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三国演义之曹操篇】【完】

精彩内容:

話說曹操自從赤壁一敗後,日夜思想複仇,無奈沒有機會可乘,也只好擱起。 此刻曹操已經自封魏公,並加九錫,入朝不趨,出入羽葆,簡直和天子仿佛。他 在邺郡對著漳水建立一所銅雀台。這台共有五層,每層高 一丈八尺,每層分五進, 每進二十五個房間,每間裏藏著一個絕色女子。

  這房間裏的陳設俱是窮極珍貴。銅雀台的兩邊還有兩座台,一名玉龍台,一 名金鳳台。上面淩空用沈檀香木造成兩座橋,和銅雀台裏的陳設一樣金碧交輝, 十分華麗,金鳳台和玉龍台的陳設一樣。

  曹操造這座銅雀台,行色上卻和秦始皇的阿房宮性質一樣,外表不同的是: 一個是專制;一個是公開。曹操何等的奸滑!他曉得一班文臣武將很不容易收買 他們的真心。曹操起初造這座銅雀台是爲自己而設,有許多文官武將背地裏說他 耗費民膏,縱自己的私欲。于是曹操忙叫人在銅雀台兩邊造了金鳳、玉龍台,裏 面也是錦屏繡幕,每間房裏有一個絕色的美人。

  每逢朔日,曹操就將朝中所有文官,不論大小,一齊邀到玉龍台上去宴會一 天,叫那些絕代美人一齊出來陪酒,誰看中誰,馬上就去了願。什幺叫了願?原 來這個名詞是曹操親自出的。了願者,隨便那一個,只要有到銅雀台的資格,便 有享受溫柔鄉的權利。按級別限制,自尚書以上,每月可以進玉龍台七次;尚書 以下的,每月只能進玉龍台兩次。

  而金鳳台卻是一班武將尋樂的場所。曹操深怕他們貪戀女色,破壞身體,每 月不分高下的將士,只能留宿兩宵;但是日間的歡聚卻比文官來的多。這中間的 銅雀台只有姓曹的和姓夏侯的可以進來任意胡行,其他人都不能亂越雷池一步。

  這裏面的女子都是搶來的,或是買來的,不是處女不要;買來的時候還要經 過醫生驗證,處女膜是完整的才能選進銅雀台。而金鳳、玉龍台裏面的美女沒有 這樣認真,只要面孔生的漂亮就可以入選。

  曹操有四個兒子:大兒子曹丕,二兒子曹彰,叁兒子曹植,四兒子曹熊,整 天沒有事做,專門在銅雀台厮混。曹操別出心裁,在宮中劫出大批的宮女來,在 銅雀台上大宴群臣,命武將比武,文官作文,比較成績,賞以宮女。

  有一天,爭執便開始了。曹操令所有在場的將軍參加比箭,這時所有的大將 軍分爲兩隊:曹家和夏侯氏俱穿紅袍;外姓諸將俱穿綠袍。等一聲令下,綠袍隊 中早有一人飛馬到校場中心,挽弓搭箭,“飕”的一聲,不偏不斜,正中紅心。

  衆人忙仔細一看,卻是李典。這時鼓聲大震,李典十分得意,按弓入隊。紅 袍隊裏此刻穿雲閃電似的穿出一將,馬到校場中心,翻身一箭,也中紅心。曹操 在台上一望,卻是曹休。他十分得意的對衆人笑道:“這真是我的千裏馬!”衆 官交口稱贊。

  綠袍又躍出一將,大叫道:“你二人的射法,何足爲奇?且看我來給你們分 開!”他說著,“飕”的一箭,亦中紅心,叁角式插在紅心裏。衆人忙看射箭的 是誰,卻是文聘。曹操笑道:“仲業(文聘的字)的射法很妙。”

  話還沒說完,紅袍隊裏,曹洪看得火起,拍馬上前,弓弦響處,一支箭早到 紅心,鼓聲大震。曹洪勒馬校場中心,挽弓大叫道:“如此才可以奪得今天比賽 的錦標!”夏侯淵一馬沖到校場中心,大聲喝道:“此等箭法何足爲奇?看看我 來獨射紅心!”他說完,揚弓搭箭,鼓聲一息,那支箭“飕”的飛去,不偏不倚, 正插在那四支箭的當中,衆人一齊喝彩,鼓聲又起。

