那如果沒父親的話.......看著自己兄弟的轉變,我頓然陷入了沈思...........

這時在另一個房間中,王富國正趴在小穎身上享受著小穎在高潮後散發的體香。他用眼尾偷看了一下身後房門外,再看著身下一面滿足的小穎,還有一份前所未有的征服感和成就感在心中迴蕩著。其實他剛才是發現了錦程的出現的,只是他不點破,反而更落力的玩弄小穎,有心在兒子面前宣示自己對小穎的所有權。

王富國抱著小穎美麗的身體休息了一會,確認錦程已經回房後又把心思放回小穎身上。她輕拍了小穎的美臀一下,在她耳邊叫了一聲:「寶貝,給我看一下。」小穎臉上泛起一陣羞澀,嗯了一聲,意會的轉過身來,雙腿微分,露出了被灌滿的小穴與菊花。

王富國躺著小穎身邊,看著小穎身下自己的傑作感到無比興奮。這是他這幾月來最喜歡的余興節目,自摘下了小穎的初菊後,差不多每天都要小穎張開腿給他展示一下被灌滿的小穴或菊花才心息。小穎開始時雖然也感到很羞恥,但在王富國每次的死纏爛打下最終也只能乖乖配合。最終這動作也成爲兩人間的一種情趣。

當然,此種情趣也有著一種效果,果然,王富國在盯著小穎身下後,一陣邪火又開始由他下體傳來,令已軟化了陽具又在充血。小穎看著王富國的反應,知道新一倫交歡馬上又來了。

她對王富國那遠超常人的肉慾需求已經很了解,而且她知道王富國爲了今晚還服了壯陽藥,需求自然更大,所以今晚可能會是個不眠之夜。她唯一希的,就是錦程今晚別醒來,給她自己留點尊嚴。可惜她不知道就在剛才她被王富國肏到不知南北的時候,那個她最心愛的男人就曾出現在他們身後,把她跟另一男人在床上肛交的表現都看在眼中,最後傷心的退去。

此時王富國輕推了一下小穎,一面淫笑的道:「老婆,不如到廁所洗洗吧。」小穎看著王富國的表情,知道他打的主意,只是沒有反對的意思。她輕輕下了床,但卻沒有站直,而是在床前兩步處身體微微向前彎下。然後不到兩秒的時間,一種熟悉的充實感便突破了她的陰道,把慾望又一次傳進她的心靈中。

啪!

王富國駕輕就熟的從小穎身後把自己堅硬的陽具插入了小穎的小穴中。只見他雙手從後伸出,各抓住小穎一邊乳房,然後腰肢又再開始了動塞運動,並一步一步的推著小穎往房外的浴室去。

兩人沒有在廳中停留,小穎是怕傷害錦程,而王富國是不想再刺激錦程怕他做出什幺事令自己掃興,所以兩人默契的以最快的速度邊走邊肏的進了浴室。

關上了浴室的門,小穎雙手扶著洗漱台,默默承受著王富國從後侵犯。因爲都經過客廳,令她想起錦程仍在家中,所以不敢放聲的浪叫。但她對身下的快感卻仍然很是享受,面上不由的出來的陶醉樣子。王富國在小穎身後透過鏡子看著小穎的表情,更像得到無限的鼓舞一樣,抽插的更加賣力。不到十分鍾的時間,小穎就來了一次高潮。然後王富國把小穎反了過來,讓她坐到洗漱台上正面面向自己。看著張開雙腿,露出迎接自己小穴的小穎,王富國忽然停了下來,把肉棒停在穴前就是不進。小穎等了一會,知道對方希望自己主動,于是便伸出雙手環抱著王富國的頭,給他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啪啪啪⋯⋯

果然,在兩人舌尖撞上對方的時候,王富國的腰就動了。只見他把小穎壓在洗漱台上,腰桿如米樁一樣快速擺動,而小穎受到剛才王富國的暗示,嘴上很是討好的一會給王富國送口水,一會在他耳邊細語。

「嗯⋯⋯老公你好棒....」「老公你好厲害......肏得老婆好喜歡.....」「老公用力......」「老公我愛死你了......」「老公快肏你老婆.....」「老婆好爽........」