  夏侯淵立馬校場中心,,十分得意。這時綠袍裏的張遼看的眼熱,飛馬出來, 對夏侯淵說道:“你這箭法也不算高。且看我的射法!”他放馬在場內往來馳騁 叁次,霍的扭轉身軀,一箭飛去,將夏侯淵那支箭蔟出紅心。衆人驚呆,齊喝采 道:“好箭法!好箭法!”

  曹操在台上望見,忙將張遼喊上台來,賜他宮女二名,金珠十粒,羅錦十匹。

  張遼謝恩退下,剛剛下台,許褚厲聲喊道:“張文遠,你休想獨得錦標,快 將那兩個美人兒分一個與我,大家玩玩,你說好不好呢?”

  張遼冷笑一聲說道:“今天奪錦標,原是憑本領奪來,你有本領何不早些出 來比較?現在錦標已被我奪了,你有什幺本領要分我的錦標呢?”

  許褚也不答話,飛身下馬,搶過來將香車裏那個穿紅裳的宮女抱出來,馬上 就走。張遼大怒,拔出寶劍,攔住去路,圓睜二目,厲聲罵道:“錦標是魏王錫 的,誰敢來搶?識相的快放下來;否則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許褚大怒,一手挾著那紅裳宮女,一手掣出佩刀,厲聲罵道:“張遼小賊!

  你可識得我的厲害嗎?“張遼到了此時,將那股無名火高舉叁千丈,按捺不 下,揮劍縱馬來鬥許褚,許褚慌忙敵住。他們兩個認真大殺起來,慌得曹操連喊 :”住手!“但是他們仍劍來刀去,惡鬥不止。

  曹操只好親自下台,大聲說:“誰不住手,便先將誰斬了!”他們聽了這話 才一齊住手。曹操笑道:“你們的器量也太小了,爲了一個宮女以命相搏,孤家 有一個公平的辦法。”他說完,命衆將隨他一齊登台,每人賜他們一個宮女,十 匹蜀錦。衆將一齊舞蹈謝恩,那群文官一個個又上頌詞贊章,一直到日落才結束 宴會。每個人領著各自的美人歡歡喜喜回去。

  不久曹操知道伏皇後要對付他,就命人將伏皇後殺了。又過了一個月,一天 曹操被獸欲沖動,駕著輕車去銅雀台。到了銅雀台邊下了車,侍從扶他登樓,走 到第五層第四個房間門口,那些侍從才各自退下去。他正要進去,猛聽得裏面有 人嘻笑著。

  曹操一楞,暗想道:“玉佩的房間裏,那個敢逗留嘻笑呢?”突然他耳朵裏 聽到一聲嬌滴滴的聲音說道:“你也不用說了,我自從和你上過床後,我的靈魂 就被你攝去了,那老家夥根本不能和你比。”

  曹操一聽,火冒叁丈,往裏一瞧,只見自己的愛妾玉佩和叁兒子曹植擁抱親 吻著對方,接著曹植雙手在玉佩豐滿誘人的肉體上,放肆的撫摸揉捏,體會著玉 佩年輕嬌美胴體的肉感。而玉佩媚眼如絲的在曹植的耳邊呻吟著:“喔!……好 癢啊!……好弟弟……弄得姐姐癢死了……喔!……”她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曹 植的脖子上,不斷地親吻著他。曹植也熱烈吻著玉佩,他的舌頭滑進了玉佩嘴裏 挑弄著,輕輕地愛撫著玉佩的胴體。在外面偷看的曹操,一邊看著裏面的淫戲, 一邊掏出暴脹的雞巴在搓弄著。

  這時曹植右手輕輕的滑向玉佩豐滿性感的臀部摩擦著,然後滑向那長滿黑色 陰毛的陰戶,不停地撫摸著。

  “叁公子,快插進來嘛!……姐姐受不了了……”玉佩嬌媚地喊著。

  曹植在玉佩的催促下,將玉佩雙腿大大的打開,她那覆蓋著濃密陰毛的美麗 陰戶,正毫不羞恥的對著曹植。曹植一看,馬上把頭埋進玉佩的兩腿間,吸吮玉 佩的陰部。

  曹植的嘴唇在玉佩淫靡的肉穴上吸舔著。並用雙手撥開玉佩那粉紅濕亮的陰 唇,不斷的輕咬著玉佩敏感的陰核,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曹植的臉上,然後跟 著也順著屁股滴流在床上。

  “啊!……好癢……叁公子……你舔得姐姐好癢呀!……姐姐好想要你幹我 ……用你的大雞巴幹我……”

  接著曹植把玉佩兩條雪白修長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撥開玉佩紅 嫩的陰唇,一手扶著堅硬已久的大雞巴,充實有力地插入玉佩緊窄又多汁的穴洞 裏,玉佩下體的淫唇緊緊包夾著曹植火熱的大雞巴。

  曹植屁股一上一下用力的幹著玉佩,猛烈搗撞著玉佩的花心。而玉佩則淫蕩 地配合著曹植的抽插,上下擡著屁股,口中淫叫道:“用力幹……啊……快用你 的大雞巴插幹姐姐……啊”

  玉佩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對著曹植的大雞巴湊上來,好讓她的肉穴跟曹植 的大雞巴更緊密地配合著。每當曹植的雞巴插入時,玉佩兩片小陰唇就內陷緊刮 著龜頭,使的龜頭和子宮壁磨擦得很利害,讓曹植感到又緊湊,又快感。

  曹植被夾得一陣趐麻,屁股用力瘋狂地猛插了幾十下道:“我的玉佩姐……啊…………你的浪穴……夾得……我好爽啊……舒服極了……唷……喔……弟弟爽死了……“曹植邊用力插幹,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穴腔裏面頻頻研磨著花心的 嫩肉,玉佩被插得渾身趐麻地雙手抱緊曹植的後背,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 上地配合著曹植的插幹。

  玉佩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動著屁股,用又濕又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曹植的雞 巴,嘴裏不住地浪叫著:“啊……好弟弟……快點……用力……再重一點……幹我……用力幹我……用你的大雞巴……幹死姐姐……喔喔……啊……哦……喔……爽死我了……“曹植奮力的抽插著玉佩的小淫穴,看著嬌豔欲滴的玉佩水汪汪的媚眼望著自 己,一副淫蕩騷浪的模樣,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 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狠狠地插著玉佩那濕潤的肉洞。

  過了不久,曹植用盡全力狠幹著,同時叫出:“玉佩……你的小穴夾得我好 舒服……我的……龜頭又麻又癢……我要射了……”

  玉佩一聽曹植要射出來,趕緊將大肥臀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也直泄而 出,曹植的龜頭被玉佩的淫水一燙,緊跟著雞巴暴漲,腰脊一酸,一股滾熱的精 液也猛射而出,曹植抽出雞巴,將精液噴在玉佩的肚皮上,倆人緊密擁抱親吻著, 就好像一對小夫妻一樣。

  曹植柔著玉佩的那對巨乳問道:“姐姐!弟弟幹得你爽嗎?”

  “嗯!叁公子,你先離開,讓姐休息一會兒,免得讓那老不死的撞見……”

  曹操聽到這裏,一腳將門踢開,喘籲籲的向他們說道:“好你們的,竟幹出 這樣的事來。”接著用手指著曹植罵道:“你這畜生!枉你滿腹經綸,這種禽獸 的事你也幹的出來,我問你:玉佩是我的什幺人?又是你的什幺人?”

  曹植聽他這一番話,非但不懼,反而是嘻嘻的笑道:“玉佩是你老人家的玩 具,是孩兒的知音,玩具當然不及知音來得合契。你老人家造這銅雀台,本來就 是供給我們玩耍的,又有什幺限制呢?凡是做長輩的,如果疼愛兒女的話,什幺 東西都可以錫給他們,何況是一個玩具呢?”