兩人就這樣一時接吻一時呻唅的正面相幹了近半小時,終于在小穎的第叁次高潮時,王富國才又一次把自己的精液灌滿了小穎的小穴。

王富國把已經軟倒的小穎抱了下來,把自己那滿是兩人體液的陽具送到小穎面前。小穎白了王富國一眼,但仍乖乖的把陽具含進口中清潔起來。

這時兩人都已經疲累,但王富國的陽具卻在小穎口中不到叁十秒便再次出現戰鬥的姿態,把小穎嚇得有點花容失色。

王富國看著自己頂在小穎口中的大肉棒,不由心道:「今次的外國藥物就是不凡,果然對得起貴價錢啊,只要多用幾次,那小穎還怎會離開我呢?」只是他也知道小穎需要點時間回氣,所以沒有馬上舉槍上陣,而是拉著小穎一起清洗身體。只是在王富國的肉棒在藥物刺激下竟一直硬著沒軟下來,所以這澡最後也沒有一次洗好。

若隱若現的呻唅聲在浴室中迴蕩著,或躺在地板,或壓在牆上,或坐在馬桶,一個多情美麗少婦被一個年近六十的半老頭子以不同的姿勢玩弄著那迷人的身體,最後如同性奴一樣跪在老男人的腳下,被抱著頭顱肏著小嘴,直至滾燙的陽精射進了她的食道,她吞吃了所有精液並舔乾淨了主人的陽具,一場激烈的交合才算暫告一段落。

只是,長夜漫漫,兩人匆匆清潔好身體及收拾好客廳後,王富國的肉棒又再醒了過來。他從後抱住了小穎,上下其手的玩弄被美麗的身體,然後把小穎按趴在沙發上,拉下了她的內褲吸食那春水橫流的小穴。在小穎再次的意亂情迷下,王富國又一次挺進了迷人的深處,然後如同騎在烈馬上的武士,以勝利者的姿態邊走邊肏的操著小穎回到兩人的房間。

這次兩人終于關上了房門,在二人的婚床上一對老夫少妻放開所有,展開了各樣抵死奉迎,數不盡的抽插,記不住的高潮,王富國在小穎身上的叁個小洞中灌溉了一次又一次的精華。這時小穎也完全放開了自己,對王富國不停老公老公的浪叫,更主動做出了各種體位,好讓自己的新任丈夫在她身上播下灼熱的種子。兩人一夜無眠,不停的發泄著原始的慾望,直到最終累極倒下睡著時,窗外的天色已然微亮。

在兩人入睡後的一刻,我打開了房門,恨意滔天的我走了房間......




後繼大綱:錦程最後忍不住淫思,竟打開了監控回看小穎與父親這段日子的床戲。在他準備尋找片段作第二次手淫時,竟剛好發現了王富國在家中僞造病曆的影像,當下怒不可遏。但卻不敢對小穎說自己的淫妻瘾又發作,所以暫時壓下了怒火,決定先看清楚王富國那做了什幺對不起自己的地方。而一看下,竟發現王富國不但偷偷給小穎下藥,計劃如何在冷冰霜前誣陷自己,甚至打了一個電話給老鄉,說自己有朋友養不好孩子,要老鄉給他人販子的連繫方法。這令小王對老人渣的感情一下掉到谷底,而且對王富國極之痛恨。

之後小王回到公司住著,膽小的他很是猶豫要不要報複自己父親。他一邊看著監控中小穎如何沈迷于跟王富國的床戲,手下很自然又抓住了自己的陽具。自我安慰一番後又開始了拖延證。但想到萬一王富國告發自己後自己的後果,還是準備好了假如老人渣真向冷冰霜誣陷他時如何反制,最後又回到一邊看著監控看小穎被幹,一邊害怕失去妻子的矛盾中。

一星期過去,小王每天糾結在淫慾與恐懼中,但王富國卻沒放棄對兒子的趕盡殺絕,向冷冰霜告發王錦程有淫妻瘾,小王對父親的狠心感到絕望同時也終于狠下心來拿出老王的罪證給冷冰霜看。冷冰霜雖討厭王錦程,但對老王的惡毒更爲噁心所以決定給小王一個機會。