  曹操聽他振振有詞的一番話,只氣得他胡子倒豎,險一些兒昏過去,忙道: “倒是你這畜生講得有理!我要請教你,什幺叫五倫?”

  曹植隨口答道:“這個自然知道,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

  曹操冷笑一聲道:“你既然知道五倫,玉佩是我愛妾,便是你的母親,你就 能和她勾搭嗎?”

  曹植笑道:“你老人家這些話,越說越沒有道理;玉佩是你老人家的愛妾, 卻不是我的母親,我又何妨子頂父職,替你老人家做一回全權代表呢?還有,你 老人家已有我的母親伴著,現在又在納妾尋樂,正所謂不在五倫之內;孩兒和玉 佩是知己的好朋友,確在五倫之內,我又有什幺不合情理之處呢?請你老人家講 講!”

  曹操氣滿胸膛,坐在椅子上,只是發喘,一句話也答不上來。曹植又笑道: “你老人家現在也不用氣得發昏,我的行爲還算不上什幺荒謬呢,大哥、四弟的 玩意兒,我說出來,頓時還要將你老人家氣死呢。”

  曹操忙道:“他們有什幺不是的去處,你快說出來。”

  曹植笑道:“他們能做,我不能說,只好請你老人家親自去看看。你老人家 既然不肯割愛,我們爲人子的,當然不敢強求,我下次絕對不再到這裏了”他說 完就怒沖沖起身出去。

  曹操瞪著眼,望著他走了。此刻玉佩垂首流淚,沒有話講。曹操圓睜兩眼, 向她盯了一會兒,歎了一口氣道:“唉!這也是我平生作孽過多,才有今天的報 應。”

  玉佩哭著說道:“曹植無禮,叁番兩次的來糾纏我,我早就要告訴你了。”

  曹操冷笑道:“罷了罷了,不要盡在我面前做狐媚子,你們說的話我全聽到 了。”

  玉佩聽了,便撒嬌撒癡的一頭撞在曹操的懷裏,哭道:“他來強迫我,做那 些禽獸的事情,我卻替你掙面子,沒有答應他,但是他硬把奴家給奸汙了。曹大 人既然嫌棄奴家,奴家這就去死。”她說完扯起裙角,遮著粉面,就要向牆上撞 去,慌得曹操一把將他抱住,說道:“剛才的話,你竟誤會了我的意思。我並不 是說你,是我兒子不知好歹,你何必多心呢?尋死尋活的作什幺呢?”

  曹操本來是滿腔醋火,恨不得將玉佩一劍揮爲兩段,見她嬌啼不勝的那種可 憐的樣子,不由的將那股醋火消滅的無影無蹤,摟著她哄了一陣子,才將玉佩的 眼淚哄住。

  曹操是個毒比豺狼的家夥,今天爲何會忍氣吞聲呢?原來曹操四個兒子當中 最疼愛的是曹植,而且他很愛面子,怕吵出去給別人恥笑。加上玉佩又是他最心 愛的小妾,只好將今天的事放在肚皮裏面悶氣。

  ※※※※※※現在將曹植剛才提到的沒有點破的事補述一下:原來曹丕表面上極其忠厚, 內心和曹操一樣陰險狠毒,什幺見不的人的事情,全都可以幹出來。

  曹操有個妹妹叫曹妍,比曹丕大一歲,生得花容月貌,落雁沈魚,小時候就 和曹丕在一起厮混。等到他們漸漸地成人後,還是一起厮磨糾纏著。曹妍在十七 歲的時候,情窦初開,被府上的家丁開苞後,已經很久沒有被男人玩過,日思月 思,盼望找個男人長期來安慰她的寂寞之心。無奈府中規則森嚴,除了家裏的親 人,外面的叁尺小童也不能亂進堂中一步,而上次的家丁被調到別處去了,所以 沒有機會和人勾搭。

  有一天,曹妍在看史書。曹丕笑嘻嘻地走進來,手裏拿著一朵玫瑰花,向她 說道:“姑姑,我給你插到鬓上去。”曹妍見曹丕那種天真活潑的樣子,不禁起 了一種罪孽的思想,情不自禁的玉手一伸,拉著曹丕的手笑道:“好孩子,你替 我簪上。”

  曹丕便往曹妍身邊一坐,慢條斯理的替她把花簪上,笑道:“好啊!姑姑簪 上花後更加美麗了。”

  曹妍一聽這話,不禁臉蛋一紅,微微一笑,星眸向曹丕一瞟,說道:“小鬼 頭,你竟和我沒大沒小。”

  曹丕聽她這話,不禁一楞,忙道:“姑姑!我這是老實話,不想你竟認真。

  既是這樣,我們就此分手吧,你下次只當我死了,不要來惹我。“曹妍忙用手堵著曹丕的嘴笑道:“你這孩子,真是直性兒,姑姑和你開玩笑 的話,你竟馬上暴起滿頭青筋來,賭咒發誓的,何苦呢?”

  曹丕道:“你自己認真,還說我不好,這不是冤枉人嗎?”

  曹妍伸手過來,將曹丕往懷中一抱,低聲說道:“好孩子,姑姑最喜愛的人 就是你了。”

  曹丕笑道:“姑姑,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接著曹妍附在曹丕的耳朵說了一些話,頓時曹丕滿面绯紅,只見搖頭道: “那可不行,被爹爹知道了,會被砍頭的。”

  曹妍急道:“傻瓜,這事是秘密,怎能給別人知道呢?”

  曹丕道:“就算別人不知道,你是我的姑姑,怎幺能幹那種事呢?”

  曹妍忙低聲道:“呆子,不要掃你姑姑的性,你沒看見你爺爺和你姑祖母常 常在床上睡覺嗎?”

  曹丕聽了很高興,道:“那幺,我們就到床上試一試。”他說完就把門關上。

  接著兩人都快速地將身上的衣服脫光,“小丕,姑姑的身體好看嗎?”曹妍 問道。

  “好好看。”曹丕顫抖的回著,眼睛一直盯著姑姑的高聳的雙乳和陰部。看 到曹丕的羞態,曹妍愛憐的將他摟在懷裏說:“你喜歡看,姑姑以後都光著身子 給你看,好嗎?”

  曹丕被姑姑的裸體一抱,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令他更加的興奮,跨下的雞巴 也不由得堅硬起來。

  “看過女人的陰戶嗎?”

  “只有一次。”

  “是嗎,是誰的?”曹妍問。

  “那是有一天,我偶然看到娘在洗澡。”

  “是嗎?姑姑的陰戶漂亮,還是你娘的漂亮呢?”曹妍挑逗的說。

  “當時距離很遠,娘的陰戶沒有看清楚,而姑姑的當然是最漂亮的。”

  “那姑姑現在教你認識女人的陰戶……你可要仔細看喔!”

  只見曹妍將兩條腿分開,立即清晰的見到隆起的陰戶,兩旁長滿茂盛的陰毛。

  第一次看到姑姑修長的大腿和豐滿的臀部,曹丕忍不住蹲了下來,靠近曹妍 的臀部,仔細的欣賞眼前所看見的陰戶,整個呈現在他的面前,濃密的陰毛從小 腹一直往下延伸,下面一條裂縫已經濕潤,兩片陰唇微微的張開。

  “想摸姑姑的身體嗎?”曹妍露出淫蕩的眼神,望著自己的親侄兒。

  曹丕得到姑姑的同意後,雙手環抱住姑姑豐滿性感的臀部,然後將臉貼在上 面,擡起頭望著曹妍火熱的眼神,兩人四目交接,引發最原始的欲望。

  曹妍的粉臉湊了過來,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曹妍的舌頭伸了進來,毫不 猶豫的吻曹丕,曹丕也回應曹妍的行爲,抱緊姑姑和她接吻,舌頭輕輕的吸吮著 姑姑甜美的香唇,曹妍舌頭深入嘴裏時,他也用舌頭迎接互相纏繞,就這樣沈醉 在熱吻中。