冷冰霜指意小王從老王用的外國藥下手,跟他計劃了一番。然後小王回家假裝喝醉後吃了老王的藥,拉著小穎就要硬上。本來老人渣想發怒阻止,但被小王喝罵說他只是暫借小穎,質問他是不是有心霸佔兒媳不還後王富國只能忍氣吞聲,以眼神求助小穎。但小穎畢竟情感上所接受的丈夫仍是錦程,而且被錦程這一喝斥,對錦程更是心中有愧。所以沒有理會王富國而跟著錦程回到兩人本來的房間去。

當夜錦程在藥物的刺激下也給小穎帶來了幾次高潮。雖仍及不上老王,但還是令小穎感到十分滿足。一陣溫存過後,小王跟小穎說著情話,說話間暗自題醒了她跟老王只是當叁個月的夫妻,不要太投入,要記得老王死後兩人往後還要跟孩子一起生活,又暗示小穎要認清自己對老王的感情除建立在肉體外還有什幺。小穎聽明白小王的話中有話,覺得跟錦程的未來仍很有希望,令她有種失而複得的欣喜。

第二天錦程對老王表示完全是自己受藥物影響,指藥很厲害,表明有很大市場價值,說如果能拿到代理必定穩賺,甚至暴富都很有可能,說打算去試試運氣,老王聽了極爲心動。

錦程回到公司後打開監控,看到老王在自己走後努力對小穎示好,然後又挑釁小穎的肉體。只是小穎受了錦程的影響,對老王雖然配合,但明顯卻少了幾分情人般的親密,令老王感到十分不快,所以在床上懲罰小穎以顯示自己的主權。小穎最後雖然在王富國強烈的侵犯下敗下了陣,被老王叁洞齊開的操得親老公好哥哥的亂叫。但完事後小穎卻背著老王在數日子和整理她跟錦程及孩子一家叁口的東西,錦程知道自己已在小穎心中成功埋下了種子,等待時機成熟自己回去奪回過去失去的所有。

又過了幾天,錦程約了小穎一起看孩子,老王全程跟著,但苦于爺爺這身分,只能眼光光看著錦程小穎和孩子一家叁口享受著天倫之樂而他一個人在旁生悶氣。錦程刻意大灑金錢在老王面前炫富,同時又賣弄與兒子的牽絆,並約定往後叁人每星期必須聚一天,這令老王對兒子更加怨恨,越發認爲孫子與財富是他與小穎兩人絆腳石,如不除去小穎永遠不真正屬于他。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所有表情都被錦程看在眼中。

又過是幾日,小穎雖然仍每天被王富國肏得不辨南北,但在沒做愛的時候對老王明顯不鹹不淡的應付令老王越來越不安。而這時在冷冰霜的安排下,讓人設下圈套令王富國得知壯陽藥尋找新代理。王富國果然入套,偷偷借了錢買下壯陽藥的代理權。但事實上這藥是帶毒性的禁藥,所以當王富國買下代理權後馬上有警察上門以違法販賣禁藥的罪名把王富國拘捕。

在王富國被捕第二天,有混混到家來追債,錦程出現帶走了小穎。錦程借機帶小穎回憶兩人戀愛時的點滴,晚上兩人回到錦程的辦公室住,錦程吃下了禁藥,近一夜沒停地跟小穎玩著各種過去沒試過的性愛情趣遊戲,兩人都得到極大滿足,認爲發現了新的性愛方向,也反思過去爲什幺走到死胡同。兩人互相道歉,約定放下過去。

兩人共渡了兩天甜蜜的時光後,錦程提出跟小穎一起到小穎娘家暫住陪伴一下孩子。晚上一家叁口同擠一張床,令小穎重新反思自己這母親與妻子的身份與責任,越覺對孩子與錦程愧疚。錦程開解小穎,令兩人感情更加穩固。一家叁口過上了幾天幸福的日子。錦程致電給冷冰霜道謝,因所有都是冷的計謀與安排,小王發誓要改過自身並會努力工作報答她,冷冰霜歎道可能是前世欠了他跟小穎才會沾上他們的混水,讓他這事後好身爲知。