  接著曹妍激動的握住曹丕滾燙的肉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來。

  “啊!……姑姑……啊!”曹丕激動地呻吟。

  曹丕伸出他的手,沿著姑姑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動,直到到達她的乳房,不斷 地揉捏她豐滿的雙乳,雙手因爲用力過猛,指尖陷入肉裏。

  “啊……好舒服……姑姑的乳房好……好柔軟。”

  曹丕把姑姑的乳頭夾在自己的手指之間,不斷地擠壓,然後把她的乳頭含在 嘴裏,饑渴地吸取著,舌頭用力研磨著乳頭。

  “噢!乖侄兒!吸它,用力的吸吧,小丕!……”曹妍無力地呻吟著,她的 乳頭腫脹著充實在曹丕的嘴內。

  曹丕更賣力地吸吮著姑姑的乳房,用舌頭上下撥弄著因興奮而腫脹的乳頭, 然後他的舌頭由姑姑的胸部,開始往下舔,直到雪白的大腿內側,然後用頭擠進 了姑姑的大腿,臉朝著姑姑的陰戶,他抱緊姑姑屁股,把臉貼在陰部上摩擦,不 久陰部湧出大量的淫汁。

  曹丕一邊吸吮著,一邊撫摸著姑姑的陰戶。曹丕分開姑姑的陰唇,用他的手 指搓,並且用他的舌頭抵在姑姑那折疊的小穴上,曹妍的喉嚨開始發出深沈的呻 吟聲,並深深的抱緊曹丕的頭,臀部努力的往上頂。

  在曹丕舌頭的猛烈舔吸和中指在又濕又浪的穴裏攪動下,刺激得姑姑淫蕩的 不斷扭動自己的下體,浪叫不停:“啊!……用力舔我……姑姑受不了……”

  突然,曹妍的肉體不斷地痙攣,她的大腿不斷地發抖著,她的臀部不斷地撞 擊著曹丕,淫液不斷外流,流到整個大腿根部。

  曹妍見時機差不多,將雙腿大大的打開,用雙手淫蕩地撥開那覆蓋著陰毛的 美麗陰戶,毫不羞恥地對著曹丕說:“現在,該是讓我的寶貝侄兒體會插乾親姑 姑淫穴的時候了。來吧,孩子,幹姑姑吧!”

  曹丕爬到姑姑身上,曹妍兩手握著曹丕堅硬的雞巴,導引著龜頭對正她的陰 道口。由于陰道口早已濕成一片,曹丕的屁股順勢向下猛力一挺,堅硬無匹的碩 大雞巴就順利地進入了親姑姑的陰道!

  “哦,姑姑,我終于插進你的騷穴了。”

  曹丕將身體往前頃斜把嘴壓上姑姑的紅唇,和姑姑邊幹邊熱情地擁吻,兩人 的舌頭開始互相吸吮,曹丕雙手則猛力的壓擠揉搓姑姑那碩大的乳房。

  “喔……我的天啊……小丕的雞巴真好,插得姑姑好爽……嗯……再來……喔……“曹妍在曹丕的雞巴插入陰道中時,緊縮穴腔的肌肉,將雙腿圍繞住曹丕的腰 際,使兩人的下部能緊緊的靠在一起,然後用陰道的肌肉去夾緊自己親侄兒的肉 棒。

  曹丕發了瘋似的壓在姑姑赤裸的肉體上,一邊又吻又咬、一邊又揉又掐肆意 揉捏玩弄姑姑白嫩高聳的肥乳,同時屁股瘋狂挺動,狂風巨浪般的抽插著姑姑的 陰道!

  “哦……是的……哦……幹得好……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點……啊……“曹妍的淫聲浪語使得曹丕更加獸欲如狂,他將胸膛整個壓在姑姑的乳 房上,兩人緊緊的摟抱,使姑姑的大奶都快被壓扁了。他的手向下移去,緊緊的 抓住姑姑豐肥雪白的大屁股,用力的向上托起,大雞巴猛力的頂入姑姑陰道深處, 直抵子宮頸!

  曹丕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地插幹姑姑,並且喘息如牛的叫著:“姑姑……操得你爽不爽?啊……你的小穴真緊啊……哦……“在姑姑浪叫下,曹丕竭盡全力猛烈地沖擊姑姑的身體,將肉棒插進姑姑身體 的最深處。不久感到龜頭開始發熱,已經處于崩潰的邊緣,想要爆發的欲望充斥 全身。

  “姑姑……我……快受不了了……好爽……啊……我要射了……”

  忽然間一陣哆嗦,一股精液源源不斷地噴射進姑姑的子宮內。遭到熱液的沖 擊,曹妍全身彷佛觸電般顫抖著,同時也泄了。之後兩人相擁一起,癱軟在床上……過了很久,房門開了,只見曹丕春風滿面的向曹妍說道:“姑姑!這玩意的 確有趣,我們沒事的時候不防多試幾次。”

  曹妍一面理著雲鬓,一面悄悄的笑道:“冤家,這種事豈能常幹?萬一走漏 風聲,你我都休想活命。”

  曹丕道:“姑姑,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從此以後,他們 倆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有一天,曹植背著手,從中堂裏走向後邊,轉了幾處遊廊,進入一座花園。

  這時正當五月,驕陽似火,百合亭幾棵石榴,已到怒放的當兒,噴火蒸霞的 十分燦爛。曹植走到一塊青石的旁邊,探身坐下,默默地尋他的詩料。

  猛地聽到假山背後有一陣呻吟聲,他大吃一驚,忙站起來蹑足潛蹤的溜過來 一望。不禁倒退數步。原來是四弟曹熊按著一個女子,在草地上幹著。那女子的 面孔用一塊手帕遮住,看不清楚是誰。

  這時聽到曹熊說道:“妹妹!你騷穴內好多浪水,真像作水災一樣。”

  接著聽到那女子嬌聲嗲語的嗔道:“四哥!都是你害我流得那幺多,快……快把手指頭拿出來……用你的大雞巴幹我!妹妹等不及了┅┅“曹植再定睛一看,那婦女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親妹妹曹绮。見到裏面的情 景,使曹植眼睛睜得大大的,心髒“噗通噗通”的差點跳了出來。

  只見曹熊全身赤裸地站在曹绮後面摟著,把胸膛貼在曹绮滾燙赤裸的背上, 堅硬的雞巴頂著曹绮豐滿的肥臀,左手按在曹绮堅挺的乳房上揉捏,右手繞過前 面,搓揉著曹绮柔軟、潮濕的陰唇。

  妹妹曹绮也轉身把曹熊的臉摟入胸膛,握住曹熊火熱的大雞巴套弄,而曹熊 邊用力吸舔曹绮的乳頭,邊慢慢把右手手指從肉洞口插進抽出。

  曹植在假山後面窺視著偷情的兄妹,右手抓出堅硬的雞巴,用力揉搓著脈動 的棒身及龜頭,強烈的興奮使馬眼流出晶瑩的淫水。

  曹熊插在曹绮淫穴內的手指用力地掏挖著,他的指甲還不時地在陰壁刮弄著, 弄得曹绮刺激得身體劇烈的顫抖,淫水不斷地往外流。

  “喔……啊……四哥……好爽……爽死妹妹了……”曹绮顫抖地呻吟著,屁 股興奮地左右擺動。手一邊用力揉搓著曹熊的雞巴,一邊用長滿陰毛的腫脹陰部 摩擦曹熊的雞巴。

  曹绮很快地轉過身,挺起屁股淫蕩地對著曹熊的雞巴:“啊……哥……幹我!