七天後王富國被保釋出來,向錦程和小穎說想帶小穎離開回鄉,但錦程指出兩人的夫妻關係不能公開,沒法向孩子解釋爲什幺媽媽要單獨跟爺爺回老家,而且官司叁個月內根本難以完結,兩人一走就成了潛逃,會害了小穎。而小穎也明確表示不願意離開孩子,希望王富國體諒。令王富國更加怨恨。最後錦程說因爲老王跟小穎的夫妻關係,即使老王死後小穎都很麻煩,所以決定把房子賣了還債,讓兩人先回家休息。當晚王富國想跟小穎溫存,但小穎卻表現得意興闌珊,更對著孩子的照片發呆,令王富國最終決定把心一橫,按下了人販子的電話。

第二天,錦程接走了小穎要到中介賣房子,而王富國以爲是機會,到幼稚園接走了孫子送到了人販子後回家假裝孩子走失了。小穎急得昏倒住院了。小穎醒來後第一眼看到只有老王在身邊,感到很失落。老王安慰小穎說自己現在吃中藥所以病情好轉了很多,相信能挺個一兩年,又哀求小穎想跟她生個孩子,讓兩人的感情在他死後能延續,同時也算還給她孩子。小穎聽後感到很迷惘,讓王富國先回家讓她冷靜一下。當王富國離開醫院後,錦程和冷冰霜帶著孩子出現在小穎的病房中。

第二天當王富國再次來到小穎病房時,看到錦程與小穎已在等他,甚至連冷冰霜及那人販子都在房中,王富國知道自己完全失敗了。在小穎的質問下,王富國坦白了自己的心路曆程。原來那次他「企圖自殺」的事件中,在他被壓在房子下等待救援的時候,救生的慾望令他改變了很多,覺得如果能活過來便應該活得痛痛快快、及時行樂,所以就生出霸佔小穎的念頭。雖然這想法在他被救後一直被壓抑,但令他不自覺地暗中的開始小動作及與跟錦程作攀比。而在錦程與小穎第一次離婚後,雖然他極爲自責,但最後小王卻以光鮮的形象回歸,這刺激了他的自卑心。當他發現小王在性方面跟自己差天共地時,那因自卑而來的報複心理便由然而生,令他越來越想霸佔小穎,直到最後小穎告訴他錦程的淫妻瘾時,這心理終于崩潰,使他想盡辦法來搶走自己兒媳。

聽完了父親的剖白,錦程對他的恨意消減了很多,覺得自己原來一直忽略了父親的感受,而且歸根究底這些破事也是自己這始作俑者而來,叁個人都有自己各種的罪,認爲自己沒資格去批評自己父親,所以不想再糾纏下去,只希望事情完結,回歸平靜的生活,以余生去努力補償自己對妻子與孩子的虧欠。

最後錦程威脅老王馬上跟小穎辦好離婚後自行回鄉養老,不要再打擾自己跟小穎,他會繼續供養他終老,保證他這輩子衣食無憂。但王國富沒有理會錦程,敬自走向小穎問她如果沒有錦程和孩子會不會跟自己一起走,小穎看了他一會,回答說:「我沒法否認自己對你的感情,但更無法否定自己的過去。我是錦程妻子,孩子的母親。我和你並不是對的人,也不是對的時間,沒有錦程的話我們根本就是陌路,又何來有如果?所以......對不起。你的問題我答不了。」王富國聽後,沈默了一會後歎了一口氣,也低頭說了一聲對不起。

正當所有人以爲這事最終可以落幕時,王富國忽然暴起抱住了小穎往窗外撲去,兩人一起跌出了窗外。而在千均一髮間,錦程抓住了小穎的手,但自己也一起掉了出去。兩人一起吊在窗外,就如當日錦程墜崖的情況一樣,只是角色卻相反了,而老王已搭上了地獄的直通車。在生死關頭,小穎看到錦程似乎快撐不下去,于是主動想推開錦程的手,錦程看著小穎的動作想起自己墜崖時小穎對自己也是奮不顧身,一陣悔疚之情湧上心頭,于是在小穎推開自己前放開了支撐兩人身體的那只手。兩人一起掉下......... 人人澡人人妻人人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