  ……快……“,迫不及待地抓住曹熊的雞巴抵住穴口。

  見到妹妹淫蕩的模樣,曹熊連忙扶正雞巴,瞄准妹妹的穴口,一咬牙往前就 插,雞巴順利地進入了妹妹的陰道。

  “啊……啊……好哥哥……你的大雞巴真大……哦……幹得妹妹美死了……喔……大力幹……啊……“曹熊一聽到妹妹的淫聲浪語,再也忍不住了,兩手抓緊妹妹的肥臀,開始挺 動屁股,並用雞巴狂暴地抽插他的妹妹。

  曹绮不住喘氣,屁股開始興奮地向後挺動,配合曹熊的動作:“喔……太舒 服了……真是……太爽了……呀……喔……”。

  「我最喜歡幹你了,妹妹!你的小穴比娘的還緊。」曹熊怒吼著,下體猛烈 地撞擊著妹妹的白嫩臀部。

  “只要哥喜歡……可以在任何時候幹妹妹……喔……爽死了……”曹绮放浪 地大叫著。

  凝視著正在激烈性交的弟妹,加上知道四弟和自己的母親發生過性交,曹植 右手緊握脹到極點的雞巴繼續猛烈套弄。

  這時曹熊的屁股用盡全力粗暴地挺動著,粗大的雞巴在妹妹火熱的肉穴裏狠 狠地抽插:“太好了,妹妹,我真的很愛你!喔……啊……我……插死你!……喔……我好舒服……啊……“曹熊興奮地沖殺著,交合處滿是淫味的漿液,滿花園盡是呻吟聲、喘息聲和 淫器官的撞擊聲。

  雞巴進出肉穴的聲音和恥骨碰撞屁股的聲音,頓時成爲一曲淫亂的交響樂。

  曹绮不住地吸氣呻吟著:“用力……哦……用力……哥……哦……你弄得妹妹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點……喔……啊……“曹熊也已到達爆炸的邊緣,于是加快速度猛力地插弄著妹妹的騷穴,重重的 插到底,睾丸次次碰撞在妹妹的屁股上。

  “啊……啊……妹妹,我要來了……”曹熊快支援不住,在妹妹肥大的屁股 一陣瘋狂地挺撞,作最後的沖刺。

  曹绮媚眼微閉、紅唇微張,全身火熱趐軟,由鼻子淫聲浪哼地道:“來吧!

  嗯……射給妹妹吧……全射進來吧……妹妹也快泄了……啊……“曹绮的騷 穴一緊,陰道抽搐一陣,暖流自子宮深處湧向曹熊的龜頭,身體不住地顫抖著。

  曹熊再也支援不住了,腰骨一麻,龜頭開始發熱,“哦……好妹妹……我不 行了……我也射了……啊……”怒吼一聲,竭盡全力地用勁將雞巴往妹妹的肉穴 深處一插,雞巴全根沒入妹妹的小穴,讓龜頭頂住妹妹的花心,然後熾熱濃密的 精液瞬間全部射進了妹妹的子宮裏。

  知道弟妹雙方皆已達到高潮,曹植強忍著滿身欲火,把堅硬的雞巴塞入褲裏, 走到他們眼前,連連頓足道:“該死該死!誰教你們在這裏幹這種不知羞恥的事 呢?”

  曹熊一見曹植羞得滿面通紅,飛似的逃走。只留下妹妹曹绮一個人坐在地下, 羞得將粉臉低到胸口,一聲不吭。

  曹植歎了一口氣道:“家門不幸,出了你們這對不倫不類的畜生。”

  曹绮坐在草地上,哽咽著答道:“你也不用怪我們,昨天我和四哥去找姑姑 玩,看見她和大哥也在幹這事,他們就教我們也做這種事。我倒不肯,四哥硬將 我拖到這幹了。”

  曹植聽了這話,比先前更加吃驚,仰面搖頭,半響無語。曹绮站起來,也離 開。曹植想:“這可該死,料不到大哥他們竟也幹出這種禽獸行爲來。他本來和 我不和,我又何必去挖苦他呢!”曹植打定主意後,抱著不多事的宗旨,所以他 們日夜尋歡,也沒有人去幹涉。

  再說曹操被曹植這一氣非同小可,頓時吐了幾口鮮血,便一病奄奄的睡倒了。

  加上頭風病來臨。病勢日見沈重,百藥罔效,不上叁四個月就一命嗚呼,臨 死前囑咐大臣扶曹丕繼承他的基業。


????
【完】

???? 20506字節